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夜晚,和朋友走在巷道裡,微風吹來,空氣裡有淡淡的桂花香,抬頭可望一輪明月。最近和朋友一起研究了教養類的書籍,我讀了游森棚的「我的資優班」,朋友讀了陳之華的「沒有資優班」,我們討論,這些書為臺灣注入一股清流。看看書店裡的教養類的書籍,臺灣的教育似乎還是落實在第一志願和名校的迷思。我談到最近想寫的議題,朋友說也想寫她的學校,走著走著她指著前方說,「瞧,那就是我的國中,你看,很小吧。」

晚上看不清楚學校的樣子,路燈下大門已拉上,下課的學子陸續出現在巷口。我說現在的學生真是辛苦,這麼晚了才下課。她問我,我的國中是什麼樣子,我想想說,和你的很像,小小的,不怎麼大,但是不知為什麼,後來就變成明星學校了,而且一直擴建,本來的後門變前門,還加蓋了花園和游泳池,上次回臺南,路過了一點都認不出來。

朋友問:「要是你的國中邀請你回去演講,你要說什麼?」我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笑笑說不知道我會不會去,因為那畢竟有著成長中最不愉快的回憶。朋友開玩笑地說,那把打過你的老師叫出來,我也笑了,笑過後的臉卻凝結住,不知道怎樣的表情可以掩飾心裡的感受,幸好是夜晚,我不用擔心朋友會看得太清楚。

我的國中離我的國小很近,走路上學不到十分鐘,但對我而言已是一個新的世界。習慣了六年的小學,像一個有保護罩的兒童樂園,我一離開,步進了一個新階段,能保護我的,只有我自己。而後來,我學到能保護我的,卻是我所沒有的東西——好成績。老師們冷嘲熱諷,進而體罰。

去年我回臺南看姑姑,她家離國中很近,一早我們散步,穿過國中的後門,是以前的大門。我們走過高大的椰子樹,不記得它們以前有多高,走過教室,我停了下來向裡面望去,桌椅整齊地排列著,掃地的工具放在角落處,看著看著,我眼睛熱了起來,把眼光移開。

我看到一排排的學生,走到講臺前排隊等著被打,「你現在會恨我,以後就會感謝我。」而這麼多年來,每次回憶起這段時光,Never,從來沒有一次我想到這些打過我的老師而感謝他們。倒是有一個老師,一個分數,讓這一切的不堪,沒有跌到谷底。

那是化學課,一個章節剛開始,我都聽得懂,但基本的教完了,馬上就跳級式的進到艱難的問題。我很努力地聽,努力地去了解,但就是沒有辦法。我也問了同學,變魔術般地,她們可以把一個題目,用幾個方程式幾分鐘就解了出來。「就這樣啊。」同學把題目推回我眼前,「謝謝。」我吞吞吐吐地說,因為我還是不懂。

而化學的成績,開始出現紅字,爸媽這輩子在成績單上還沒有看過紅字,但他們也知道我的強項不在這,常鼓勵我,也幫我找補習班。我當一隻鴨子聽聽雷聲,等下課鐘響起,就可以回家。導師可能看不過去了,找一天要求化學老師開導開導我。我硬著頭皮去了實驗室等她。

化學老師一頭短髮,俐落大方,一年四季都穿長褲,很帥氣,她說話的聲音很輕柔,常會說些笑話逗我們,讓沉重的聯考壓力有些出口。實驗室裡擺著讓我退避三舍的儀器,每次的實驗總讓我一個頭兩個大,數據總是錯,和課本上的範本搭不上關係。一次實驗裡,量杯過熱,在清洗時破裂了,老師馬上過來,要大家小心,不要傷到手。量杯會多熱,遇水而破裂?胡思亂想時,老師進來了。

我馬上站起來,叫老師好,老師笑笑要我坐下。她看看成績,沒有說什麼,一陣子的沉默,我想這不是小學了,不管怎麼樣,不能掉眼淚。老師問:「上課聽得懂嗎?」我連忙說開始的時候都可以,只是後來就變困難了,一章章這樣惡性循環下來,當然,就越離越遠。

