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2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好一個冬日,太陽出來了,一掃幾天前臺北的陰冷,和朋友盈盈及席玲聚餐,好友相聚格外開心。我們坐下點了菜後,迫不及待地聊了起來。席玲最近很忙,才剛從香港出差回來,她當法文口譯,工作是一早就得陪在老闆身邊開始翻譯,法文翻譯中文,中文再翻譯成法文。而盈盈最近參加研習會,因同行的學者有參與最近被媒體吵翻天的吃雞腿事件,和我們分享心得。

我們三個女人有說有笑,談及學校及學生,把我們帶回了自己的學生時代。盈盈高中時成績很好,沒有不及格過,有一次她拿回考卷,竟是紅字,心中正高興可以安慰常拿紅字的好友,結果全校加分,她就及格了。「可惜啊,不然,我就有不及格過了。」她一說,我和席玲面面相覷,一時之間不知如何答話。

我說我有拿過一次D,那是在美國的第一個學期修音樂史,第一次寫報告,不大會寫,也抓不到重點,看到D時心想OK,這會是我在美國拿的最低的成績,反而是必修的音響物理拿了B。第一次看到紅字時是在國中,不知是數學還是理化,我覺得事情大條了,而媽媽說她和爸爸看到時,嚇了一跳,因為他們從小讀書沒有看過紅色的分數。他們安慰彼此,我盡力了,我的強項不在此,後來一個紅字變兩個,三個,他們也習慣了。妹妹上了國中,有了我打先鋒,她成績單上出現紅字,爸媽不再覺得驚嚇,成績單拿來,簽了他們的名字,要我們好好加油。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他看著快要下山的太陽,心好急。「快點,快點!」他對自己說。他踩踏板的腳,已經快到不能再快。他焦急的都要哭了。「老師,請一定要等我啊,我拿到註冊費了。」學校在望。他停好腳踏車,學校的人也都走了大半。他快跑到註冊組,謝天謝地,老師還在。老師看到他說﹕「你終於來了。我東西都收好要走了,心想再等你看看。」老師接過他的錢,把課本及課表遞給他說﹕「好好讀哦!明天就開學了,國三生耶,加油。」他謝謝老師,接過課本。一天的不安及擔心,在拿到課本那刻,消失怠盡。天黑了。他跨上腳踏車,往回家的路騎去。看到月亮升起,他竟啜泣了起來。不哭,他是大孩子。

那天早上他起了個大早,因為是註冊的日子,他很緊張又很興奮。他暑假過得好辛苦,幫媽媽帶弟弟們,還得去賣冰棒賺點小錢。弟弟們總會向他要冰棒,他都偷偷留一支給他們。有空的時候,他最愛躲進書店看書,反正又不用錢,書店老板趕人時,再逃走就是。只有看書時,是快樂的。他不用擔心家裏有沒有米、弟弟們餓了該怎麼找食物。暑假過完,就可以回學校,多好。

他很愛讀書,即使常常寫功課寫到沒有筆記本,他也不在乎。他把筆記本再從頭用橡皮擦擦乾淨,再繼續寫。他也想起多桑告訴過他說,不要想要回去讀書,家裏或許沒有錢可以讓他回去註冊。想到那,他心就一沈。他不能想像不回學校讀書,會是怎樣。明天再想吧。他又回頭看起『藍與黑』。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看看時間,陶非應該快到了,他很少遲到的,我喝口熱茶,翻翻報紙,看到了陶非的照片!我把茶放好,專心地讀起了報紙,『陶非——本地區的公立學校十一年級生,創下本州高中SAT考試最高成績。陶非爸媽皆為高中老師,對於小兒子有如此佳績,很以他為榮。陶非為了這個考試,花了很多時間準備,整個暑假收集了很多資料和題庫,不斷地練習。他本人表示可以創紀錄為學校爭光,覺得很榮幸。』我正讀得津津有味,碰地門開了,陶非走了進來。

『嘿,你看,你耶!』我把報紙遞給他看,他瞄了一眼報紙,嘟嚷了幾句,在鋼琴前坐了下來。我高聲讀了起來:『陶非——本地區的公立學校十一年級生……』我還沒讀完,他說:『好了,好了,拜託你別再唸了。老天,記者已經煩了我一個禮拜,想不到他還是沒辦法把我說的寫出來。』原來記者上個禮拜到他的學校不是訪問校長就是訪問他的老師們,放學後他還得留下來回答問題。

