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看著手錶,準十點高鐵開動,往國境之南前進。我缩在大衣裡,懊惱這樣的天氣,又是刮風又是下雨,出門前看著本來準備的洋裝,只好換上套頭毛衣。高鐵到了地面上,天空仍是灰噗噗的,但一過苗栗後,光線亮醒了正補眠的我,太陽出來了。

今天有兩場簽書會,一場在台南文學館,另外一場在一家書店,書店店長約我,說是有一群“特別”的粉絲會在那裡與我見面。到了文學館就看到獅子氣球很神氣地站在那裡,咖啡館館長是我的學妹,她已經把會場佈置好了,我謝謝她。在準備講稿的時候,我看著這美麗的街景,下去是孔廟,隔壁是民生綠園,寬闊的街道,行人來來往往,台南人好幸福。

簽書會順利地進行著,看到很多老朋友和同學,以及一些新面孔的讀者,非常開心。我和讀者聊天,學妹坐在我旁邊幫我發贈品——叔叔的古寶無患子沐浴乳,我們合作無間。突然,看到一位高大的男子看著我,他站得很遠,好像沒有要前來讓我簽名的樣子,但看來不像是壞人。他終於走了過來,把書遞給我,問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很努力地看著他的臉,一點印象也無,我抱歉地搖搖頭,他似心有不甘地丟了張名片過來,我接過來一看,是小學同學張同學!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她下了車,謝謝編輯,帶上車門揮揮手致意後,走進巷子裡。路上沒有什麼行人,想不到才吃一頓飯,已經這麼晚了嗎?她走得很慢很慢,剛才晚餐編輯的那番讚美,好像夢一般。他是怎麼說的?「你是未來的大作家,你一定要繼續寫,我已經不顧上面的同意,要先把你簽下來了。你為什麼看起來一點也不開心呢?你有很多很多的讀者!真的。那些女學生們在上學前先來報社搶報紙看,讀你的小說連載,真的,真的。」

她苦笑。他說了那麼多次「真的」,可見她一點也不相信他所說的。她只是很感謝編輯看重她,採用她的作品,這樣她才有稿費養家啊,名氣對她來說,太遙遠也太不實際了,出名,能當飯吃嗎?出名,能夠比妹妹的好成績願讓爸爸媽媽開心嗎?出名,爸爸媽媽會以她為榮嗎?想到這她才發現已經走到家門口了,她停了下來。

月光輕輕地灑在屋頂上,泛著薄薄的光亮。上次她的書大賣,爸爸媽媽看了書中裡父母親的角色後大怒,她回家馬上下跪認錯,希望可以得到他們的原諒。爸爸不理會她,媽媽說他們受不起這樣一個大作家的光彩,叫她走。這是她的家,她怎麼會走,曾經,她是爸爸媽媽最疼愛的小寶貝,在戰亂時,媽媽還抱著她,說不要活了,問她要不要和媽媽一起死,她一個才五歲的孩子,她只要媽媽,她緊抓著媽媽,說好。媽媽抱著她痛哭,說一輩子都不要分開。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與陽光約在捷運站出口,天空卻微微下著小雨。和陽光認識的時候,朋友介紹她叫Sunny,我想好可愛的名字啊,如果可以我也想叫Summer,一年四季都是夏天,即使在陰雨天。和Sunny有個計劃案要一起合作,便約了中午一起吃飯。我一出門,就收到她的簡訊,說上了捷運才發現沒有帶錢包,我趕快檢查我的錢包,有,有帶在身上。

Sunny出現了,一身的紫藍色洋裝,我叫住她,她馬上問我有沒有帶錢,我笑答有,夠我們吃一頓。進到餐廳坐定,她告訴我,在台北只要有捷運卡,其他的東西反而不那麼重要,所以出門只要有捷運卡,就安心了。我們都不是台北人,南部長大,說起話來,不自覺地透露了出生地,反正不是台北。台北人,說話字正腔圓,還會用一些我永遠也不會用的詞彙,像「氛圍」,像「基調」。

Sunny來台北工作已經快有二十年了,嘩拉拉地,一下子,我們好像看到二十年就從眼前飛過。學校畢業後她就來工作了,想不到一待就待了下來,台北也是家了。Sunny住在郊區,我住在市區,她說郊區住家環境比較單純,「我們的里長會定期用擴音器廣播親愛的里民。」我說我的住家也是,有時候教琴教到一半,聽到外面廣播,小朋友和我都停了下來,聽聽里長要說什麼。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2012年十二月三十一號晚上十一點55分我下樓,走到家附近大馬路上的一個十字路口交叉處,心裡正讚許自己的聰明,找到這麼一個私藏的好地方觀看101大樓的煙火,就看到狹窄的巷弄裡已經站滿了人。大家都在看時間倒數,舉好相機調焦距。一下子人群裡騷動了起來,我直覺地抬起頭看往101大樓,開始放煙火了!看似不遠的大樓,輕描淡寫地噴出一些火焰,雖然A點到B點最近的距離是直線,可能這條直線也太遠了些,火焰從這端看來,不如路上的紅燈來得耀眼。

我拍了幾張模糊得不得了的照片,在心裡咒罵自己的攝影技巧及相機不好,等了這麼久的煙火,沒有什麼看頭。我低下頭看看手錶,心裡掛念的卻是一場在不遠處我無緣參與的音樂盛會,應該還沒有散場。不知道戲院裡的觀眾聽到了什麼戲碼?午夜十二點有停下來跨年嗎?

那是大稻程的歌仔戲紅白大對抗。我其實在兩個多月前曾經考慮要買票的,但是那時不確定會回南部,還是在台北,就作罷,後來,再去看票已經全部賣完了。我頗為沮喪,爸媽問跨年看歌仔戲,真的假的?我也笑了。我說有楊懷民,記得嗎?我們一起看他演的《洛神》,還感動得都流淚了,媽媽搖搖頭說不記得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