老師點點頭說好,先把課本的基本原則弄懂,其他的不要太擔心,有問題不要不好意思問她。我點點頭,老師要我加油。走出實驗室時,想告訴老師,我不笨,我真的不笨,只是搞不懂化學。可是我也覺得老師知道我不笨,至少老師看我時沒有別的老師眼中的不屑。

再來就是期中考,我盡力了。各科老師發考卷時,總會再提醒我們一次,聯考要到了,考這種成績是考不上好學校的。聯考,是生命裡唯一重要的事,所有的一切都向這個目標前進。燦爛的青春歲月,沒有一絲光彩,若找一個顏色代表它的話,我想灰色還嫌太亮眼。

化學老師進來了,發下考卷,考卷到了我手上,我的心撲通撲通地跳著。老天爺,我已經無法再承受一次的紅字了,不及格的分數,好像我這個人也不及格。我小心地把考卷折好,深呼吸,準備好了,才慢慢打開考卷。我先看到一個數字,很不好的數字,沒力氣的一個數,2,我整個心都沉了下來,二十幾分?不可能吧?有考這麼爛嗎?我再打開考卷,看到2的左邊的數字,是6,62分!我及格了。

我怔在座位上,我知道坐我前面的怡文是九十幾分,後面的婷婷是八十幾分,但是我,六十二分!我禁不住地微笑了,我抬頭,看到老師也在看我,她朝我眨眨眼,給了我一個微笑。

朋友聽到這拍拍我的肩,我們相視而笑。她問:「那麼,你若回去國中演講,會說什麼?」月光下,下課的國中學生三三兩兩地走過我們,我想起國中的教室,想到紅字的考卷,看到數學老師拿著籐條抽打我的手,我腦中竟然響起四個字,「不要打我。」我吃驚了,這麼多年的事了,而且我又不是唯一被打的學生,我回想起國中,想說的話,竟是如此不堪。

我想起最近讀過的一本書:「記憶vs. 創憶」,在闡述大腦裡的記憶很有可能隨著歲月,因著想像和實際歷史之間的互動而有所改變,所以,當初的記憶,就有可能已經不精準了。我希望我的記憶是變調了的,我希望我記錯了,而且我多麼希望,如果回憶可以像風。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留言列表 (30)

發表留言
  • Grace
  • 看著看著眼眶紅了
    眼睛模糊了
    心有點揪痛
    希望這一切從沒有發生過

    前幾天看了李家同的
    一切從基本開始
    再仔細看
    大多是近十年前的文章
    希望這十年來
    我們的莘莘學子
    已經不用再受這些無意義的折磨
  • coffeecat121
  • Dear 獅子老師:

    記憶vs.創憶,我大四時也讀過,洪蘭老師列了書單,推薦我們讀的。
    我想隨著時間的經過,種種歷練的薰陶,人詮釋事件的方式有了不同,
    所以記憶會慢慢被我們所創造,也許創造出的是我們所執著的,
    所想要記憶的方式,而我們不自知。

    但也許記憶會一直很忠實呈現,情節與感受歷歷在目,
    人想要在談笑風生中,讓揪心的記憶雲淡風清的表述,
    甚至隨風而逝,反顯矯情。記得也好,會有不同的幫助。

    化學既變化,又有系統,我讀了10年的化學,
    甚至還一度以為它就會是我的最愛,
    但峰迴路轉之間,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
    嘿,早早發現讀不來化學,可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嗎?
    我卡在不上不下,又執著於挑戰化學的魔障裡,
    我反倒希望我在國中的時候,就能看清。
    但走過這些,你說比「灰色還暗」的階段,心痛歸心痛,
    我覺得它會以一種意想不到的方式,為我們的人生帶來價值。
    獅子老師笑一個,也許十年之後,再寫一次國中,
    筆調的審視,又有不同。

    p.s不知那系統的自動排版怎麼會那麼糟,糟到我都看不下去了XD
    不忍破壞你的版面,我重排版,麻煩你幫我刪除前則吧!
  • pslatte
  • Dear Lioness:

