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學期開始我在學校辦公室排課表,吉他老師亞倫走了進來,我問他是不是要用辦公室,我馬上就好了。他笑了說不是的,他是特地來找我,他拿出註冊單說:『我在另外一家大學修音樂碩士,需要鋼琴的學分,他們說我可以在這裡修,我也和主任談過了,我可以修你的課,你說好不好?』我說當然可以,很歡迎他。

亞倫和我一樣都是兼任老師,我們共用一個辦公室,如室友般,我們把課表調整好,避開彼此上課的時間,相處起來平安無事。他是音樂科裡最年輕的老師,溫文有禮,除了自己的個別課,還開了古典吉他和吉他室內樂的課,他認真的態度很贏得學生們的尊重,我常到教室看到要上課的學生在練習,大家一起合奏,那樂聲非常悅耳。這時我就會開始找我的鋼琴學生,人呢?我們可要加油才不會輸啊。

亞倫來上課,因為彈吉他,指甲比較長些,他有些困窘地問我怎麼辦,我建議他在不影響彈吉他的長度修剪短一些。因為音樂背景,他的鋼琴已經有了個不錯的底子,我們從初級課本開始,一開始上課,他的進度好像在飛一般,每個禮拜我們學五首曲子,他再自己學,一下子初期課本就要學完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瑞姊姊開始學琴了,她等了一陣子,那時學校正忙,妹妹瑞瑞先開始學,等她放暑假有時間了,我們才開始。我要瑞姊姊先告訴我有關她自己的一切,讓我多認識她。她想了想說,『我喜歡樹獺,如果我們可以是一種動物,我希望是樹獺。可是我不像妹妹,我不會怕獅子!』我笑了,多麼有意思的孩子,我看過圖片中的樹獺,手臂很長,手指一端的指甲更長,幫助牠們爬樹可以爬得更高。我問她為何喜歡樹獺,她說因為牠們可以慢慢來。

瑞姊姊以前有學過鋼琴,我們大約復習一下,給了她功課,下課後她小心地把課本收好。換妹妹上課,她乖巧地坐在旁邊等妹妹,安靜地看起書。我發現姊姊就是姊姊,她會注意妹妹上課的情況,要是妹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還是不曉得如何回答我,姊姊會輕聲地走過來告訴我,還是湊到妹妹的耳邊,告訴她要怎麼說。妹妹有了姊姊的帶領和守護,她雖然很怕鋼琴老師叫做『獅子老師』,有了姊姊當守護神,妹妹也不怕。

一次她們姊妹來上課,妹妹一走進琴房,看到我就哭了,哭地很傷心,我們問怎麼了,妹妹不說,越哭越慘,姊姊馬上說,『那我先上,妹妹等我哦,不要哭了。』姊姊把妹妹安頓好安慰她,自己拿出譜來說:『老師我先上課。』姊姊在練一首很可愛的曲子『洋娃娃之夢』,我看她把每一天的進度寫在譜上:『九月22號,只有練習左手。』『九月30號,兩手可以彈這一頁了。』『十月一號,這頁好難。』我稱讚她每天的練習都有進步,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還不忘看看妹妹還有沒有哭。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席琳從法國出差回來,喜孜孜地像分享一個快樂的秘密般地告訴我,她帶了個東西要給我,我迫不及待地問是什麼,她從袋子拿出來一個小盒子,臉上掩不住的喜悅,大眼睛已經笑開了,『快打開!』她說。我接過來撕開包裝紙。『啊!』我叫了出來,是電影『Jean de Florette』的DVD。她看我驚訝的表情滿意地笑了。『你還記得?』我問,她說當然,雖然在巴黎找了一陣子都沒找著,最後請朋友找,朋友聽到這電影的名稱,問是不是很久以前的片子了。我嘟囔小聲地說,也不過是1986年的電影啊。

在一旁的盈盈把DVD拿過去問這電影在演什麼,席琳聳聳肩說,『那就要問獅子了,有一回我們在討論電影,她說這是她心中第一名的電影。』盈盈聽了皺眉頭,警告席琳說我喜歡的電影都很奇怪,而且都非常悲慘,像『凡夫俗子』,像『阿瑪迪斯』,像『無情荒地有情天』。她說完問我小時候是不是有受過什麼創傷,我瞪了她一眼,席琳要我快告訴她這電影的故事,盈盈也湊了過來,『看這部有沒有比較不悲慘。』她說。

一時之間,我回到了很久以前在德州讀書的時候。那是一個夏天的夜晚,音樂系的教授要出國度假,請學生幫他們看房子。我接下了這個工作,因為通常老師家都有很棒的鋼琴,不只可以練琴,還可以看老師家的大電視。德州很平坦很寬廣,老師的家看出去一望無際,我練完了琴,外面天色也暗了下來,打開大電視,隨意地轉看電臺,看到了這部電影,我躺好,把音量調到最合適看了起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