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 在這裏,不是酒吧,而是美國的律師考試。)

今天去超級市場買菜,要走時,遇到哈利先生。我曾經教過他的女兒莎莉,我想莎莉也大學畢業了吧。我問他莎莉好嗎。他很興奮地告訴我,莎莉才剛通過Bar,而且現在已經在紐約一家有名的律師事務所工作。他高興地笑了起來,「你知道她年薪多少?」我搖搖頭,他說了一個天文數字。我恭喜他,也請他一定要跟莎莉說我問她好。然後,我看到他的眼中,有那麼一絲僥倖。我知道他為什麼覺得僥倖。我跟他道別後,走回車子。我坐在車座,發現自己在生悶氣,為他眼中的僥倖,而生氣;不,不只生氣,是憤怒。

莎莉,我印象中一直是個很乖的小孩,倒是爸爸不乖,一堆意見。彈這個不好,太簡單;彈那首曲子,又太難,都是他的話。哈利先生是我們這裏的律師,他當學生的時候,有學過鋼琴,所以很多意見。以前每次接到他的電話,肚子都先痛起來。但,我很喜歡莎莉,她很甜,而且,又很有天賦。她音樂比賽常得獎。

一次為了比賽要彈的曲子,哈利先生打了很多次電話來和我討論。我很想跟他說,你自己去彈吧!你可以彈得比莎莉好,我才不信。有一次在教完一天的課,要吃晚飯,電話就響了。「哈囉?」「嗨,獅子老師,是我。哈利先生。」噢,not again。「是的,哈利先生,我可以幫你什麼?」「哦,是這樣的。我今天帶莎莉去看眼科醫生。醫生說莎莉的視力減退很多。然後他問了我一句話。你猜他問我什麼?」我沒好氣地說﹕「他問什麼?」「他問我莎莉是不是在學琴。我說是的。他意義深遠地告訴我﹕『記住!鋼琴是play的,不要太認真。』」(在英文裏,彈鋼琴是play piano,而play又有玩耍的意思。)我聽了,聽筒差點要掉下來!哈利先生清清喉嚨說﹕「所以,我要告訴你,我們不學琴了。為了她的視力,而且,莎莉以後是要考Bar當律師的。」

我很久以後,都無法忘記這一段對話給我的憤怒與震憾。

那要「看」 什麼,才值得她的視力呢?他女兒的眼睛,是要用來讀Bar的,不是讀這種玩票性質的鋼琴音樂。她的視力要損壞的話,也是要花在看“有用”的東西上,而不是樂譜。不不不,絕對不能是樂譜。樂譜,是不值得他們讀的。樂譜,是像我們這種losers,沒有賺天文數字的人在讀的。

讀譜,對我而言,卻如魔術般地神奇。一本譜,躺在那,夾在一堆書中。靜靜地,看不出什麼了不起的地方。但,當你把一本譜打開,好像有一個魔術,你要知道怎麼去開啟。你坐在鋼琴前面,把手指按照作曲家寫的音符,在鋼琴上彈了起來。你是一個媒介,介於作曲家和觀眾之間。沒有了你,那本譜是死的。有了你,有了鋼琴,音樂就活了起來。世界就活了起來,有了樂聲,有了愛,有了悲哀。有了你,「給愛莉絲」「月光」「悲愴奏鳴曲」「褐髮女孩」「水之嬉戲」「圓舞曲」「馬祖卡」「敘事曲」…… 活了過來,音樂不只是音樂;音樂成了生命,成了世界。

我記得我讀大學時,第一次發現看東西有些模糊。爸爸二話不說,就帶了我去配眼鏡。我的眼睛醫生,也沒有發表什麼狗屎理論。

哈利先生眼中的僥倖,是慶幸莎莉沒有讀音樂。

想著想著,有人拍拍我的肩膀,是羅伯.舒曼先生。「不要生氣,獅子老師。莎莉若是音樂的逃兵,那我就是法律的逃兵。」「對,你是先讀法律,後來才學琴。你學琴的時候,已經很大了,二十歲?是不?」「嗯,我其實多多少少有學一點。後來,真的對法律沒有興趣,讀了兩年後,我終於棄法,而專修鋼琴和作曲。」「是的,我有讀到你愛上你鋼琴老師的女兒克拉拉,你為了她寫了好多有名的曲子。後來你們不顧鋼琴老師的反對,私奔了。還被他告上法庭,事情鬧得好大,大到我們讀鋼琴史都有讀到。」舒曼笑了笑,有些滄桑地說﹕「為了克拉拉,要是我再活一次,我還是會這樣做!」

啊,而鋼琴老師反對克拉拉嫁給舒曼,也是因為,音樂、鋼琴,只是玩票,不能養家。後來,克拉拉到處演奏舒曼的作品,舒曼相得益彰,慢慢地,舒曼的名聲在歐洲,在音樂史上成名。

To be or not to be, to play piano or not to play, that is the question. But to me, that is not the question, but the answer! 或許,對哈利先生,對別人而言,彈不彈琴,學不學音樂是一個問句;但對我而言,是一個答案!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cwyuni
  • 獅子老師:

