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深秋,天空下著小雨,灰灰濛濛的,踏出醫院,雨紛紛,我把帽子戴上。站在馬路,等過紅綠燈,我把手伸進口袋,像是一個驚喜,像是一個嘆息,我摸到了那一包東西。我的眼睛頓時充滿了淚,我眨眨眼,不讓淚流下來。

F日前才覺得不適,和我抱怨了幾次,看完醫生,吃了藥,卻一點效果也無。 後來,才知她已住進急診室,而全身不舒服,她向我描述了一些病情及診斷,方向都指向肺病,而再幾天的檢查下,她告訴我有可能是癌症。我安慰她,癌症有很多種,我們且看是什麼再說。

醫生告訴她一些可能的疾病中,有一項就是妹妹得過的癌症。我看到那個字,不自覺的呼吸困難,我告訴自己,也告訴她,這只是診斷的可能性之一,再等等吧。而那天一打開信箱,就看到F的信,跳入眼簾的診斷就是讓我呼吸困難的那個疾病。我怔在電腦前,一直希望診斷是別的疾病,也不要是這個。和妹妹走過漫長的路,我太了解路會有多崎嶇辛苦。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那是個六月南國的清晨,我起床想喝水,走到了廚房時,從十三樓客廳的落地窗看到了綠蒼蒼的柴山,山腳下火車快飛,不知是北上還是南下,美術館公園樹林茂盛,視線往上再把我帶上藍天白雲,再過去的天涯聽說是海角。「早。」爸爸已經起來了,他拿著一份報紙,也站在我身旁看著窗景。「你這麼早起啊,要不要去爬柴山?」 爸爸看著遠方的山蠢蠢欲動,我還睡眼惺忪,想告訴他我這美景欣賞完,去喝個水,就要再回到床上。火車又經過,我喜歡看火車,嘟嘟地載著多少的歡樂離愁。我才想著,爸爸在身後說:「好了嗎?」 我轉身一看,他已經戴好帽子,穿好球鞋,正拿起一副很帥氣的太陽眼鏡要出門了。

我要賴床的說詞一時之間不知如何開口,我說馬上好。我迷迷糊糊地回到房間,胡亂打扮一番。「好了沒?」 客廳傳來爸爸的催促聲,接著是鑰匙的聲響,表示他已經不耐煩了。這讓我想起小時候,爸爸是行動派,每次帶我們出去吃飯,我動作慢,桌上的飯菜還沒有吃完,他已經起身付完錢,開動了摩托車,我只好趕快跑。

爸爸先開車到柴山附近,我們再爬山路上山。爸爸一路興致非常好,他非常欣賞這公園,他說雖然占地不比紐約的中央公園,但再給它個幾年,這會是個很棒的景點。我打個哈欠,說我同意。高雄的太陽,早上七點不到,威力已經不小,我瞇了眼睛。「小心!」爸爸閃過一輛快車,他說:「前面這阿伯是怎麼開的,也不小心點。」「啊那裡有警察伯伯,我要開慢點。」爸爸一坐上駕駛座,一下就年輕了好多歲,搖身一變變青春少年兄,開起車來毫不客氣。我說,爸,那阿伯和警察可能都比你年紀小。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2) 人氣()

  • Nov 07 Fri 2008 09:14
  • 手套

店裡服飾已早了一步,到了寒冬的季節,圍巾、毛衣和大衣。我一一略過只看個大概,一來東西已夠穿,二來不這樣會惡性循環買個不停。但經過手套我就停了下來,所有冬天的配件我對手套情有獨鍾,我一雙雙拿下試戴,我的手不是纖細瘦長型的,但也不至於粗短肥胖。一次朋友摸了我的手,倒抽一口氣說:「歐賣尬,你的手真粗。」我忙推說是因為美國太乾燥了,冬天一到,護手霜都來不及擦。

山谷的冬天真是冷,十一月後便開始要踏入冬天,而感恩節一到,氣溫便一天天下降。雙手裸露在寒冷的空氣裡,好像整個人沒有穿衣服般,更覺得冷。而好像都是在這一刻,每每在店裡看到這些各式各樣的手套,每每我一雙雙皮的、毛線的、FLEECE的、棉的手套試得不亦樂乎時,在腦海裡的一小角落開始想起我的手套,放哪了?

手套好像都在這一個時候在腦海出現,回到車上找,翻遍了車子,不見蹤影。我突然強烈地想念起它們,那是一雙我非常喜愛的手套,我當時買到它們,還甚至感動地覺得我找了一輩子,終於找到了。(那為何亂丟) 上次看到它們是……我想了很久想不起來,好像分手多年的男友,也忘了為什麼。記得一、二月時沒有它們不能活,我出門一定在拿了車鑰匙後,拿手套,手套找不到一定在車上。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