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搬到這個新社區,一切都覺得很新鮮,爸爸說沿著前面的馬路一直走下去,可以走到河岸,是哪一條河流?我問,爸爸說他也不清楚。曾經有一次,爸爸和我全副武裝,又是戴帽子又是太陽眼鏡,要去找這傳說中的河岸,但走了幾個街口後,因為太陽很大,而路邊的交通又很繁忙,放眼望去,滾滾紅塵。我們安慰自己路途太遠,改天再說。這河岸成了一個到不了的傳奇。

朋友說她有腳踏車,可以借我,便找了個好天氣,向她借來騎。它是一台舊的粉紅色腳踏車,我一看,就喜歡了。一來,它舊,二來,它是粉紅色。記得國中時,向爸爸要一台腳踏車,爸爸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一天爸爸比平常下班時間還晚回家,他進門時,我們覺得奇怪,因為沒有聽到摩托車聲,才知道爸爸為我去買了腳踏車,一台粉紅色的淑女車,他就從車行騎了回來。想爸爸一個大男人騎這粉紅色的腳踏車,穿過整個台南市,就覺得很感動。

妹妹沒有和我搶,因為她覺得粉紅色太奇怪,她喜歡的是大紅色,媽媽也買了一台給她,是和我完全不一樣的越野車,她喜歡極了,還把它叫做“紅孩兒”。妹妹去哪裡都騎著紅孩兒,當她還沉浸在騎它時帥氣的模樣,和不忘嘲笑我粉紅色腳踏車沒有多久,紅孩兒就被偷了。媽媽發誓以後絕對不再買新的腳踏車,我也發誓無論如何,要好好地看著我的腳踏車,不管到哪裡,一定要上鎖。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