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麗莎告訴我她要學舒曼「兒時情景」組曲裏的「夢幻曲」時,我不是不驚訝的。大約五個月前,我接到一通電話,是想和我學琴的,在問完我的背景及教學計劃後,問我收不收大學生。我習慣性的問﹕「你小孩多大?」她不好意思的說﹕「是我自己要學的。」我馬上大大的歡迎她。我告訴她我最喜歡「大學生」了。這便是麗莎,她告訴我她是來完成她未完成的夢。

她小時候學過一陣子的琴,後來因種種原因中斷了,十年、二十年過去了,發現時光飛逝,好多逝水年華不再,好多豪情壯志也因生活上的壓力而消逝。每每經過琴店就想起兒時情景,小時候雉嫩的手指還可以彈上一些簡單的曲子,如今只能啪打電腦的鍵盤。終於經濟不再是問題,自己買得起一台鋼琴,就下手了。不把握今朝更待何時呢?

以前的我一直以為學鋼琴得從小小年紀開始。記得我的叔叔,一次聽我彈琴後,伸出他因綁鐵線,粗糙黝黑的大手,問我可不可以學琴?我告訴他必須從小學起才行,我仍記得他眼中失望的神色。上了大學後,修了一堂鋼琴教授法的課。教授放了一個短片給我們看﹕一個年近六十歲的退休飛行員坐在鋼琴前,彈著簡單的曲子。他說他一直想學鋼琴,待他退休後,他了解到他不能再等下去了,便找了一位老師開始學了起來。至今他也可以彈琴自娛了。他款款而談,看得出他很引以為傲,我想起叔叔失望的神情……。

教琴至今也收了一些「大學生」,他們都要比小朋友用功,因為他們是為自己而學。我很期待上麗莎的課。她已十多年沒碰琴,依稀還記得以前老師教過的東西,她的基礎打得還不錯,所以上來倒也輕鬆。幾個月下來,她也學了好多名曲,如貝多芬的「給愛麗絲」、巴哈的前奏曲、德布西德「月光」,等等……。

舒曼的曲子不好彈,雖然他標榜「兒時情景」是「簡單的小曲」,其實不然。「夢幻曲」是其中的一首曲子,沒有一首曲子比「夢幻曲」來得美麗。當鋼琴大師霍洛維茲回到他久違的祖國—蘇俄演奏,他就是彈這首「夢幻曲」為安可曲。當時樂評家是這樣描述那時的情景﹕

「全音樂聽的觀眾瘋狂似的喊著安可安可,霍洛維茲又再次出場。當他彈下第一個和弦,全場都安靜下來,因為這是太有名的曲子。而全曲也不過短短三分鐘。他緩緩彈下最後一個和弦,全場安靜的聽不到一絲聲音。聽眾們都被夢幻琴聲催眠了,沉浸在如詩如幻的夢中,更有人悄悄得流下了感動的淚。」

麗莎要求我彈給她聽,我小心的彈奏每一音,兩隻手十支手指彈著四個聲部。有時高音部襯著深厚的低音歌唱,右手第一部和第三部合著二重唱,有時一串和弦五、六個音如豎琴般的滑奏。最後三個小節的和弦一共有七個音,我小心的按下琴鍵,試著多用點力道把小指頭的la的音帶出。終於夢也有醒的時候。麗莎很激動的看著我﹕「太美了,尤其是最後那三個和弦。」我說﹕「你喜歡的話,我們就試試看吧!」她迫不及待的把我趕下琴凳,坐了上來。我說慢慢來,她已經彈了起來。

一個禮拜後她來上課,說她了解為何有人叫這首曲子為「創傷」(夢幻曲的原文是德文﹕Träumerei,讀起來很像英文的Trauma),因為不好學。但她已把全曲學了起來,我非常驚喜。我開始慫恿她在一年一度的學生鋼琴演奏會上演奏,離演奏會還有兩個月的時間。我說﹕「聽得出來你對這首曲子特別喜愛,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到的。」她有些受寵若驚,不可置信的看著我。

她笑了笑,臉色有些蒼白。我問她還好嗎?她告訴我她的經驗。她小時候很不喜歡演奏會,有一次她上台,因太緊張而忘了曲子是怎麼開始的。她愣在那裏,試著想第一個音,但就是想不起來。她急得快要哭了,看看媽媽、老師,他們都沒有動靜,她想起來了!趕緊彈了起來,她跳過很多段落,總算彈完了。回家的路上,媽媽很生氣的對麗莎說﹕「你太丟臉了,你丟我的臉,也丟你老師的臉,真不知你是怎麼學的。」

那話如一把利刃在小麗莎的心中劃下深刻的一道傷痕,原來那才是她停掉鋼琴的真正原因。那傷並沒有隨年紀的增長而痊癒,我知道癒傷的方法。麗莎也明白唯一能讓她釋懷的,只有再上台一次,以改過去不愉快的經驗。她說她願意試試看。接下來的日子,麗莎廢寢忘食的練琴,而「夢幻曲」也漸漸成形了,我實在好為她高興。她也告訴她媽媽這件大事,她媽媽住在比較遠的地方,可能無法前來,但要求我們把音樂會錄下來,好讓她保存。

