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直以為獅子座的我缺乏耐心,後來發現並非如此。去年一次和童年好友C剛好同時間在台南,我們便去她家附近的鱔魚意麵攤子吃晚餐。「我媽媽一聽你要來,做了晚餐,還是我們在外面吃鱔魚意麵?」我面有難色,因為怎麼好意思拒絕長輩的一番好意,但,回台南的肚子何等寶貴,吃了晚餐,鱔魚意麵就吃不下。C不等我回答,就打電話告訴C媽媽我們在外面吃了。

來到鱔魚意麵的攤子,外面排了一堆人,我們坐下後,老闆說要先警告我們,前面有三十碗外帶,我們可以等嗎?我們點頭如搗蒜,大聲說可以!坐下後我們開始閒聊,可是C心不在焉,都沒有在聽我說話。後來她終於站起來,說:「等一下。」我看她走向老闆說了些話,再回來。我問怎麼了,她很嚴肅地告訴我說,她很怕老闆忘記我們這兩碗意麵。對久久才回一次故鄉的人,這的確是嚴肅的事。我一點也不怪她心不在焉及沒有耐心了。她說回家的SOP就是先來一碗鱔魚意麵,其他的再說。

C大學畢業後,在北部找到了工作,為了工作離家。第一個端午節時,同事送了她一些粽子,她很開心地吃了一個以後,才發現出了台南,竟然有不同口味的粽子,她趕快問同事這粽子叫什麼名字,「北部粽啊。」同事回答。她心裡牢牢記住,以後粽子不能吃北部粽。我聽了大笑。真的等離開了台南,才發現食物的世界原來如此不同,也才發現台南透過食物把我們餵養成台南公主。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才和好友在聊故鄉台南的美食,其實最令我們魂牽夢縈的是老家的味道。清明剛過,她告訴我她老家潤餅陣容的澎湃,一個大圓桌有二十幾樣菜,她一一細數,最讓她動容的是叔叔嬸嬸們得一大早就開始採買準備每一樣配料。我看照片,和我老家的排場幾乎一樣,除了我們處理蛋做法的方式。今年清明我去日本玩,在日本時收到了二叔寄來大家圍著圓桌吃潤餅的照片。「知道你喜歡吃,特別寄給你。」二叔寫道。

想著想著我就說溜出口了:「不知道今年有沒有月桃棕。」朋友笑了,說她也好想吃,接著我們異口同聲地說:「可是,絕對不可以問!」沒錯,清明的潤餅已經讓叔叔嬸嬸們這麼忙碌了,月桃粽的繁瑣細節更是累人的,非常心疼他們為了這傳統而忙碌。去年端午節前五嬸出國去,我想一定沒有粽子可以吃了,想不到嬸嬸一下飛機,回到老家,馬上去市場採買所有的食材,還去老家院子裡摘月桃葉,硬是在端午節當天把粽子送到了在北部的我們。我看到那些粽子的心情,難以形容。

今天晚上上完課,爸爸說有粽子,已經蒸好了,要吃可以吃了。「粽子?什麼粽子?」我問,心想端午節不是下個禮拜,怎麼會有粽子。「五嬸寄上來的。剛收到,我們已經吃了。」爸爸說,「噢,月桃粽耶!五嬸寄了一堆來,一堆哦!好大一顆,好好吃,裡面什麼都有啦,你做夢會想到的都有,還有干貝,實在舞告喝架。」媽媽滿意地說。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