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想我是有些抗拒來學畫畫的,為著什麼,我不願去多想。走進大樓找到了畫室,一走到門口,我就笑了,一堆畫擺了一地,有蠟筆畫,粉彩畫,水彩畫,油畫……教室傳來王力宏的歌聲。我走了進去,畫畫老師歡迎我,問我想學什麼,有沒有學過。心裡一陣酸酸的感覺,我趕快說有學過幾年。「學什麼?」老師問,我小聲的說,「素描。」老師沒有看我地說,「素描很無趣。」我說想學油畫。老師笑了,說:「油畫很好玩,你會喜歡。」

「茱麗葉,哦,茱麗葉。」王力宏嘶喊著,從來沒有聽過他的歌聲,想不到是在這樣一個空間,這樣一個充滿色彩的地方聽到的。老師把油彩遞給我,選了一張樣本,要我臨摹。「先畫背景。」她蹲下來,為我擠上白色和藍色,畫筆沾了松節油,身段柔軟了些,「這樣,把白色和藍色加在一起,也可以加些綠色。」老師在雪白的畫布上左右來回地刷上色彩。那藍,最初的藍……我心一緊,接過畫筆,謝謝老師,說我自己來。

我們是聽什麼音樂?低沉些的音樂吧,聽大提琴,聽鋼琴,不過,大部分是大提琴。你說大提琴香醇,我說一點都沒錯,像咖啡,別人不解地問,大提琴怎麼會像咖啡,我說最濃的那種濃縮咖啡。你笑了,給我一個只有我們了解的眼神。畫室除了鉛筆沙沙的聲音,和大提琴發出的擦弦聲,還有很多很多無法言喻的東西。是什麼,我說不出,但我知道我喜歡。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可以給你貼紙了吧?』我問,小魚笑笑說:『好吧。』

小魚是新學生,媽媽先寫了封長信來,把她的的學琴故事娓娓道來。小魚今年二年級,學琴已經有一陣子了,她非常熱愛鋼琴,從五歲起,她要求學琴,上了琴課後,鋼琴是她的最愛。老師派多少功課,她就練多少,還會自己找喜歡的音樂彈。一年後小魚也開始參加了檢定和鋼琴比賽,雖然這些活動所要求的曲子更多,小魚練得更勤快之外,沒有別的抱怨。她喜歡鋼琴,就這麼簡單。只是最近好像碰到了瓶頸,曲子都無法通過,比賽和檢定的曲子練不完,也彈得沒有以前好。媽媽說小魚還是喜歡鋼琴,只是不管怎麼練,都無法進步,她沮喪難過,對自己的的鋼琴能力產生質疑。小魚媽媽希望我可以聽聽小魚彈琴,給些意見。

小魚來上課,她綁著兩支辮子,提個袋子,笑臉迎人,非常可愛,拿出一堆譜,至少有十幾本,我問她彈了什麼,她一一數給我聽,這麼多曲子沒有一個小時我想練不完。她開始彈哈農練習曲,我坐在後方聽,看她的手形。她彈完一遍,我正要開口說話,她立刻彈起第二個節奏變化的練習,我想好個紀律的學生。第二輪彈完,我正要開口說話,她又繼續了第三輪不同節奏的練習。她彈得很專心,因著不同的節奏,她的身子隨著節奏搖晃,我沒有看過學生彈哈農這麼享受。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孤星州旗劃開德州萬里無雲的天空,一望無際的地平線,行駛在高速公路上,想像自己是西部牛仔,騎著馬趕牛群。Do Do So So La La So---,車子傳來小星星變奏曲的鋼琴聲,葛瑞大笑了起來,坐在我身邊的艾艾皺起眉頭,職業病的問:『這是誰彈的啊,這麼鬆散。』葛瑞興奮地說幾天前在二手書店的唱片區找到這張杜南尼親自指揮演奏的現場錄音,等不及要和我們分享。艾艾說范‧克來本(Van Cliburn)鋼琴大賽上彈這首應該是不會贏。葛瑞把音響調更大聲,把艾艾蓋過。

到德州讀書,最常聽到的話題是德州牛仔足球隊,而另外一個話題是范‧克來本。第一次聽到這名字是室友的姐姐,她帶我們新生去吃飯時說,『你們好命啊,明年夏天范‧克來本要來了。啊,我去年在哪裡哪裡還看到他呢。』她說完,一臉陶醉,像看到了夢中情人。我問誰是范‧克來本。室友和姐姐非常不諒解地看著我,『他是我們德州人,在蘇俄和美國的冷戰期間,到蘇俄參加柴可夫斯基的鋼琴大賽,硬是彈了他們柴可夫斯基的鋼琴協奏曲,把大賽的金牌贏了過來。他回國後受到英雄式的歡迎,後來在故鄉德州的福和市辦了鋼琴比賽,越辦越大,現在是國際鋼琴比賽了,福和市( Fort Worth)就在這附近,你們學音樂的一定要去看看。』

果然,學期中就聽到同學們邀約去買鋼琴大賽的票,我們幾個好朋友湊了一輛車,從預賽買到決賽。福和市非常特別,小小的一個地方,有著古老的牛仔市集(Stock Yard)買賣牛羊,或比賽牛仔的騎術,不想這麼粗獷的,來,我們也有世界級的鋼琴比賽。比賽的地點在德州基督教大學,我們停好車後,急急向會場走去,在音樂廳前,有人賣節目單,厚厚的一本,也有人捧著盤子,上面一座小山丘似的糖果。『是喉糖,要不要來一顆?』小姐拿了一顆給我,她微笑地說:『請在進場前吃掉,打開喉糖紙的聲音會吵到聽眾。』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