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學院的山坡路上的景色)
早上到學院,想把一些成績打出來,然後可以趕十一點到教堂學生的期末演奏會。我看著成績單上第一個學生,安德生,苦笑。這一輩子不是他欠我,就是我欠他。一年前,他修我的大班課,十四堂課,只來了三次,後來就失蹤了。然後最後一個禮拜,學期要結束了,他寫了一封email來。

「你需要到註冊組告訴他們,我要退選這堂課。我打足球賽時,扭到膝蓋,所以無法彈琴。」

我讀著email,心想這是一個笑話嗎?第一,他沒有稱呼我;第二,他沒有署名;第三,扭到膝蓋和彈琴有關係嗎?第四,他“命令”我去註冊組幫他退課。我搖頭,大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老師是這樣被對待的。我打電話到註冊組,讀了這封信給註冊組長聽,她大笑。她說,久久以前,退課日期早就過了。我問,那怎麼辦呢。她笑說不愧是新老師,有個東西叫做F,就請他通往法蘭克去了。(flunk him)我驚呼,給他F?她說這個學生除了這個分數,我實在想不出別的分數給他。

就這樣,我把安德生給當掉了。後來,我走在校園,有點害怕,怕被扁、、、,雖然做錯事的不是我。

結果今年我收到修課的名單,一看到又有安德生,我大叫,這可能嗎?死一次不夠,還要再試一次?我告訴夫,我有些害怕。他說這是大班課,會有別的學生。而且,每個人都可以有第二次機會啊。好吧。好吧。第一個禮拜我害怕地去上課,咦?安德生沒來,心中暗暗竊喜。咦?第二個禮拜,又沒來!後來我就不怕了。我打電話問註冊組,他們說他也沒有退課。我想,歷史不要重演。結果,他一整個學期都沒有出現過,也沒有去退課。

啊,原諒我。我又要給你一個F了、、、。我顫抖地寫下、、、F。

不來上課,吃虧是學生。我很少翹課,想到父母親辛苦的血汗錢,讓我來美國讀書。每上一堂課,就是賺到了。其實我也給學生基本分數,你只要都有出席,就不會得太差的分數。可是你都不來,我真的無從救起。

我看看時間,快來不及了。有人敲門,我抬頭,看到詹姆士。我微笑點頭,告訴他我快要來不及了。我把門帶上。他說他只是要問好,要告訴我他明年一月可以畢業了。我恭喜他。理論老師走過來,把我架走,說﹕「我們要去評鋼琴演奏會了,以後再聊了。」

我們走出大樓,我謝謝他。他笑說,看到詹姆士,他心有餘悸呢。

唉,詹姆士,讓我們音樂科老師大亂的奇葩。他兩年前從歷史系轉來音樂科,他宣稱要主修鋼琴。我當然很高興,但沒有高興太久。一來他的基礎不穩,很多東西要重來。指法、手勢、音階、、、,都要重練。他意見很多,我給他莫札特,他說,他研究的結果,這一首曲子的最後幾個小節,不是莫札特本人寫的,而是別的音樂家為他完成的。他不能彈這樣不“正宗”的曲子。給他蕭邦夜曲,他說夜曲要彈,就要彈一整冊才“正宗”,彈一首不夠正統。我又好笑又好氣,我說,我學了一輩子的琴,我彈就沒有事,別的學生彈都可以,別的老師給這些曲子,也都很符合音樂系的曲目。到了我們的詹姆士,就被打退堂鼓。

我還沒說完,理論老師說,他不幹了。教這麼多年的書,第一次學生大剌剌拿書來糾正他,而好笑的是詹姆士根本就是挑一個小小的點,來批評老師。合唱老師,也是我們音樂科的主任說他也沒有教過這麼難纏的學生。他很煩惱地說,詹爸爸要和我們開討論會,我們慘叫。我們問是哪一天,那一天我們都要請假。

我們為了詹姆士開了很多次會議,從來沒有學生這樣讓我們頭痛。暑假過後,他原本應該寫一篇蕭邦前奏曲報告,寫成蕭邦圓舞曲。我要他重寫。主任約見我說,詹姆士在考慮要轉主修。我說我們該做的都做了。他要我把詹姆士的曲目改簡單一點,我說,他若這些曲子不能彈,就不能夠當鋼琴主修。理論老師也來挺我。後來,主任說,那我們就順其自然了。開學第二個禮拜,他轉回歷史系。我們偷偷高興。

