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剛搬到這個新社區,一切都覺得很新鮮,爸爸說沿著前面的馬路一直走下去,可以走到河岸,是哪一條河流?我問,爸爸說他也不清楚。曾經有一次,爸爸和我全副武裝,又是戴帽子又是太陽眼鏡,要去找這傳說中的河岸,但走了幾個街口後,因為太陽很大,而路邊的交通又很繁忙,放眼望去,滾滾紅塵。我們安慰自己路途太遠,改天再說。這河岸成了一個到不了的傳奇。

朋友說她有腳踏車,可以借我,便找了個好天氣,向她借來騎。它是一台舊的粉紅色腳踏車,我一看,就喜歡了。一來,它舊,二來,它是粉紅色。記得國中時,向爸爸要一台腳踏車,爸爸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一天爸爸比平常下班時間還晚回家,他進門時,我們覺得奇怪,因為沒有聽到摩托車聲,才知道爸爸為我去買了腳踏車,一台粉紅色的淑女車,他就從車行騎了回來。想爸爸一個大男人騎這粉紅色的腳踏車,穿過整個台南市,就覺得很感動。

妹妹沒有和我搶,因為她覺得粉紅色太奇怪,她喜歡的是大紅色,媽媽也買了一台給她,是和我完全不一樣的越野車,她喜歡極了,還把它叫做“紅孩兒”。妹妹去哪裡都騎著紅孩兒,當她還沉浸在騎它時帥氣的模樣,和不忘嘲笑我粉紅色腳踏車沒有多久,紅孩兒就被偷了。媽媽發誓以後絕對不再買新的腳踏車,我也發誓無論如何,要好好地看著我的腳踏車,不管到哪裡,一定要上鎖。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其實,我常想起你,我想,你也知道,因為你是天上的天使,什麼都知道。那你也一定知道我那天在W飯店想起你。當我走過吧台要到餐廳時,看到角落牆的桌上擺有一組音響和一對耳機,我停下了腳步,彷彿看到你戴著耳機,播放著音樂,閉著眼享受耳機傳出的聲音,雖然這聲音是播出去的,但收在你的耳朵裡,就只有你能聽見。

我們認識時,你告訴我你是DJ,在台北有名的Club做事,「Plush,聽過嗎?」我像個土包子的搖搖頭,你說找天帶我去,還說了一堆喜歡的樂團和歌者,我雖然也是學音樂的,卻沒有聽過幾個。「其實,我最喜歡的,是蕭邦。」你說,真的?我吃驚地問,你說尤其是夜曲,還精準地告訴我作品號碼。真的是行家,我想。

你當DJ是興趣,也想好好存些錢,所以,上班時數很長,你也很有紀律,上班時不抽煙也不喝酒。你也教英文,才知你說得一口好英文和西班牙文。你知道你要什麼,也知道怎麼保護自己。你說看Club裡的人喝得爛醉,你只是繼續播放你的音樂,下班時間一到,就走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04 Tue 2012 13:38
  • 早安

經過了很多很多年以後,我在廚房裡,咖啡機噗噗地運作和烤麵包機發出的微熱裡,廚房裡散發出一股安靜的香味和溫度,我突然發現了一個事實,有關我自己的——其實,對什麼都不大在乎的我,對早餐是非常堅持的。看似簡單的咖啡,有一定的濃度和泡法,看似單調的土司也要一定的焦度,塗上均勻或塊狀的奶油和果醬。就這樣,成就了起床的儀式。

本來以為我是可親的,對早餐,要求不多。後來,漸漸發現剛起來的味蕾不能接受口味太重的漢堡或香腸,爸爸有時候把前夜的飯菜加以加熱後當早餐,要是有肉,我就沒辦法吃下。在爸爸叨唸中,我開玩笑地說我是吃早齋的,我們大笑後,他罵我亂來,再夾了一塊肉給我。

阿嬤是吃早齋的,雖然如此,為了照顧我們和我們住一起時,準備的早餐總是營養均衡的有蛋有肉。小時候也喝豆漿,後來,去了美國讀書,過敏體質更加嚴重,春天受花粉熱之苦,再喝豆漿,也對豆類飲料過敏了。爸爸不信邪,不相信什麼都吃的孩子,怎麼去了一趟美國,又是吃早齋又不喝豆漿。我喝了豆漿,喉嚨不出五分鐘,開始變男聲,沙啞不說,還腫了起來,久久無法說話。爸爸『試驗』了我幾次後,就不敢再硬逼我喝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