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蘭登篇

小小的布蘭登,才小學四年級。牽著爸爸的手,害羞地躲在爸爸身後。「老師,我想你已經和慈老師談過了?好,那我就讓你們上課了。」慈老師教布蘭登好一會兒了。她先生健康不是很好,她要把學生都辭了,專心照顧他。「獅子老師,我的學生裏面,最有才華的是布蘭登,我希望他好好跟你學。」慈老師說。老師會特別交代,表示那學生真的不錯。

布蘭登偌大的眼睛看看我,我要他先彈一些學過的曲子給我聽。他怯怯地彈,有些緊張,不過可以看出這小孩的程度不錯。我便從他上次的曲子接了下去上。布蘭登很乖,很少說話。後來,才知道因為對新老師不熟,不敢亂說話。直到有一次,他來上課,打開袋子,他掩不住興奮地要展示給我看﹕「你看!我得拼字比賽第一名的藍色獎章!」我為他拍拍手。他告訴我那些字都好簡單。我要他拼piano給我聽,他翻翻白眼。他說,我拼你的中文名字吧。他就開始,我的名字連本姓和夫姓,一共二十一個字母。他一個也沒有漏掉! 我反問他,他的姓是哪一國的姓氏。他說不知道。我說怎麼可以不知道。他說他是領養的。我說,領養的也是要知道姓氏的來源。他爸爸媽媽對他之愛護、寵愛,真是完全把他捧在手心上疼。

後來,他就不那麼怕我了,會和我開玩笑。一次我在他的筆記本寫上注意事項,我寫下﹕注意dynamics(大小聲)。他說,他完了,他爸爸說要是再看到“dynamics”出現在筆記本上,他就要被禁足了(grounded﹕美國人處罰小孩子的方式,小孩子不得出去玩,得待在家裏。)我大笑,說沒關係,我會和他爸爸說。我帶他走到他爸爸的車子,他爸爸很緊張的看著我,我笑說,沒事啦,只是要為布蘭登求情。他也大笑。 我才知道,布爸爸很嚴格,常常動不動就禁足布蘭登,布蘭登也常故意惹他們生氣。所以他一天到晚被禁足。

那年,我帶他參加了州立比賽,結果他不只得特優,還得到州立音樂會的提名。我告訴慈老師,她高興的大叫! 布蘭登從此越彈越好,比賽是常勝軍。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他越來越難教。他在家就練他會彈的,愛彈的。來上課,我得一個音一個音陪他練琴。我告訴他,得改變練琴的方式,但他說,他才不喜歡彈琴,都是爸爸媽媽的意思。

我知道他愛鋼琴的。只是他正步向反叛期,愛和父母唱反調。他們越愛他彈琴,他偏偏不練。不過,他來上課,他就得彈琴。所以,變成我陪公子練琴。沒關係,這是一個過渡時期。他要磨我的耐心,就讓他磨。

一天,獅子老師的耐心就被布蘭登用光了。他來上課,可以看出他心情不好。我問他,他也不願意告訴我怎麼回事。開始上課,他就決定要亂彈了。他每彈錯一個音,他就罵crap。這個字就是shit的意思,學生常私下用,因為沒有罵shit那麼刺耳。我要他不要罵了。他就更變本加厲,我一改正錯音,他就罵,也不改正錯音。

我感覺我的血壓慢慢升高,臉也要漲紅了。終於,我把譜拿走。我說﹕「布蘭登,我不了解你為何這樣對待我,完全不尊重我。我非常非常的失望。」我激動地說不下去。我站起來,把譜還給他。「你回去吧。我知道時間還沒有到。但我不能教你。你若想要再和我學,再打電話給我。再見。」我說完,就打開門離開琴房了。

我顫抖地走到廚房。夫跟到廚房來看怎麼回事,我氣得說不出話來。他去琴房看布蘭登。他臉色蒼白地坐在那。夫試著和他說話,他可能也嚇到了,沒有看過我發飆。我也沒有發飆過,自己非常後悔。 夫送他出門,和他媽媽稍微解釋了一下,就進來了。夫說﹕「親愛的,他也只是個孩子,你就不要和他一般見識。」我說我一直很有耐心地對他,我不教了。他這樣不尊重我,再繼續也沒有意義了。