不過我很高興他將畢業,他可以完成學業,真的很為他高興。

我們走到教堂,學生都在等我們了。大家又緊張又興奮要上台。我開個場,要大家不要緊張,而且學期的成績都已經決定了。只要他們好好彈!我們會為他們加油。

演奏會的最後一個,我排亞曼達,那算是我給學得最用功的學生獎品。我知道,他們也知道。亞曼達雖然才學了一年鋼琴,但她彈的一手好低音吉他,讓她在鋼琴上的學習有事半功倍的好處。她也寫了很多歌曲,這個學期她寫了一首﹕broken by love,她用吉他彈給我聽。我非常喜歡,也為優美的旋律和歌詞裏淡淡的憂傷感動。我問她何不把它也改寫成鋼琴曲,她喜歡這個建議,花了幾個禮拜把它變為鋼琴曲,感覺不大一樣,但感動程度不減。

學生演奏的曲目各種程度都有,我排節目,把他們混在一起,不照程度高低排。整個演奏會聽來,比較有意思。這樣學生也比較無法比較。但當他們聽到亞曼達的曲子,他們也知道她是重頭戲。

她彈完,我們大家都拍手鼓掌。她真的是我們音樂科的“不思議”呢!

雖然有很不用功的學生,如安德生;有很愛計較的學生,如詹姆士;但聽完學生的演奏會,我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

音樂會後我們走出教堂。亞曼達說﹕「我的天,這表示、、、」大家大叫﹕「暑假!」啊,是的,暑假!這一切更是值得了!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Luce
  • 好有意思的期末考
    非常PRACTICAL
    能這樣享受自己的教學成果真好!

    PS 我通常都是醜話說在前頭
    沒來考試的我們明年見
  • cody
  • 怎麼那麼快就暑假啦?
    現在還不到五月耶!
  • 獅子老師
  • Dear Luce﹕
    嗯,我也應該這樣做的、、。

    Dear Cody﹕
    對啊,學院最先結束了。這裏的高中、小學最快五月底,六月中結束。我還得幫
    高中的合唱團伴奏,我們五月底有音樂會,家裏的學生還是繼續上。只不過不用
    開山路去學院,是一個很大的解脫呢!
  • krys1978
  • 呵呵,覺得我的housemate根本是女版安德生,只不過人家是選修了不去上,我那室友是必修的藝術史
    (她唸設計)從來不去上,第三次修時終於肯去上課了,可是嫌課本太難看不懂,寫個報告還要我幫她改
    文法挑錯字,老天,還虧她是國中就來美國唸書的,別的不行就算了,基本的讀寫都可以爛成那樣,不簡
    單!
  • krys1978
  • 又,我還以為"跌倒膝蓋破洞好痛,所以不能練琴“是6歲以下小小孩才會用的藉口哩,哈哈:P

  • tingh
  • 獅子老師:
    我從台灣放假回來了(胖了十磅...)
    恭喜你的假期也正式開始
    不用早起去學院
    只要在家"接課"就行了
    好愜意!!!
  • lioness
  • Dear Krys﹕
    我們當老師的,在一起就開始搖頭,感嘆他們寫作的技巧,真是很不行。我有一個檔案是大
    學生寫給我的emails,文法一封比一封爛。那個檔案是給我當英文老師的好朋友看的。

    學生的藉口之多。一次,一個學生站在我門口,解釋“說明”她上次為何沒來﹕「我早上洗
    澡時,去撞到頭,頭很痛,所以我必需去躺下來,結果一躺下來,就睡著了、、、。」理論
    老師走過去,說﹕「Don't listen to that crap.」我們都大笑!包括那學生。她也覺
    得她扯得好遠。

    所以才叫“大學生不思議”啊!

    我最近在想你的新作業,1900後的歌劇,哇,很慶幸我不用去study、、、。哈哈。上次本
    來要去紐約聽伍采克,一直很喜歡最後面小朋友在玩的那一段,很creepy。

    Dear tingh﹕
    您回來了,您終於回來了!帶著你新增加的十磅!嘿嘿嘿!什麼就在家“接課”,真想把你
    給打下去、、、。快快來信告訴我一切好玩,好吃的!!!(想死你了啦、、、。)
  • krys1978
  • 哈,不是1900以後,是1990以後,那些作曲家都還在這世界上活蹦亂跳的新歌劇呢!
    幸好20世紀中期以後,歌劇作曲家又恢復了他們應有的商業意識,所以新一點的美國歌劇都還蠻可親的
    啦。哎好了不能玩了,寫報告去。
  • lioness
  • Dear Krys﹕
    哈哈哈,看你這樣描述,真好玩。可以分享一下你的這方面的知識嗎?
    比較有名的歌劇有哪些呢?

    加油加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