    我很喜歡這篇文章。我小時候被媽媽逼著學過五年鋼琴,沒有天賦也沒有興趣,至今想起
    那段日子都還是惡夢,所以並不是因為愛鋼琴而心有戚戚焉。大概是被你說故事的簡單真
    誠以及對興趣的執著熱情所感動吧。

    壽司
  • lioness
  • Dear Sushi:
    很高興你喜歡。我也可以了解小朋友沒有興趣,然後被媽媽逼著來上課的苦。相信我,
    受難的不只是小朋友而已,老師也無語問蒼天!哈。
  • saoriwu
  • 美國家長原來也是跟台灣一樣
    唸書最重要
    對了,莎莉當律師快樂嗎
    這才是她爸爸應該關心的吧
  • tingh
  • 真是高興我媽媽沒有為了要我多唸書
    而不准我彈琴

    是我自己半途而廢的...(逃)
  • lioness
  • Dear Saori﹕
    她爸爸沒有提,不過我希望她過得好。

    Dear Tingh﹕
    我也很高興妳媽媽並沒有因為功課,而不讓妳彈琴。何時聽妳彈一曲啊?!
  • chichunchan
  • 親愛的獅子老師,

    沒什麼了不起,人人都可以當律師,音樂家豈是人人可以當的?我家小克在20歲那一年就
    在小提琴和法律中選了小提琴,依然過的平安快樂。
  • lioness
  • Dear Chichun﹕
    妳知道嗎?我查wikipedia,一堆法律的逃兵,讀音樂﹕韓德爾、C P E Bach、柴可夫
    斯基、史特文斯基、西貝流士、、、。真是有趣!
  • ho jah
  • 這篇文章寫的真好 我非常同意樂譜是死的 因為彈奏的人而賦與音
    樂豐富的生活 更何況不是普通人都可以吃音樂這行飯 律師嘛 只
    要肯背就不是大問題囉
    布落格上春天的佈景很宜人 很雅緻 我非常喜歡
  • lioness
  • Dear Ho Jay:
    No no no, 我沒有貶律師的意思,no no。每一行業都有辛苦的地方。我也了解一個當
    父母的,為小孩的前途著想。我只是覺得每個人都應該尊重他人的職業。

    春天應該快來了。我們最近氣溫飆到70度?好奇怪!
  • Stone Sr.
  • Dear Lioness:

    我跟阿美最喜歡在星期五的晚上造訪位於學生區的一家小咖啡館~
    常有年輕的學生走近來, 問我們一個問題:做什麼行業好呢?
    我總是反問他(她):你(妳)最喜歡做什麼呢?你(妳)有沒有什麼興趣
    或是嗜好呢?
    如果有的話, 如果是免費的差事, 你(妳)還是願意做嗎?
    我常告訴他們, 很多人賺到大錢, 其實是可遇不可求, 大多數幸運的
    成功人士, 是因為十分喜歡他們所從事的工作, 日夜精進, 樂在其
    中, 成功之後, 名利隨後相隨而來, 這是偶然, 然而沒有先前的苦
    功跟基礎, 幸運之神是不可能光顧於你(妳)的~
    現在的人, 講就就的是不要輸在起跑點上, 汲汲營營, 我每每懶的搭
    腔搭理他們~
    生活裏有幸能以興趣為生, 就是無上的福氣與成就, 加上又能有足夠
    的財務報酬, 讓生活無慮, 這就是足夠讓人羨慕的幸運人兒了~

    新的
  • lioness
  • Dear Stone Sr.
    很同意你的說法。“生活裏有幸能以興趣為生,就是無上的福氣與成就。加上又能有足夠
    的財務報酬,讓生活無慮,這就是足夠讓人羨慕的幸運人兒了。”說的真好。人生要求的
    境界,也不過如此!
  • legal pad
  • 不好意思 又想留比較負面的留言了 這些故事實在是太合我的心境 但是身
    邊的人並非都音樂老師 所以一不小心就把我平日隱藏的心路歷程都回想起
    來了

    之前不小心聽到別的老師在琴房正在跟新學生與新家長作第一次面試(門有
    打開)
    新家長根本沒讓自己的女兒跟新老師學彈多少
    倒是自己一直說以前彈過蕭邦還有考級云云
    但是現在是商人並沒有走音樂這條路
    希望女兒兩個星期上一次課
    這麼小的孩子兩個上一次應該會忘的很快吧?

    碰巧我在門廊外面等學生
    那位新家長學生剛好結束面試
    看到我竟然說 這麼晚還在等學生啊?
    我回了聲是啊 他竟然嘴邊一抹微笑眼睛看也不看就走了
    好像也在說幸好當初我彈了蕭邦很厲害 但是沒有走音樂這條路是對的
    在那表情當中我看到侮辱 一種對鋼琴老師的不尊重
    雖然不是我的學生 但是卻同時對兩個老師不尊重

    啊啊啊啊啊好火喔!!!這種家長!!!
    (不好意思 就讓我吼一下發洩一下)
  • lioness
  • Dear Legal Pad:
    我了解這樣的心情,家長真的可以決定很多事,而老師真的只能配合。因
    為,我上次說過,我們是一個團隊,這三個要素都需要配合的。所以,有
    時候不容易,但,只求問心無愧,你說是不?為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