電話響了。是布蘭登的爸爸,要我告訴他發生什麼事。我大概說了一下,他說他非常抱歉。布蘭登也很抱歉,他希望你會繼續教他。如果你不願意,我們也了解。想想,其實也沒有什麼,小孩子也就是小孩子。我向他道歉,說發了脾氣,請他見諒,我當然願意繼續教他。他說,謝謝你沒有放棄他。

當然,他又被禁足了。這次事件後,他爸爸媽媽就來護駕了---護我的駕,不是布蘭登。他們跟他來上課,要確定他會乖乖上課。布蘭登是乖多了,他父母也真用心良苦。我教這麼多年的書,他是最特別的例子了。

布爸爸在火車站做事,他的工作是開火車送煤和貨櫃,到另一個城鎮。布蘭登告訴我,他最愛坐在他二樓房間的窗戶,看時間,等爸爸開火車經過。果然時間一到,就聽到遠遠的火車鳴聲,嗚嗚----。火車駛進了,布爸爸伸出頭了,急急找自己的家,和布蘭登揮手。布蘭登也大力地揮手。

當布蘭登升十年級時,他決定要轉到私立高中,布爸爸和媽媽非常高興。因為那學校不好進去,他考上了,而且他很興奮要到這個學校讀高中。這也是夫和我教書的高中。布爸爸和媽媽很以他為榮,對於昂貴的學費,我沒有聽他們抱怨過。

我鼓勵他參加一年一度的才藝演奏會,他和我另外一個鋼琴學生凱蒂試了四手聯彈,(這個故事我寫在“我的小太陽”裏面)結果他們被選上了!我們都好為他們高興、興奮。第二年,他十一年級,我再鼓勵他參加,他不願意。我也沒有強迫他。他跟我說,他的如意算盤是等明年,他十二年級再參加面試,勝算會比較大。因為通常裁判會把機會留給即將畢業的高三生(十二年級生)。我說這個算盤,不知道會不會準。不過,他已經這麼決定了。那年的才藝表演讓我另外一個黑馬鋼琴學生拿去了,大家都很驚訝,因為他才九年級。

那年夏天,布蘭登十六歲了。他爸爸媽媽買了一台跑車給他,他來上課,興奮地要和我分享這個好消息。我說,趕快帶我去看你的車!他笑說,新車一來,他就出去遛車,一不小心,開得太快,就拿到了罰單!他馬上被禁足,又被禁車。我想,老天,這樣的劇情要重覆幾次?他何時才能夠學獨立,為自己負責?而他爸爸媽媽何時才能知道,這樣的處罰方式,根本就沒有用。

好了,布蘭登十二年級了,他準備好了。他練了一首蕭邦的離別練習曲,很優雅浪漫。問題是黑馬也練了貝多芬月光奏鳴曲的第三樂章,旗鼓相當。我告訴黑馬,他才十年級,通常學校會把獨奏的機會給十二年級生。若沒有選上,不要太失望。我也告訴布蘭登,好好彈。我不能保證裁判會怎麼評分,好好彈就是了。不過,我心想,他要畢業了,這個獨奏的機會可能就是他的了。我很高興我不是評審,因為我也不知道如何二選一。

結果,學校選了黑馬!兩個學生都是我的鋼琴小孩,他們在我心中,都很棒。但,他們只選一位鋼琴獨奏。他們沒有選十二年級生的布蘭登,大家都很驚訝。我問好朋友凱莉,她是評審之一。她說﹕「獅子老師,聽他們兩個彈,根本不需要比較。才藝演奏會,我們要最優秀的學生上台,而不是看誰要畢業,就給誰。而且憑心而論,黑馬的演奏,贏得了所有評審的票。」

布爸爸媽媽盛怒!他們打電話質問學校,也來問我怎麼會這樣。他們不能接受布蘭登沒有被選上的事實。他們也不能接受會有人彈得比布蘭登好。後來,他們就決定了,一定是學校偏心。他們從此以後叫凱莉和另外一位音樂老師---「邪惡」的人。

布蘭登要上大學了,拿到州立大學的全額獎學金,他信心滿滿。「我要雙主修,化學和鋼琴,然後進醫學院。」我很以他為榮。我也為他選了鋼琴老師,祝他一路順風。他去上大學,上了第一堂鋼琴課,馬上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想我,而且他很喜歡這個新老師,他要好好上。我好感動。想到以前我還對他發飆。小男孩終究長大了。

