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素描課,休息的時候,大夥放下畫筆聊天。我放上一張馬友友的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的CD。頓時,低沉渾厚的大提琴充滿了整個畫室。如歌如訴,如悲如泣,聽得心都要無端悲傷起來。

潘老師坐在我旁邊,正要好好批評我的素描,也停了下來。她說她從來沒有喜歡過小提琴的音色,太尖又太高。但這大提琴的聲音,充滿質感。我說﹕「可不是!大提琴的音色有如一杯香醇濃郁的咖啡。」潘點頭附和﹕「對,對極了。」在一旁的喬一臉不解地問﹕「音樂怎會和咖啡連得起來?」我和潘相視對看,才發現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把音樂倒進咖啡裡品嘗的。

裘蒂也來插一腳,「我也無法把它們放在一起。不過,我倒可以用顏色來區分人。像潘,妳是藍色。而妳……」她指著我說﹕「妳是白色。」我愣了一下,白色?

感覺上,白色是有點無趣。我覺得白色象徵的特色,大多是近宗教性質的﹕純潔、無邪、天真、無雜念、無污點。而它也可以是浪漫的﹕如天上的雲。輕柔清新;也可以是霧,似有似無,令人無法捉摸;或像海上的浪花,曇花一現……,而我,是白色。

對白色,倒是有些敬畏。深藍,才是我嚮往的顏色。在充滿音樂及色彩的畫室裡,我的右腦暫時混亂。白色的我聽著如咖啡般香濃的大提琴緩緩歌唱。


注解﹕右腦是屬創作與藝術,左腦是屬邏輯和分析。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uliana
  • 以前還在台灣念大學時,
    我牙醫師問我為什麼我們有時候用“甜”來形容音樂,
    什麼樣的音樂才是甜的?
    我...我...結果我還是無法具體解釋清楚
    這大概和大提琴與咖啡的聯想相似吧。

  • 獅子老師
  • Dear Juliana﹕
    感謝你回應這一篇“孤兒”!我還在想是不是太難理解了,所以沒有人回應!
    幸好你回應了。我想,音樂對我來說,是很具體的。而這些“具體”的感覺,反而
    “抽象”化了。你有沒有跟他說,音樂有一個術語就是dol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