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醫院出來,亮花花的太陽照得我瞇起眼睛,每次走出醫院,心情複雜,不管是自己看病,還是來探訪,還是陪親友前來,走到門口,我都得理一下心情。上次陪妹妹住院的日子,收在一個寶貴的抽屜裡,我很少拉出來看。前一陣子去看朋友,一場大病,快好了,那又是另外一個抽屜的故事了。要過馬路時,當紅燈眨眼成綠燈,總是在這個瞬間,我想起你。

我得以離開醫院,住院也得以出院,看病看完就拿藥,走出的動作,你也經歷的,只是你的腳步無法快,你所承載的重量及負擔,一次比一次重,你說,這是甜蜜的負擔,你的天使,你的愛。再來一次,上帝,你也要重來,再愛,再來。你的兒子當然是寶貝,你心坎上的那塊最軟的肉,怎肯讓他受苦?但不做復健,他無法進步,在他小小的世界,他是個快樂神的子民,但在我們的世界裡,他們說小寶貝要吃藥,要做復健,要做檢查。多久呢?他們不說,你知道,不管多久,你會持續,在辛苦累了一天,帶兒子做運動,聽了一天他痛苦的哭嚎後,你擦擦不捨的眼淚,謝謝復健老師,下次見。時間到了,再回到醫院報到。

我們坐在餐廳裡,你餵他吃飯,你笑說醫生說他快超重了,但他餓了哭了,你不忍心他餓肚子,你一邊餵他,一邊說:「抱歉啦,醫生,就讓他當小胖子吧。」他看你笑也笑了。接著你告訴我,上次上復健課的事,教室樓上的商家來抱怨小朋友太吵了,他們無法做生意,我問他們是做甚麼生意,你大笑起來,差點說不出話來,「你猜不到的,復建教室上面是網上遊戲網咖,他們說小朋友做復健時的大哭大喊大叫,讓他們無法專心打電動。」你說完大笑,我也跟著你笑,你懷中的他側頭看我們,還好沒有被我們嚇到。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專科一年級的暑假,媽媽告訴我鄰居林媽媽常聽我練琴,知道我是學音樂的,她女兒真真今年六歲,上幼稚園大班,問我想不想教她。我聽了很吃驚,因為我並沒有任何經驗,媽媽說我可以想想當初怎麼學的,我們把以前學過的譜一一找出來,有拜爾、約翰湯姆遜、手指練習,我想或許我可以,於是興奮地告訴媽媽我願意試試看。「哇,第一個鋼琴學生耶。」我想。

真真來上課的第一天,老師和學生一樣緊張,她小小的個子,頭髮綁成兩支沖天炮,她叫我老師,稚嫩的聲音,非常可愛。坐上鋼琴椅子,她腳構不著地上,我拿了小凳子讓她踩著,好取得平衡。我先示範手勢,像握著圓球般地手指站好,一隻一隻,我彈著Do, Re, Mi, Fa, Sol, 她小小胖胖的手指,專心地跟著我彈出聲音,我看著聽著心想:「嘩,這一切是這樣開始的。」有些感動。真真很認真,第一堂課我們學了幾首曲子,「謝謝老師。」她說,我聽了就笑了出來,我正式升格為老師了!

真真家沒有鋼琴,我便告訴她,只要我家裡有人,她就可以來練琴。小小的她總在上午十點來按門鈴,我去開門,看到紅色大門外兩隻小小的粉紅色拖鞋,門一開,真真仰頭看我,「老師好。」我拍拍她的頭,帶她進門。她很乖,自己坐在鋼琴前,一首一首地練,我有時聽到錯音,就過來幫她訂正,有時聽她彈得好,就坐下來,乾脆上起課,教起新的曲子。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