一個學期過去了。一天夫從學校回來,告訴我有一些以前的學生回去找他,他們在聊天。「他們說,布蘭登差點被退學。」我好訝異!怎麼可能?我馬上打電話給布爸爸。 布爸爸深深嘆了一口氣說﹕「獅子老師,不知道什麼原因,他感恩節放假回來說他決定不再彈琴了。他說,他了解到他以前都是為了我們而彈,他從來沒有喜歡過鋼琴。現在他要為自己而活,不再碰琴了。所以他把琴課退掉了。而化學,也都被當,現在不只學校要把他當掉,獎學金也早就被收回去了。、、、。老師,怎麼會這樣?」

我啞口無言。發生了什麼事?他討厭鋼琴?不可能。我是他老師,我知道的。他彈琴的快樂,那是無法偽裝的。他在抗議什麼?抗議這麼多年,爸爸媽媽嚴格的家教嗎?現在他在大學自由了,他展翅飛翔,可是也不是這樣飛的啊,把前途都飛掉了。 我想他說他討厭鋼琴,是要傷我們的心,要讓我們知道他長大了,不是那個小男孩了。他和爸爸媽媽劃清界限的第一步是封琴,因為他知道爸媽最以他的鋼琴演奏為榮,也最愛聽他彈琴了。

後來我聽說,他剛開始的時候,都有去上課。周末時就和朋友喝酒,參加party。後來,就本末倒置,課上得越來越少,party去得越來越多。翹課翹到被當,被下了最後通牒。暑假他可以修課,不過要全都拿A,學校才要他回來復學。 我試著打電話給他,他沒有接。後來聽說,他暑期課有衝到A,也被復學。不過,一個學期後,他就又被退學了。他搬出學校宿舍,沒有回小鎮。聽說他搬到別州,在商店做事,很少回家。

上個禮拜到布家的村鎮上的農夫市場買菜,途中有平交道,得停下來等火車。我想到布爸爸可能是開火車的人。我把車窗搖下來,要和他揮手。嗚---嗚---,火車駛近。我看到布爸爸,我興奮地直搖手。他看到我,也一直揮手。火車開過去了。柵欄升起來,車子可以過了。我慢慢駛過鐵軌,看著漸行漸遠的火車。布蘭登啊,布蘭登,如果你可以知道我們有多想你、、、。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emily02229
  • 獅子老師:
    我以前學鋼琴的時候 也是這樣
    都不愛練 所以老師也是一樣
    陪公主練琴
    呵呵
    還好我不學了 爸爸媽媽不用付錢了
    不過他們好像花了很多錢ㄝ....= =


    頭香頭香 我好像又是頭香了 黑皮黑皮
  • thlo
  • 我是那種自我要求很高,彈不好,拉不好,我會自殘,
    後來被迫轉到普通國中,之後做任何事情都很沒勁兒,
    ㄧ直到現在,整個人都很懶散,小學時候的衝勁都不見了~_~
  • tingh
  • 父母難為
    不管也不是
    管太緊也不是
    真的好難拿捏啊

    談戀愛的時候
    你愛一個人
    得不到同樣的回應
    還可以分手

    可是養小孩呢
    你這麼愛他
    得不到相同的回應
    怎麼辦呢?
    只能傻傻的繼續愛
    或許有一天他會懂
    也或許他永遠也不會懂

  • Tracy
  • 或許這就是現在年輕人的輕狂,叛逆吧!!
    很替布蘭登覺得可惜,有這麼好的資質,
    愛他的養父母,卻不珍惜.
    老師,你再試著找找他啦!!
  • McSexy
  • 真是好傷老師心和父母心的一篇故事
    眼睜睜看著一個原本可以有所為的孩子愈走愈偏
    愈飛愈遠 遠到把自己的前途都飛掉
    身為父母和老師的無力感真的好重

    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獅子老師再寫布藍登的故事
    寫他終於懂得父母和老師的愛
    終於了解他自己對音樂的愛
    寫他終於懂得不再傷別人的心
  • Solo
  • 也許, 當布蘭登聽到熟悉的鋼琴曲調時, 會因為想起自己的手指曾經飛舞在
    黑白琴鍵上而微笑..

    也許, 當布蘭登自己在社會上闖蕩歷練一番之後, 會發覺原來認真唸書不是
    為了父母, 原來是為了自己..

