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兩點58分,我看看時鐘,泡個茶,我心裏倒數5-4-3-2-1,果然學校的黃色校車準時開過我家門前,在『停』的標誌前來個緊急煞車,吱——。車門打開,小朋友一一下車。我看到艾克。他和朋友揮揮手,快跑到巷口,然後飛奔到我家的後院,經過鄰居的花園,小狗追著他汪汪大叫。艾克躲開小狗,繼續跑,然後,跑進我的琴房。砰,門被打開,三點整。我覺得好笑。他每個禮拜三來上課,一定都用跑的,而那小狗也以同樣的熱情回報他,小狗也該認識他了。琴房傳來叮叮咚咚的樂聲,他開始彈起貝多芬。自從給了他貝多芬,他好喜歡。每次來上課,就幫他學一頁的譜。我拿著茶走下樓梯,到琴房。

「嗨,艾克。」「嗨,老師。」「你今天過得好嗎?」「很好啊。那小狗越追越快耶。」他說。我說﹕「你為什麼不走大門?你走小巷子他一定追你。」艾克用屬於調皮男孩的那種笑容說﹕「那就不好玩啦。」

「貝多芬練得如何?」我把譜拿過來問他。
「不錯。發展部好難哦。」
「對啊,你有沒有分析和弦?」我問。
「有。不過,老師,我今天在校車上還在想,你好久沒有說那個故事了。」
我怔了一下,「什麼故事?」
「你知道啊,就是你媽媽和摩托車的故事。」
我笑了。「你都聽那麼多次了。」我每次在他們的鋼琴演奏會上最後都會也彈一首,然後小小演講一番。演講的內容不外是鼓勵他們,再接再厲;要感謝父母,感恩所有的一切。 艾克從十歲和我學,現在也十五了,他也聽了很多次。

「好吧。」我把譜放下。

我小時候六歲開始學琴,家裏那時候沒有琴,經濟能力也不允許買琴。媽媽便問鋼琴老師可不可以讓我在她家練琴。老師人很好,把她吃晚飯的時間挪出來,給我練琴。老師家住在東門教會附近,而我家在仁和路,一趟路也要2、30分。媽媽就這樣,每天不辭辛勞地載我去老師家練琴。媽媽騎的是小機車,英文應該是moped,我演講的時候,講motorcycle,還被以為媽媽騎的是哈雷的重型機車。

媽媽是小學老師,白天上課完,還得這樣風雨無阻的帶我去練琴。我大部分的時候都很乖,當然也有不乖的時候。因為要去的練琴的時間都剛好排在卡通「小蜜蜂」的時間,(這樣就泄漏了我的年紀……)媽媽必需費一番功夫把我從電視前拉開。可憐的小蜜蜂找媽媽,找得好辛苦。我去練琴,心裏都一直掛念著小蜜蜂,不知道會不會在我練琴時找到了媽媽?

媽媽也會彈鋼琴,練一練,累了,我會央求她彈琴給我聽。她會彈超級難的《銀波》和《甜蜜變奏曲》。她兩手八度琶音,上上下下的在鋼琴上飛奔,好厲害。我小小心靈立志要好好練琴,然後也彈這些很酷的曲子。

練完琴,媽媽會犒賞我,帶我去吃小吃。回家的路上,我記得騎好久都還沒有到家,坐在媽媽的身後,看夜空,一輪明月正跟著我們呢。我閉上眼,再睜開眼,月亮還在,還是跟著我們。媽媽都會摸摸我的手說﹕「快到家了,不要睡著了哦。」

就這樣往返練琴,風雨無阻;還彈了第一場鋼琴演奏會,兩年過去了。一天,媽媽說今天不用去老師家練琴,我想媽媽是不是要偷懶。結果,那天下午我放學回家,一打開門,看到一台直立式的黑色鋼琴,不可一世地坐落在客廳。我沒有像美國小朋友興奮地尖叫,手舞足蹈,我只是很敬畏地摸摸它。我記得我心跳地很厲害,我也有鋼琴了!

艾克聽得津津有味。我說﹕「所以你看,你多幸運,家裏已經有鋼琴,你也不用大老遠跑去練琴。」他說﹕「你才幸運,媽媽騎摩托車載你,我也好希望我媽媽也是騎摩托車來載我,那就太酷了。」我們大笑。「來,開始了,我們來彈貝多芬了。」我說。他的臉變得很認真,開始彈起貝多芬。

謝謝媽媽。

註﹕爸爸那時在美國讀書,所以媽媽那兩年“母代父職”很辛苦。知道媽媽每天這樣載我去練琴,他很擔心,怕我們出車禍。寫信 告訴媽媽一定要戴安全帽。媽媽買了最好的給我,很重。我還記得那是一頂金色的安全帽。爸爸很驚訝我還記得顏色,我說有圖為證。 有一張照片就是我戴著安全帽,站在媽媽的摩托車旁邊照的,摩托車的前袋還放著我的琴譜。媽媽在照片下方寫著﹕“練琴去!”我真是個幸福的小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oness 的頭像
lioness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