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ug 24 Tue 2010 12:55
  • 鞋子

吉米上了一天的班,雖然很累了,但車子開出停車場,方向盤一打,上了高速公路,往Mall的方向開去。明天兒子小吉米要參加鋼琴比賽,太太妮娜不是很在意孩子要穿什麼,只是盯著小吉米練琴,倒是他看不下小吉米就那雙球鞋。自從上了三年級開始打籃球,妮娜買了Nike的球鞋給小吉米後,他上學也穿,打球也穿,喜歡得不得了,也不是沒有別的鞋子。吉米想明天上台比賽小吉米該穿正式一些。他在鞋店選了雙亮皮的黑色鞋子,閃閃亮亮的,他想小吉米穿上這鞋子走上台演奏,一定很神氣。他把鞋子拿給櫃檯小姐,小姐接過去笑說:『給小朋友的嗎?好可愛。』

吉米的童年過得很快樂,雖然物質上沒有小吉米來得豐裕,只有新年才有新衣服和鞋子可穿,但從不覺得匱乏。看小吉米一個人的房間,他和妮娜還特別佈置了棒球場場景,牆壁被單都是棒球圖案,衣櫃打開,滿滿是衣服,『好命的小孩啊。』吉米想,但臉上不自覺地微笑起來。

回到家,正興高采烈地要把鞋子拿給小吉米,打開門就聽到小吉米和妮娜在大吵:『我不要再彈了!已經練習一整天了,可以了啦,要練習你自己來練習。』小吉米對媽媽大喊,『小吉米不可以這樣對媽媽說話。』他走過去看到小吉米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媽媽妮娜手上一本譜,畫得亂七八糟,『你這段還沒有背好,這樣上台一定會忘的!你再彈一次給我聽。』『不要不要。』小吉米琴蓋一關上跑上樓,啪地一聲把房門關上。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娜娜是盟盟的妹妹,兩個人長得很像,娜娜小了一號,沒有姊姊高,但那一頭烏黑的頭髮和那溜溜的大眼睛完全就是盟盟的再版。我第一次上他們的課,姊姊先上。說不出什麼,但老大就是有老大的架勢,她很禮貌地告訴我學琴的歷程,接著把妹妹的也大概說了一下。琴譜上有些他們的塗鴉和字句,她笑著解釋說他們很喜歡塗塗寫寫。這些塗鴉很有趣,像四格漫畫,有背景故事,有對話,小小人物有表情,譜上還可見他們對原先歌詞的不滿而自己改寫的歌詞。

我們翻到一頁樂譜,上面畫有一個悲傷的臉,盟盟說:「這是妹妹畫的,因為她不喜歡這曲子。」我想音樂就是如此,它給我們的感覺確實最直接,我們也不需要樂評者來告訴我們這是好音樂,我們喜歡就是喜歡。而小孩子的感覺更是透明,我研究起那個悲傷的臉和那首曲子,盟盟頭也湊過來。我發現所有的樂譜他們都共用,這或許也定型了一些事情,待會兒等妹妹上課,我再來觀察看看。

換妹妹娜娜上課,她比較害羞些,我想第一次上課,先聽聽她彈。她彈了很多曲子,一首接一首,純熟的很。她很少說話,我讚美她的時候,她抿抿嘴笑笑。我給她新的曲子,她很快就會了,再給她別的課本的曲子,她也很快就會了。她說因為以前都聽姊姊彈過了。我想是了,這些都是姊姊的舊譜,接下來我知道該怎麼做。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那晚心中的小太陽不見了,烏雲密布,接著將下起大雨了。他關上門,頭埋進被子裡,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他哭了起來,不要壓抑了,哭吧哭吧,即使你已是大孩子一個了。開始是小雨,很快的,打起雷,雨滴承載不了他心中的怨念及委屈,斗大的淚水浸濕了被子。

『那種學校你也在讀?雖然你在那是第一名,又如何?』親戚鄙睨的眼神和不屑的語氣,他被擊敗了。他自己蓋起來的世界,一點一滴打造出來的小宇宙,就真的這樣不堪一擊嗎?他狠狠地哭了一場。爸爸過世時,他還沒這樣哭,因為太小了,死亡是什麼,才三歲的他怎麼能夠了解?後來,就很少看到媽媽在家,媽媽有三份工作,她早早就出門,晚晚才回來,確定他們幾個小孩沒事,打點一下家務,黑夜把他們掩蓋,一天又過去了。

他很愛看書,雖然家裡沒有一個他專屬的書桌,他得在哥哥姐姐回家前把功課寫完,不然他沒有桌子可以寫功課。廁所的光線比較好,他躲進那裡看書,但很快就會被要上廁所的家人趕了出來。他上國中了,在師長的耳提面命下知道了第一志願的意義。他想這個離他太遠了,他功課說不上差,卻也明白和建中應該是無緣。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