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五月的夜晚,和朋友走在巷道裡,微風吹來,空氣裡有淡淡的桂花香,抬頭可望一輪明月。最近和朋友一起研究了教養類的書籍,我讀了游森棚的「我的資優班」,朋友讀了陳之華的「沒有資優班」,我們討論,這些書為臺灣注入一股清流。看看書店裡的教養類的書籍,臺灣的教育似乎還是落實在第一志願和名校的迷思。我談到最近想寫的議題,朋友說也想寫她的學校,走著走著她指著前方說,「瞧,那就是我的國中,你看,很小吧。」

晚上看不清楚學校的樣子,路燈下大門已拉上,下課的學子陸續出現在巷口。我說現在的學生真是辛苦,這麼晚了才下課。她問我,我的國中是什麼樣子,我想想說,和你的很像,小小的,不怎麼大,但是不知為什麼,後來就變成明星學校了,而且一直擴建,本來的後門變前門,還加蓋了花園和游泳池,上次回臺南,路過了一點都認不出來。

朋友問:「要是你的國中邀請你回去演講,你要說什麼?」我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笑笑說不知道我會不會去,因為那畢竟有著成長中最不愉快的回憶。朋友開玩笑地說,那把打過你的老師叫出來,我也笑了,笑過後的臉卻凝結住,不知道怎樣的表情可以掩飾心裡的感受,幸好是夜晚,我不用擔心朋友會看得太清楚。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我很少罵學生,罵,是一個讓我極不舒服的行為,被罵與罵人,我都希望我不在場。記得小學老師只要叫我到教室外等她,我就知道她要訓話了,老師還沒有從教室走出來,我已經煩惱害怕,自責又自疚地哭了起來。老師還沒來得及開口訓話,看我已經梨花帶淚,嘆了口氣,叫我回教室。和朋友聊起這段往事,她說她也是,當大人要訓話,她也哭。我問是不是她也覺得內疚,她說才不是,『你看,我很厲害會表演哭功,只要我不眨眼,不一會眼睛就會酸,而冒出眼淚了。這樣大人看了以為我哭了,就不會罵我。』她得意的說。

她問我我都怎麼罵學生,我想了想說,我很少罵學生,一來,太傷身,二來,效果不好。我記得一回和最讓我傷腦筋的一個學生對質,我看他把父母親的心血和我的努力完全不當一回事,最讓我看不下去是他為了反叛我們,故意不彈琴,雖然他是少見的音樂天才。我苦口婆心,勸了又勸,後來我生氣了,語氣變尖厲,表情僵硬,身體緊繃。他嚇到了,我也嚇到自己。我想到國中的老師就是用這樣的口吻罵我,『這樣的分數,怎麼聯考,你還是A段班的學生。』那語氣和聲調聽了三年,夠了。我停下來,走出琴房,試著冷靜下來。由愛當出發點,一切由愛出發,才會開花結果。我很後悔這樣發脾氣,我向學生道歉,我們重來。

我也想起一次學生艾莉來上課,五年級的孩子,很聰明,伶牙俐齒的,很愛回嘴。我一再試著用不同的方式告訴她,這樣說話,尤其對老師是很不禮貌的。可能那天她心情不好,她豁出去了,說她才不管。我生氣,我沉默了一會。我說了一句很重的話。現在想起來,我仍然覺得很抱歉,也很愧疚。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