    雖然我們的母校並沒帶給我同樣慘痛的經驗,
    但我卻不禁想著:
    一所明星國中,竟如此失敗,為甚麼?
    我只記得當時我埋頭苦讀,
    看到師長讚賞的眼神,
    覺得好諷刺,心裡問著:
    你們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們要的是什麼嗎?
    但你們又何曾真的想過我們要的是什麼呢?
    如果,不好的回憶能像風,就好了!
  • 沙非
  • Dear Lioness

    這篇文章寫得真好又引人省思,只是勒......偶有一個小小的疑問:妳的
    六月中是不是跟我們的六月中不一樣啊?(有人偷跑喔~)
  • Kate
  • 我總以為以前我們過的日子, 現在的學子是可以避免的, 要不至少好很多...
    我們都受過苦, 難道還要下一代惡性循環? 但是除了髮禁解除外, 其他的
    好像更變本加厲! 唉~ 臺灣的學子啊~~~
  • 超級瑪利兄弟
  • dear 獅子老師:
    老實說,看著文章,眼眶就不由自主紅了起來,
    替你悲慘的往事不忍。
    但是,
    但是,
    ㄧ看到沙非的留言便忍不住噗一聲笑了出來,
    因為,我心底也是偷偷這麼想的呀!

    坐在一旁寫功課的阿弘生氣地說:
    哼!我不要再問你為什麼笑了,
    因為你每次都說:沒什麼,或是說:部落格太好笑了,
    這次我不要問你了。

    看到阿弘的表情讓我笑得更大聲了,
    當媽的當然更要捉弄他ㄧ下:
    "我這次偏偏要告訴你,部落格真的太好笑了!!"x3,哇哈哈!!

    悲痛的往事不會消逝,但願能用笑聲淡化ㄧ些,要勇敢喔!惜惜~~
  • Solography
  • 擺明了沒把主辦單位放在眼裡嘛~~~~~~~

    (等等, 我也有感言, 不要打我!! XD)
  • Bechild
  • 兩點想法:
    一.主辦單位很欣慰,畢竟參賽者都是要一個公平的起跑點嘛!:)
    二.為什麼要說「不要打我」?如果是我我就說「換我打你」吧,哈哈!
    (逃……)
  • Zion's Mom
  • 既然有人五月交稿,那六月的期限就不算數了對吧!改到九月學校開課在
    一起聯播好了.....老師又可以再寫一篇“如果開學是假”

    讀了這篇,其實很心酸。但或許就是這麼多不愉快的回憶,才讓今天的你
    這麼寬容,給予學生開放歡樂的環境學習(偶爾也可以不練琴上課....)

    回憶即使不能像風,卻造就了你,一縷對學生而言舒爽的微風。Thank
    God for what He has done and what you have achieved.
  • pearl72978
  • Dear 獅子老師﹐

    我也讀得眼睛紅起來。還好有化學老師鼓勵妳﹐而不是處罰。62 很棒耶!
    我國二時理化的成績好像都是個位數的﹐因為怎麼背都記不起﹐怎麼學
    都是霧沙沙。(可是叫我背譜就是蛋糕一塊了)

    我真希望台灣能有比較多像化學老師那樣子的老師。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懂
    為何考不好就要打手心。打手心有用嗎﹖只會讓學生更不喜歡考不好的那
    一科。而且把學生的手打到麻痛﹐what did they achieve? Nothing!