我笑了說,『這很不簡單,本州SAT的新紀錄呢。』他說,不是別人考太差,就是他們不夠用功,『我不覺得我考得特別好,就這樣照平常啊。記者一直問我怎麼準備的,他們就是不相信我。』我問:『那你是怎麼準備的。』他說:『考試就是這樣,you just study, 讀書啊,沒有什麼秘訣,沒有什麼秘密。我沒有特別的技巧,也沒有特別補習。好了吧,饒了我。』我拍拍他的肩膀,小心地問:『那我可以把剪報貼起來嗎?』他笑了說,『可以。』我一面貼剪報,一面問他大學想讀什麼,他一面彈琴一面回答:『化學,然後醫學院走外科。』琴聲蓋過了他的聲音。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學期的開始,我在學院的辦公室排課表,電話響起,我接起來。『喂,是獅子老師嗎?我是貝絲。』很清秀的聲音,非常小聲,幾乎聽不到。『我就是,可以請你說大聲一點好嗎?』她清清喉嚨說:『你好,我想我的課表排錯了,我應該是上大班鋼琴課的,不是個別課。』我問她有無學過鋼琴,她很為難似的說有,那就沒錯了,有上過鋼琴的話,就可以接下來上個別課。她想再解釋什麼,又欲言又止,我問她怎麼了,她想了想,似放棄般地說沒事,那就上課時見了。

貝絲第一次來上課,很有禮貌,也很有距離。我問她學琴的歷史,她以前學過,轉學來學院後,和L教授學過一個學期,L教授這學期退休了,我接了他的學生。我看她學過的譜,再怎樣,也不會排到大班課。我請她彈些舊曲子給我聽,她彈大班課教材的最後一首小步舞曲,手指手勢沒有初學的生澀,頗具音樂性。我稱讚她可以把一首簡單的曲子彈地這麼好,她低頭臉紅了。我要她繼續大班課程的第二本教材,再給了她簡單的華爾茲,我們就這樣開始了新的學期。

後來她再來上課,還是很有禮貌,但看得出來,沒有以前的害羞,她總是笑盈盈地進來琴房上課,說話的音量還是很小,我請她說大聲一點,只見她一抹神秘的微笑,慧黠地說:『那你要更仔細地聽我說才是啊。』我大笑。後來,她才告訴我為何當時很害怕上課。因為L教授上課的方式很奇特,她彈完一首曲子,他會沉默不語,久久後才問她對這首曲子有何看法。她生性害羞,一首短短的曲子,技巧還不熟,她希望老師可以幫她,但教授就是不說話,要她回去再多想想。上到期末,她想到鋼琴課就喪氣地想哭。後來看到換了新老師我,這中文名字拼法看了更令她害怕,乾脆就先投降再說吧。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周末時到臺中參加一個講習,主辦單位非常有心,節目一個比一個精采,上半場休息時,有個媽媽來認我。『獅子老師嗎?你好,我是你的讀者。』在昏暗的燈光裡,我向她點頭微笑。她說很喜歡我的書,特地來謝謝我,我謝謝她的鼓勵與支持。她看看我,有些遲疑地想了一下,像下了決心般地說:『老師,我的兒子很喜歡彈琴……但很多人知道他讀音樂班時告訴我說,男孩子彈什麼鋼琴,將來會沒有工作……』我瞪大眼睛,問他們有聽過貝多芬、莫札特、郎朗,還是周杰倫?

『我孩子很喜歡彈琴。』媽媽的眼睛亮了起來,昏暗的走道頓時有了一些光彩。『他四歲就要求我帶他去學琴,音樂教室的團體課上了一陣子已經覺得不夠,就開始上了個別課。他很喜歡彈琴,我從來不需要督促他,反而要提醒他睡覺的時間到了。上小學後,就考上了音樂班,他讀得很開心。他告訴我以後要到歐洲留學,要到音樂之都維也納,看看音樂家朝拜的地方。』

『我們家中總是充滿了琴聲,他這麼小就已經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只是,親戚朋友們一聽到他是音樂班,又是男孩子,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訴我們,讀音樂以後沒出路,鋼琴小時候學一學就好,不需要當專業,才不會餓死。』她說完,我可以感受到這媽媽一路的心酸與辛苦。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 Dec 01 Tue 2009 07:19
  • 杵衣

杵衣,木刻by Grace W.

早上在咚咚咚的聲響中醒來,淑華伸伸懶腰,看看牆上的時鐘,得起床上學了。她穿上制服,想起今天得記得和阿嬤拿身份證去報考國中聯考,老師說再不交,就不及了。她推門而出,看到阿嬤蹲在地上,手拿著木杵打在衣服上,咚咚咚。阿嬤為了多一些家計讓淑華可以交學費,接下了幫人洗衣服的工作,早早就開始,淑華的工作就是出門前幫阿嬤晾好衣服,還有好好讀書。

阿嬤看到淑華,笑笑說,『淑華起來啦?』她把幾件衣服遞給她,淑華接過去,把竹竿從架子上抬起,把衣服晾上。『阿嬤,我要身份證,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再不交就不能報考國中聯考。』淑華把竹竿再架上,一邊說。阿嬤沒有回答她,她覺得奇怪,她轉身看阿嬤,阿嬤在擦眼睛。『怎麼了,阿嬤?不舒服嗎?』淑華蹲下來問阿嬤。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