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男孩和朋友來到了山坡,他們的山坡。

剛下過雨的山谷,到處是泥濘,雖然他們的身邊有著上千上百的遊客像幽靈般沒有目標地浮走著,男孩和朋友走在他們之中,在長達幾個禮拜的時間裡,有了這些外來的入侵者,反而不覺得他們礙事,知道這些遊客終究只是遊客,在夏天的搖滾音樂會結束後,遊客也會離開。

走到一個低窪處,朋友一時興起,跳入泥坑滑行,他們大叫大笑。身邊經過的人看到了也加入他,一群人本來就髒了,再到泥巴裡和一和,更像野人。男孩在旁邊看著笑,沒有加入。男孩在想著別的事情。一直以為家裡經營的汽車旅館已經面臨倒閉,想不到老媽竟然私藏了那麼多錢。從小的夢想就是要離開家鄉,遠走高飛,越遠越好,不要再回來這個地方,什麼都沒有的地方。但因為爸媽,他改變了計劃。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要夏天了,晨光比冬天更早從窗縫探頭進來,我張開眼看看時鐘,六點。我伸展一下想再睡一會兒,依稀中聞到咖啡的味道,我坐了起來,是的,昨晚買了蘇門答臘的曼特寧咖啡。我迫不及待起身來到廚房,拿出咖啡。雖然人們說不要靠書的封面評斷書的內容,但我一看到這包曼特寧銀色和橘子色的設計包裝,感覺很現代,就買了一包。當店員幫我絞咖啡豆的時候,散發出的咖啡味道不大一樣,香醇濃密,但多了一些讓人神魂顛倒的什麼,讓我等不及明天早上的到來。

我舀了兩匙咖啡粉,倒了水入咖啡機,等咖啡泡的時間,我把吐司放進烤麵包機烤。記得剛到美國時,還不大會應用英文,忘了烤麵包機怎麼說,就告訴店員,我要一個機器是可以把麵包放進去,好了的時候會跳出來。“You know this machine you put the bread inside, and when it is ready, it will jump out.” 文法不對,但我覺得我描述地非常傳神,有一點想像力的人應該一聽就知道我在說什麼了吧。

早上喝咖啡的習慣是在美國讀書時所形成的。學校的老師和學生早上一定人手一杯咖啡,學校辦公室裡的咖啡機整天開著,上課的教授手上時時刻刻拿著一杯咖啡,也不管已經冷了,好像手裡沒有這樣拿就不能上課般。美國的咖啡機也便宜,久了也入境隨俗,買了一台機器,早上泡來喝。美國的咖啡,嗯,這個幾乎是全世界惡名昭彰的難喝,因為他們喜歡很淡的咖啡。學校餐廳的咖啡更是可怕,不過一杯只要50分錢,那也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其實,小時候常被問起長大後想當什麼,記得我總是想得很認真,我喜歡鋼琴,一向都喜歡鋼琴,但我更喜歡當畫家,畫家對我而言,非常地酷,當然,小朋友長大要做的志向不外是那個工作要夠酷。畫家可以把一個世界濃縮在一塊畫布上,畫布不再是畫布,而是另外一個第三空間,完全是由畫家創作出來,裡面有色彩,有感情,更有味道。而當我讀到畢卡索不是住在普通的房子裡,而是住在城堡時,我當畫家的心願更強了。

自我有印象起,家裡有很多藝術家的書,媽媽學生時代收藏的梵谷傳記,一打開就跨過時空,來到了有烏鴉飛過的金黃色的麥田,轉個彎過個吊橋在橋上看運河裡的小魚。再想想,最早一幅有感情的畫是來自羅浮宮畫冊的維密爾『裁縫的女人』,暈黃的光線下,一個女人瞇著眼在縫製衣服。我看得著迷,那散發出來的不只是溫暖,更是愛。我想她一定是為家人縫縫補補。

小時候家裡沒有什麼玩具,倒是一定有圖畫紙和蠟筆,塗塗畫畫,自己娛樂自己,很有一番樂趣。妹妹小時候不用怎麼帶,她可以一個人畫一個下午的畫,畫故事,一個人飾演很多角色。而媽媽週末假日有空,會騎著摩托車,前面載妹妹後面載我,出發到中山公園寫生。媽媽帶我們到池畔,幫我們架好畫板,她在一旁看書,我們畫畫。畫什麼?畫樹,畫樹根,畫池塘,畫魚,畫天上的雲。等畫累了,我們收拾畫具就回家。畫畫充滿了樂趣及自由,完全沒有界限和規則,我們停那裡,就畫什麼。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親愛的酷媽:

收到你的來信真開心,我非常喜歡看你們回鄉下的照片,看你兒子酷哥帶著弟弟和爺爺在黃金稻田裡一起耕作。當然,兄弟倆不會耕作,好玩而已,但看那一大片的金黃稻穗及一望無際的天空,真是台北所沒有的景致,我替別的小孩暗暗地羨慕酷哥和酷弟,因為他們有這樣一個故鄉,媽媽的故鄉,可以回去看看。

我想起兄弟倆剛開始學琴時,你常常來信,和我分享他們的成長過程,我總是讀得津津有味。我想是因為我們的背景有些重疊,你和我爸媽都是小學老師,看你在帶兄弟們練琴,我常想到媽媽也是這樣帶我。還記得你們剛買琴時的喜悅,知道你和酷爸兩人怎樣控制預算地買了新琴給兄弟們。你曾問我,要買新琴還是舊琴,其實我買琴並不特定要新琴,琴一定要先彈過才知好壞,牌子也不太重要。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