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通往學院的山坡路上的景色)
早上到學院,想把一些成績打出來,然後可以趕十一點到教堂學生的期末演奏會。我看著成績單上第一個學生,安德生,苦笑。這一輩子不是他欠我,就是我欠他。一年前,他修我的大班課,十四堂課,只來了三次,後來就失蹤了。然後最後一個禮拜,學期要結束了,他寫了一封email來。

「你需要到註冊組告訴他們,我要退選這堂課。我打足球賽時,扭到膝蓋,所以無法彈琴。」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看了這麼多兄弟姊妹們學琴,我有一個小小的兄弟姊妹情結sibling rivalry研究報告。

老大通常很臭屁,因為是最大的,對小弟弟妹妹講話,口氣總有一些權威在。這不表示弟弟妹妹會聽。有時候只是老大自己高興而已。但老大通常也蠻認命的,因為從小爸爸媽媽就跟他們說,你們要好好照顧弟弟妹妹。所以老大的社交活動有時候受到牽制,得帶弟弟妹妹一起出去玩。

一次亨利來上課,他遲到。他解釋他在為弟弟做早餐,他煎了一個蛋給弟弟。弟弟吃了一口說,沒熟!他只好再多煎一會兒!我說,我也是。我為我妹妹做pancake,好不容易做好了,端到她面前,她說﹕不夠黑。我們笑,然後嘆息,做弟弟妹妹真好命、、、。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六乘以七,不是,不是王文華的愛情小說,而是我和數學的血淚史跡。酪梨壽司有一篇文章叫﹕“管他三七二十一” ,在寫她讀數學的心酸。當我看到這個題目,我腦中響起「六乘以七」,然後手不由自主地縮起來。我寫自傳性的小小說“蝴蝶飛啊”,一開始就是被數學老師修理。數學很不好學,而且很痛。我為了它,被修理很多次,而且很多年。

我竟然還記得三年級時,爸爸和我去散步,他說,我們今天要開始來背九九乘法了。我說好。我就他一句,我一句跟他唸。先背了二,三,然後背到九。我想應該背得不錯了。開學後,老師就真的帶大家開始背九九乘法了。那是一個懶散的下午,我們也才剛從午睡中醒了過來。老師進來,說要抽背九九乘法,答錯的同學,可以領到老師最新的籐條大餐。大家馬上清醒了!趕快,二一二,二二四。然後就開始酷刑了。「一號,黃瓊瓊,八二?」「十六。」啊,這麼簡單,希望老師會問我簡單的。當然小腦袋跟著老師問的問題在復習九九乘法。到我了﹕「小獅子頭,六七?」我站起來,頭腦很用力地想﹕六七、六七、六七…… 。我在說第四次六七時,老師說﹕「手伸出來。」她籐條咻一下,抽在我手心。「六七四十二。」老師大聲宣布。「謝謝老師。」我坐下來。六七四十二,六七四十二。痛!

後來,我還常不自覺地問自己﹕「六七?」我大聲回答﹕四十二!直到今天我還是偷偷希望,我那時有這麼快,而且這麼大聲回答老師。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四月一號就是愚人節,我心裏一驚,趕快看是禮拜幾,幸好是禮拜天。想起去年被學生電的、、、,想來還心有餘悸呢。等約瑟芬來上課,我說﹕「嘿,幸好愚人節是禮拜天,哈哈哈,你電不到我了。」我說完,小小的約瑟芬很失望地皺皺眉。不過我們回想起她去年的勝利戰果,她還是得意地笑了。

話說去年四月一號,是禮拜六,我早上的課是十點開始。稍微做了準備,下樓到琴房等學生了。

十點整,約瑟芬進來了。我迎接她﹕「嗨,早啊。」她一臉愁容,我問怎樣了。她把雙手伸出來給我看。我一看,倒抽了一口氣---她每一支手指都包裹著OK絆。「老師,我那天和我弟弟在玩,一個不小心,我從二樓摔下來,手指都斷了!」我吃驚地張大了嘴,「可憐的小寶貝、、、」寶貝都還沒有講完,她就哈哈大笑了起來﹕「愚人節快樂!」我又好笑,又好氣。我問她是誰的主意。她很得意地說﹕「這是我的idea,然後我爸爸幫我把繃帶綁好。有嚇到你吧,哈哈哈,太好了。」我瞪了她一眼。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