    我偶爾會想﹐如果當初沒有移民來美國﹐我會在台灣的教育下存活下去嗎
    ﹖我想是不會的﹐因為我在國二時﹐唯一登的上台面的只有中文和英文。
    數學是還可以﹐其他的都不及格。地理完全不行﹐也是個位數的成績。

    Pearl
  • lioness
  • Dear Grace:
    謝謝你,沒事啦,寫寫過往,看看小時候,再看看現在,覺得就是這樣,
    讓我學到更多。你提到的書我也讀了,真希望自己能做些什麼。

    Dear coffeecat:
    打這留言時,我正喝著我的morning coffee, 我想你叫coffeecat, 那我
    是不是要叫做coffee lion?

    我很喜歡這本書,學到很多,原來我們自己會騙自己,還會篡改歷史啊!
    其實灰色讓後來的藍色更為開闊自由,沒有灰色,就顯現不出藍色的廣
    大,不是嗎?!
    而國中的‘阿信’系列,我就寫到此,下次要寫的話,我會寫別的題材了。

    Dear pslatte:
    我現在想想,知道不能怪老師,因為那是整個大環境所造成,在那樣的壓
    力下,讓一切擠壓後而變形。而鋼琴是那帶我飛翔遠離這些灰色,讓我看
    到藍天白雲。我想你也是吧!

    Dear 沙非:
    先謝謝你的鼓勵。再來是,看來你是那種到最後一分鐘才交卷的人啊!哈
    哈。主辦單位沒有說不可以現在交啊!加油啊!!

    Dear Kate:
    往事如煙,回憶如風。真的,已經過去了。其實我更覺得臺灣的教育比以
    前進步很多,就拿體罰來說,六、七年級的已經沒有五年級生的慘痛回
    憶,這就是了。而且,我認識很多臺灣的老師,各個都很棒,關心學生,
    由愛心出發。我很敬佩他們!

    Dear 超級馬利兄弟:
    我謝謝你這位好老師,讓我看到未來的希望,在你一點一滴的日誌中,知
    道你已經一個很棒的園丁。謝謝老師!
  • 悄悄話
  • Annie
  • 獅子老師:
    妳現在還在台南嗎
    我想送妳一片CD
    我最近發片了
    裡面有我對生活的體會
    自己寫的曲子
    自己演奏
    自己畫插圖
    自己的小孩唱歌
    很希望和我的偶像分享
    可以用email聯絡嗎
  • neohappiness
  • Lioness:

    謝謝妳溫暖的筆, 用一個又一個生動故事, 感動著讀者的我們.

    像瑪莉.派佛所說的, 我們用心的書寫, 一點一滴的改變我們的社會, 那怕一次只是
    改變一點點.

    在妳的筆下, 讓我們對於教育美好的可能性, 與當我們在面臨人生重要選擇的時候,
    要不要堅持自我的熱情, 而走出一段精彩的人生與眾不同的道路, 有了更多可以思考
    的方向.

    我要為獅子老獅動人的文筆而鼓掌, 也期待著妳繼續的分享, 因為好的文章, 終究會
    讓我們的社會變得更美好, 那怕一次只是改變一點點也好.
  • 小麥
  • 我眼睛可能脫窗,一直以為是六月底。
  • lioness
  • Dear Solo:
    這位格主豈是太看得起自己,一、兩個月上一篇文章的,而我也不傻啦,
    你說有感言,我若搬個椅凳坐著等的,等到星星都已到齊了,可能都還不
    會有吧?!

    Dear Bechild:
    這位格主,真的真的是非常不如其文啊,一點都不如其文。是的,你是警
    告過讀者了,要不要再寫一篇:『幻滅是成長的開始』啊??

    Dear 錫安的媽媽:
    保羅已經教過我們了,回憶是風,國中不能再重來,thank God。那天看
    了一部超文藝的電影,叫『十分鐘後,大提琴魅力』,我看得快睡著,但
    有句話,讓我倒回去看了幾次。『過去不存在了,因為已經過去了,未來
    也不存在,因為還沒有到,只有現在,是存在的。』給你,也給我自己。

    Dear Pearl:
    且讓我這樣說,我上了五專後,海闊天空,沒有了升學壓力,學得很開
    心。到了美國後,更發現五專的音樂教育沒有比別人差,所以,我想不管
    如何,一切都在人為。What matters is that you know what you
    are worth, and this can’t be taught any where else. We
    find ourselves first, then we can find the world. Grades,
    obviously can’t take us there.