    我們都是曾經讓父母親擔心的孩子, 我們也多少經歷過荒唐揮霍青春的日
    子, 但是錯失一個機會, 或多走一段岔路, 在漫長的人生中, 也許並沒有我
    們想像的嚴重, 只要自己願意, 我們在每一天都有機會扭轉現況, 重新再
    來..

    也許下次, 當獅子老師見到布蘭登時, 也許他重拾了書本, 也許他自己有了
    自己的事業, 也許他也已經成為了別人的父母, 每天在為自己兒女的前途憂
    心著, 也許他會請獅子老師教小布蘭登, 或小布蘭達彈鋼琴...

    再叛逆的孩子, 總有一天, 都會長大的...

    :)
  • CKC
  • Dear Lioness,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put my comment here(I have a hard
    time to do Chinese Character Input). Even i view your blog
    daily.
    I like to let you know You are a wonderful teacher.
    Please keep praying for him.
    May God lead him & bless him.

    Best wishes to you & your family.
  • lioness
  • Dear Emily﹕
    Don't feel bad. I always tell the parents and the students that
    we are a team, we work together! When a child doesn't want to
    continue the lesson, I told the parents that at least that they
    provide the chance for the child. And you never know, maybe one
    day the child will come back to the piano!
    :-)

    Dear thlo:
    自殘?我練不好,就去吃一碗泡麵,再回來練。沒有想過自殘呢。

    Dear tingh﹕
    所以我都告訴、提醒我的學生,不管怎樣,他們要知道一點,永遠都不會
    改變的

    一點,如太陽和月亮一樣的一點---就是父母會永遠愛你們。

    Dear Tracy﹕
    他要先找到自己,才會回來找我們!

    Dear McSexy﹕
    這就是growing pain 吧!我想他也很對自己失望,就一走了之。我一直
    相信他很愛他父母的,只是他不知道如何表現。有一天的,他會明瞭。

    Dear Solo:
    In fact, that's what I always hope for him, and believe in him
    that one day, he will find himself and come back.

    Dear CKC:
    Thank you for your kind words. ( My Chinese input often times
    gives me trouble as well! I totally understand the
    frustration!!) I never give up on him, so as his parents. I
    know that he knows that we all love him. Thank you again for
    leaving the message!
  • Ayura0201
  • 台灣人的一句話哩語離"手抱孩兒,才知父母恩"
    等到他也為人父時或許才會懂他父母望子成龍的苦.
    如果他為人父後也還是執迷不悟,
    那大概真的沒救了...

    第一次來這裡留言咧..高興的咧~
  • lioness
  • Dear Ayura:
    謝謝你分享你的留言!台語很多俚語都很有意思,我應該好好學一學。
    爸爸媽媽常常出口就是佳句,這樣的功力我有待加強!

  • 犬
  • 我想到身邊幾位不是跟親生父母生活的朋友
    不知道這可不可以稍微解釋到布蘭登有時異常的狀態

    他們十幾歲懂一點事之後
    便意識到心裡有一個難以痊癒的洞
    ——不知道為什麼當時被親生父母拋棄
    即使養父母真的百分之百愛他們
    他們也感恩也知道要回報也知道有人願意真心愛他們
    可是只要有些什麼細微我們不在意的小事
    都可能把他們推到那個洞 他們得費點勁才爬得出來
    可這又不能說 可能會傷了養父母的心

    其中一個成年以後就離開家
    說他再不要再欠養父母人情了
    他要自主獨立
    我相信他也想回報
    只是不知怎麼處理心裡的矛盾吧


  • lioness
  • Dear 犬﹕
    很謝謝你的留言!我也有想過這一點,或許他的心結我們都不了解。
    不過,謝謝你。因為有時候,或許愛,不是不夠,而是,無法是所有。
  • 南瓜
  • Dear 獅子老師,
    這故事真的讓人很難過,明明就是這麼好的一個孩子..
    不過我相信只要不放棄信心,孩子總會有迷途知返的一天,一定會等到那一
    天的,我相信!
  • lioness
  • Dear 南瓜﹕
    我也相信!而且我也偷偷認為,他還是偷偷在天涯的一角彈琴。
  • Grace
  • 看完這篇讓人心疼
    心疼聰慧的孩子自我放棄
    心疼爸爸為他高昂的學費而辛苦的工作
    天下父母心啊--------孩子何時才能體會

  • lioness
  • Dear Grace﹕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希望他可以有一天回頭,發現父母還是一樣的愛他,沒有
    改變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