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來上課,拿了一包厚重的包裹給我,我接過來看,是申請大學的申請表格。這麼快,何時那個小男孩已經長大,要展翅高飛了? 「老師,請你幫我寫推薦信,這是密西根大學、這是印地安那大學。你有一個月的時間,慢慢來不要急。」我說好。送你到門口,我們很有默契地互看一眼,你說拜,我說拜,你轉彎到走道,揮手說拜,我笑說拜。看不到你了,但我等著,馬克走進來等上課,他熟悉了我們的遊戲,他也等著。果然你沒有讓我們失望,即使看不到人了,你還是遠遠傳來了一聲拜。我又大喊拜,馬克要開始彈了,我說等等,我傾耳聆聽,「拜……」遠處又傳來你的聲音,我笑了,我們的十八相送總算到一段落。不知從何時起,我們開始了這個傳統,這樣說再見。

是你姊姊凱爾開始的嗎? 好像也不是。凱爾開始來上課,你總也跟來,和你媽媽在一旁等著。而上完課,媽媽和凱爾總有說不完的話要和我聊,你一個小男生安安靜靜地等在一旁,大大的眼睛黑溜溜地看著我們。你從來沒有吵著要她們快結束談話,也沒有一次看你有人和不耐煩的神情。我注意到你,很少小弟弟如此乖巧,而你總是穿著一雙紅色的靴子。那是雙牛仔靴子,你一定覺得它們很酷,因為你沒有穿過別的鞋子。

等你大了些,你也開始學琴了。你不在意用姊姊的舊譜,問你要不要換新的,你執意地搖頭,你從一開始就是個認真的學生。後來我才知道你的計畫,當你晉級到姊姊彈的等級,你很酷、默不出聲地接過課本,看到姊姊彈過的曲子的記號,你的眼睛亮了起來。後來凱爾告訴我你一回家,繞著家開心地跑了好多圈,一邊跑,一邊大叫:「我要贏凱爾了,我要贏那懶惰都不練琴的凱爾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今晚打電話給你,終於聽到你清脆的聲音,心裡放心不少。曾幾何時你的聲音已不是童音,而是屬於大女孩的自信及有主見的聲音。叫我老師的聲音裡,有以前沒聽過的一些東西,說不出是什麼,而那些什麼讓我有些擔憂,有些心疼,有些不捨。

你說你很好,高中的課目前為止很喜歡,雖然是新的學校,你勝任得很好。上周末剛參加了生平的第一次舞會,你興奮地告訴我禮服的花色及樣式。我可以想像你高挑的身影,再把頭髮梳高,一定像個小公主。你說你好希望我可以幫你梳個髮髻。「你記得嗎?老師,我以前上課你總幫我梳頭,因為我上琴課前,都去踢足球,滿身大汗之餘,頭髮像個瘋子一樣,你看不慣之餘,梳子就拿出來了。」你說。我笑了:「我怎麼會忘記,梳子都梳不動你的頭髮,現在想想,我真有勇氣去摸那油膩膩的頭髮。」我們大笑。

我當然記得,我還把你的頭髮梳成髮髻,你爸爸來接你下課,看了驚艷,馬上叫我教他。一個男子漢大丈夫,還是海軍上將,看我示範看得好專心。我把你細軟的棕髮綁成一束,再反轉幾圈紮緊後,快速地把橡皮筋綁上。他點點頭,馬上要試。我把你髮鬆開讓他綁,他手大力氣大,抓不到要領,你開始大叫痛。你爸爸一急,頭髮抓得更緊,我看了就笑了。他滿頭大汗地說,他要多練習,你一臉驚慌說,不用了,多付老師一些錢,幫你綁頭髮才是真的。後來一些小朋友來上課,也要求我幫她們綁頭髮,這是我沒有想過的「副業」。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寫完「木瓜」後,心情有些複雜,一補上網誌,我開始感到焦躁,不知道大家的反應會是如何,畢竟阿嬤過世對家人都是沒有說出來的痛。我想起有一年的夏天,表弟大學畢業,爸爸帶著姑姑叔叔,表弟和表弟的女朋友一起到敦化南路上的朝桂餐廳慶祝。大家說說笑笑,小堂弟還為了我們的對話錄音,後來一聽,全是笑聲,根本聽不到對話。

席間爸爸叫了盤台南炒鱔魚,菜來了,爸爸招呼表弟的女朋友說,「來,小姐,吃吃看我們台南的菜,希望他們做得像台南的口味,也希望妳台北小姐吃得慣。」表弟的女朋友臉紅紅頭低低的,而我們堂兄妹們看了覺得好玩。

我記得小時候大家住一起,阿嬤總愛在禮拜天自己擀麵條,中午大家一起吃麵。我吃得很慢,一碗麵總是越吃越大碗。我不確定我的記憶是不是正確,問姑姑。姑姑笑說對的,卡將喜歡禮拜天這樣為大家做飯,姑姑說著就眼紅了。我看爸爸,他夾了塊鳝魚給姑姑。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