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葉有多重要?沒有綠葉的托襯,紅花就無法紅得更嬌艷,更嫵媚。但紅花當了一輩子的主角,並不在乎有沒有綠葉,因為紅花,擺在哪,還是花啊。而綠葉,終究也不過是配角。不過,沒有配角,主角戲還真唱不起來呢!

昨晚和鋼琴同事傑瑞聚餐,他在練一場聲樂演奏會的伴奏。他一一解說這一場音樂會的曲目,有普蘭克,莫札特,拉赫曼尼若夫,和沃爾夫(Wolf)。那真是浩大的工程。我聽了趕忙問,聲樂老師什麼時候給他樂譜,還好,一個月前給的。「只是,、、、」他還沒有說完,我接下去問﹕「怎麼樣?」他搖搖頭,嘆了口氣說﹕「難啊。」

學聲樂的,和其它樂器,讀的樂譜是單一旋律,高音譜或低音譜。而鋼琴是高音譜和低音譜記號一起讀,右手一個音譜,左手一個。學聲樂的,或其它樂器要開演獨奏會,通常需要請鋼琴伴奏。綠葉來配紅花了。

紅花漂亮但不好配。通常紅花都不會先看看綠葉要擺哪裏,怎麼擺,才會好看。

我們在大學時,和研究所也一樣,鋼琴主修一定要修伴奏課。我們先修試奏,兩人一組,練雙鋼琴。把讀譜、聽覺的範圍擴大。有時候老師還要我們把譜先蓋一個小節起來,訓練我們讀快一點。然後我們需要為別的樂器學生伴奏,其實那才是上課的重心。老師教我們,拿到樂器伴奏譜,要全部研究。除了練鋼琴伴奏部分,更要知道主旋律,即樂器主奏部分。所以我們不只要練鋼琴,更要聽唱片,知道整個音樂的結構。分析曲式及和弦,也是必要的功課。

綠葉做的準備功課很多,而紅花有時候連綠葉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問題是作曲家寫這些曲子,並不是只寫主樂器部分,鋼琴伴奏上,他們也花了很多心血。因為綠葉要夠綠,紅花才會美。布拉姆斯寫完了中提琴奏鳴曲,才發現鋼琴部分比主樂器寫得更令他滿意,他便把曲子取為﹕Sonata for Piano and Viola﹕為鋼琴和中提琴寫的奏鳴曲。他還特地把鋼琴排在中提琴前面呢!

很多人以為你會彈鋼琴,你就會伴奏。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彈伴奏時,伴奏的人不只彈鋼琴部分,也要看樂器主奏的譜,所以比平常的鋼琴譜多了一行要讀。然後要聽有沒有和獨奏的人配合。

困難的地方是學樂器的人,習慣一個人練習,有時候拍子沒有數正確。鋼琴伴奏就要趕拍子,不然要為他們數拍子。所以綠葉很難做啊。獨奏者上台,可以把所有的錯歸在鋼琴伴奏上,沒有人會知道。我聽過有學聲樂的忘譜,鋼琴伴奏趕快接到最後一頁。觀眾聽出有出錯,音樂會後,歌者千金撥四兩的,把過錯推在伴奏上,就沒事了。

其實這都沒什麼,最難忍受的是,獨奏者給鋼琴伴奏譜,通常都等到最後一分鐘。我們拿到譜,看看演出日期,我們常想,我們又不是上帝。上帝造這個世界也要六天。我們練這些音樂,也給我們多一點時間,才公平啊。

我接過最難的一個伴奏工作是一個小提琴老師的音樂教室。她從來沒有為學生解說音樂的構造。有時候作曲家寫鋼琴伴奏,寫成二重奏,所以小提琴和鋼琴一起,而不只是小提琴一直主奏;或有時候,鋼琴彈主奏,小提琴彈伴奏,也給小提琴一個休息的機會。小提琴老師從頭到尾只告訴我一句話﹕「小聲一點,再小聲一點。」一次,一位學生得到大獎,要錄音。我們錄了一個下午。錄好後,那個老師說她花了兩個小時做修飾,總算錄好了。我一聽,根本聽不到鋼琴,她把鋼琴調到最小聲。我想,在她的音樂世界裏,鋼琴根本是多餘的。音樂家根本也不用花那麼多功夫寫鋼琴伴奏。我後來就藉口太忙,而沒有再幫她伴奏了。志不同,道不合。

在讀研究所時,鋼琴主修一定要修合唱課。合唱老師常常改正女高音的拍子。有一次老師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說﹕‘「唉,你們女高音(通常是聲樂主修的),音色很美,可是拍子都亂數,不然,就是根本沒有在數拍子。」我們女中音部,在一旁偷笑。老師轉過來,對我們說﹕「你們女中音的,(大多是鋼琴主修)音都很準,而且拍子都沒有問題、、、只是,你們的音色不美!」哈,烏龜不用笑鱉沒有尾巴!

我聽到兩個有關聲樂家的笑話﹕換一個燈泡,需要幾個聲樂家?答案是﹕聲樂家自己不用換,他們會叫伴奏來換。

第二個笑話﹕Prima Donna(首席女伶)怎麼換燈泡﹕答案﹕他們拿著燈泡,然後世界轉圈來把燈泡轉進去!(意即﹕他們是世界的中心)。

這些都只是笑話。我很希望我也能夠有夜鶯般的歌喉啊!

大學的伴奏老師說過﹕「彈鋼琴的人,你們就忍了吧。我們(鋼琴家)會一直覺得和別的樂器合,我們都不夠大聲;而別的樂器會永遠覺得我們太大聲。這是一場贏不了的戰爭!」

其實也沒有關係。因為鋼琴可以自己當紅花。偶爾當綠葉,也不壞。即使是一場戰爭,也是美麗的戰爭!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Lc
  • 獨奏者或獨唱家就像獨生子
    很少會注意到其他人的存在
    而伴奏者或合音者就像抬轎的人
    在旁邊努力的演奏演唱
    希望能把主角撐穩為表演加分
    我們就認了吧
  • saoriwu
  • 我國中是合唱團的耶,我唱高音
    你說的這些我以前從沒想過
    不過我覺得鋼琴很重要的啦,可以幫忙抓拍子
  • lioness
  • Dear LC:
    我倒還沒有想過我們鋼琴伴奏像“抬轎的人”呢!哈。

    Dear saori﹕
    不只抓拍子吧,還有對音準!對不?!
  • tingh
  • 人常常因為不了解而不尊重他人的專業
    唱歌的覺得彈琴的只是個伴奏
    演戲的覺得舞台設計服裝設計只是陪襯
    醫學系的老愛覺得自己就是比護理系的高人一等
    哪一天這些紅花少了綠葉的陪伴
    看他們怎麼嬌豔得起來
  • lioness
  • Dear Tingh﹕
    我在這點頭如搗蒜!(嘿,有比較暖和了耶,真是高興!今天有去走路,太陽也出來了,心
    情很不一樣呢!)
  • chichunchan
  • 哈哈,我自己是歌手,最知道pianist怎樣取笑歌手的拍子亂算和音不準,尤其人在美
    國,美國歌手的音樂基礎訓練簡直糟到一個不行,讀書時必修合唱課,每次唱完都覺得
    像死了一次一樣。
  • lioness
  • Dear Chichunchan:
    哇,歡迎Peabody Conservatory opera singer !不簡單耶!加油哦!
  • 甜甜圈
  • 您好:
    我正在找伴奏老師
    不知您有此意願嗎?
    對象目前是小三音樂班的小朋友
    主修大提琴
    可以的話請和我連絡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