十月了,再一個月就是演奏會了。麗莎背譜背得很辛苦,我也幫她分析曲式和和弦。眼看演奏會的日子一天天逼近了,而麗莎的背譜沒有太大的進展,我也開始有些急了。十一月了,麗莎黑著眼圈來上課。她說﹕「我可能沒法子彈演奏會,這兩個月來我腦中只有演奏會,但我真的背不起來。」我拍拍她的肩膀說﹕「我最近在想,我們都太急了。你急這圓夢,而我急著要看你成功,讓我們緩一下腳步吧。」麗莎聽我這樣說,嘆了一口很大的氣,但神情輕鬆不少。我接下去說﹕「這樣吧,你慢慢準備,不要有壓力,演奏會每年都有,不急在這一季。」

學生的鋼琴演奏會到了,我邀請麗莎來聽。在演奏會最後,我勉勵學生再接再勵,不要和鋼琴說再見。我也彈了一首李斯特的「悲嘆」。演奏會完,有一個小小的茶會。一個小朋友的爺爺前來告訴我說,他想點一首曲子。我說﹕「好啊,你想點什麼曲子?」他說﹕「夢幻曲。」我驚呼,趕忙叫麗莎過來,她一手拿著飲料,一手拿著餅乾走來。我說﹕「這位先生想聽『夢幻曲』,你可否為他彈奏呢?」她手中的飲料差點潑出來。她說﹕「噢,我的天!我的譜就在我的皮包,等我一下。」

我幫她拿她的點心。她從皮包拿出一張很皺的譜,她很謹慎的把它攤開。深呼吸一口氣,彈了起來。聽到琴聲,大家都圍了過來。她略帶緊張的彈奏著夢幻曲,但我聽得出她越彈越好。終於,她最喜歡的結尾和弦。「如天上的音樂。」她曾這樣描述的。當她彈完,大家都拍起手來。麗莎感動的站了起來,對她的觀眾敬禮。她等這批觀眾等了十多年,而這次她沒有讓他們失望,我知道。我也加入了拍手的群眾。



2009年六月26號中時嚴選好文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留言列表 (22)

發表留言
  • ANNIE
  • 看完~就是兩個字~"感動"~曾幾何時人們都是在夢想前說了很多理由~導致
    最後年華老去才在感嘆逝去的夢,這篇文章~有鼓勵到,相信只要有夢想,
    不管在何時何地,只要努去做,總有成功實現的時候~謝謝獅子老師把這篇
    文章寫出來
  • vivien
  • 圓了一個好美的夢…
    xddddd
  • richer0900
  • 一篇在書裡的文章,此時再讀一次依然感動..........
  • 悄悄話
  • lioness
  • Dear Annie:
    我想追求夢永不嫌遲,麗莎是個很好的inspiration,不只對學生,也對
    老師而言!

    Dear Vivien:
    是的,她的夢幻曲比很多人彈得感人,因為背後的故事。

    Dear Richer:
    謝謝!

    Dear 悄悄話:
    Ha, so you noticed!
  • Sorry... 德文是 Träumerei
  • lioness
  • Thank you.
  • 原來教養是愛這麼回事
  • 只要有心,不論年紀,以為難事也辦的到!
    故事內容讓愛汗顏,總以家事纏身為由,
    拒絕自己繼續上進求知的念頭......
  • 小麥
  • 相對於麗莎,我算是一個相當懶散的學生。老師問說,想要彈什麼曲子,我
    說,簡單的就好,例如,生日快樂?!老師再問,要不要上台試試看,我
    說,別,別,阿姐我有十年過著上台簡報的生活,您就別再叫我上台了吧!

    還好,我兒子在生日的時候,我彈了一首生日快樂與大家同樂,只是沒人跟
    我說,這是”如天上的音樂”。XD
  • Yufen
  • 真的,知道自己想要彈什麼,有目標又有動力的"大"學生最可愛了!
    他們彈琴時,雖然手指可能不太靈活(可是"小"學生的手指真的比較靈光嗎?也不一定),臉上散
    發的那種光芒,總讓我好感動,甚至有一種很"震憾"的感覺
  • gillnrichie
  • Dear Lioness,
    好久沒來了,一來感動仍是這麼深,而我也正努力享受著回學校讀書的快樂,重新當
    學生真的很快樂,雖然忙碌但總是為自己讀。人都有一些小小的夢,總想著有一天再
    去實現,而日子就這樣一日一日的過去了,夢卻從未實現,我想一次一個夢慢慢完
    成,完成時那份幸福真是無與倫比,我想麗莎這時也擁有這份感動吧!
  • lioness
  • Dear 原來教養是愛這麼回事:
    快快不要這麼說,更不要汗顏,追夢永不嫌遲,你說對不?

    Dear 小麥:
    我讀了你的留言,哈哈大笑。想起昨天上盈盈小姐的課,她說不要再叫她
    ”划船”了,(Row row row your boat)一曲她已彈膩,也不要彈”交換棒球
    ”了。無奈我找不到比較”霸氣”的曲子給她練習,她只好練起G大調的新位
    置,一邊彈一邊說:「唉呦,這麼難,彈得起來嗎?」何時你來和她”鬥琴
    ”,我想她有對手後,會更有鬥志。我已可想見你在電腦前搖頭如搗蒜,
    「別,別,阿姐我有十年過著上台簡報的生活,您就別再叫我上台了吧!」
    哈哈。

    Dear Yufen:
    百分百同意你!! 大人學生個個都是好故事呢!!

    Dear Gillnrichie:
    我記得幾年前拜師學琴,又緊張又興奮的心情,在搭電梯到老師家時,我
    問自己是否做得到,上了課,開始聽老師示範講解,我跟著彈,老師說不
    賴。當學生很棒,相信你很ENJOY當學生,更ENJOY夢想實現的快樂! 加油!!
  • April
  • 看完這篇文章時
    心裡有一點小小的懊惱
    喔 又被獅子老師弄哭了
    (懊惱到有點想跺腳啊...)
    (哎 我知道我哭點很低)

    真的好喜歡獅子老師的文章
    希望我有一天也能將未完成的夢想實現
  • Yufen
  • 呵呵,剛剛在和一個學生媽媽通話,讓我又想到你這篇文。

    那位媽媽半好笑半抱怨的說,她兒子(14歲)真是練琴練到著魔,有時飯吃一半,忽然跳起來跑
    下樓彈琴,讓她不知到要不要罵人好。這位同學,雖然還算不上"大"學生,可是最近才開始學,因
    為很愛周董和王力宏,練琴超有動力的,不到3個月練完一整本成人教材,還自學了"給愛麗絲"的
    第一段!
  • worldmars
  • 想起,小時候是多麼的蹭恨父母逼著我去學琴,
    故意像個小惡魔一樣把老師氣的拜託媽媽讓我去學別的才藝,因為我不適合彈琴。
    現在的我,只想好好坐下來,彈出簡單卻是動人的旋律,好好撫慰自己偶而疲憊的身心。
    也許有機會,會再去學琴的。
  • lioness
  • Dear April:
    謝謝你,也不好意思讓你又跺腳又落淚的。祝福你喔!

    Dear Yufen:
    我也為你的學生感染到他的快樂呢!!
    (OK, I got to brag about me going to Philip Glass’s
    concert, that was pretty cool, poetry and Glass
    together. After the concert I got to meet the composer
    and have him sign my DVD, ha! Envy me?!! )

    Dear worldmars:
    你知道嗎,這個是千古難解的問題啊。我相信當年你讓你媽媽很煩惱,她以
    為鋼琴可以讓你更能調冶性情,更能享受音樂之美,但是還是孩子的你,並
    不喜歡。我常在想,有什麼方法不會因為學琴而讓一個孩子的童年不快樂,
    親子關係不會因為鋼琴而不好?
  • huei1206
  • 看到你這篇讓我想起曾經教過一個五十好幾的阿姨,她第一堂課就抱著她家
    小朋友彈過的、破破爛爛的撤爾尼100,很認真的跟我說她想要打好基礎。
    哈農、徹爾尼,我小時候覺得超級枯燥乏味的曲子,她超認真的練!現在想
    起來,當時教她的感動還在...
  • being brave
  • 親愛的獅子老師:
    不好意思~ 可以請問您後來還有機會告訴您叔叔
    大學生也可以學琴嗎? 看到您的描述 讓人好不忍><
  • lioness
  • Dear Huei:
    所以我說嘛,每個大人學生都是一個好故事!

    Dear being brave:
    嗯,我提過,叔叔們笑笑。我哪天也想來寫我的叔叔們,他們非常特別!
  • 悄悄話
  • fantasyqw
  • 獅子老師好
    看到這篇文章讓我感觸很深
    我記得我幼稚園的時候在學琴
    老師說我很有天分
    我也是音樂班裡面最小的小孩
    媽媽也很"用心"的要栽培我
    到了要考檢定考的時候
    老師說我年紀還太小 可以暫且不用跟大哥哥大姐姐一起去考
    但我媽就堅持要幫我報名
    於是 我的悲慘世界就來了
    一直被她逼著要練琴
    練到我一碰到琴就想哭
    後來雖然檢定考考過了
    但我也堅持不想再碰琴了
    不管我媽媽怎麼逼 我也只是隨便應付一下
    後來她也氣到 就不讓我再學琴了
    當時我也樂得高興

    一直到現在也差不多十年了吧
    我連低音譜要怎麼看都忘記了
    看到同學在彈琴的模樣
    真是好生羨慕
    現在最後悔的事就是當時沒有堅持下去..
  • lioness
  • Dear secret message:
    Thank you for sharing your experience. I am sorry that I have to
    write you in English, my Chinese typing is not working. :(

    It&#39;s never too late to pursue your dream, I do hope that very
    soon you can pick it up again. I will be here cheering for you!!
    :)

    Dear fantacyqw:
    I think that you like piano and enjoyed playing, you just didn&#39;t
    like to be forced. I do understand the pressure and your regret.
    I do hope very sincerely, that you will get to play piano again,
    and this time with a much joyful hear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