    Dear 悄悄話:
    哇,你的故事太精彩了,可惜只有我看得到。這樣的遭遇我想是很多學生
    的夢想。我還記得我小學好朋友Z 常一邊寫功課,一邊把夢想一再一再向
    我重復。我覺得可以和過往有個closure是最求之不得的,而我非常非常
    欣賞你對你老師說的話,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智慧。你說的很好,我覺得
    整個大環境有朝這個方向進行,雖然慢了些,但充滿了希望!謝謝你留
    言,也誠心地祝福你!
  • 加州梅
  • 五六零年代的學生很少沒挨過老師打的,
    師權之高可以動不動就賞學生巴掌或予以言詞羞辱,
    到現在我都還很痛恨我的國中的國文老師,
    常以她可能是我前世不小心踩死的蟑螂,
    所以她是來報仇的來安慰自己。
    獅子老師文章中的那句:『不要打我』說中每個人求學時心中的痛!
    當了上班族後,每次騎車經過以前就讀的國中,
    心裡總會不由自主恨恨的想起那時的班導,
    不屑的想那根本不是學校,
    那是我"被關了三年的監獄"!
    也是上了國中後才讓我明瞭,
    不是每個老師都配為人師表的。
  • lioness
  • Dear Annie:
    你好,謝謝你的留言,已經去信了。端午節快樂!

    Dear 新的:
    Thank you so very much for always being here for me, your
    positive energy is a great inspiration to us all! 

    Dear 小麥:
    等不及六月的到來,很多很多令人期待的事都將發生啊!>-@
    (眨眼)

    Dear 加州梅:
    我常想怎樣才能把這段回憶正向化,是有些難,但就讓它像風一般吹去了
    無痕。我們不回首。(我這篇寫完,不寫了,阿信系列到此。):)
  • JennyCSL
  • 我國中三年的數學課常常是跪著上課的,因為每堂都要小考,小考不及格
    者,下一堂課一律跪著上課;班導是英文老師,英文及格分數是一百分,不
    滿者一分一下,我的手掌常常腫到無法寫字。而我最討厭的是分班制度,我
    不聰明卻卡在好班裡當墊底....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哈,不過到也不悲情啦,在想如果以前的老師知道我現的工作,每天得跟老
    外打交道,天天計算機按個不停,應該會嚇到眼睛脫窗吧:P
  • hey darling. i am home. but you already know. thank your sister
    for me will you?

    and i thank you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K
  • Fiona
  • Dear 獅子老師

    我國中是讀台北市的,當時還是純女中(很久之前啦),不是很有名的國中,
    但也是在升學班裡,但我最慶幸的就是國小及國中都沒遇到會體罰的老師。
    但我姐姐們跟我弟弟都遇到,也都被打得很兇…我真的不理解。

    我老公非常感念他國中老師,但也是個會因分數打學生的老師,這樣為什麼
    要感念她?我也不懂。為什麼要跟會打人的老師保持良好關係持續聯繫著?
    為什麼會心懷感激?是台灣扭曲的價值觀嗎?跟老公及他同學們跟老師也一
    起吃過幾次飯,但我始終沒有辦法認同她是所謂的好老師。

    我從小就是個嗆小孩,雖然爸媽也會因為我做錯事扁我,我考不好也會被打
    (所謂的考不好是沒有前三名),但我沒讓老師體罰過我欸…我不會在心中
    說:「不要打我。」是會冷冷看著老師說:「你打我試試看,哪一條校規還
    是教育命令說你可以打學生的?」老師氣哭回來,校長約談,但我身上也沒
    警告也沒過啊?

    國一地理老師發考券是不及格的扔在地上要同學撿的,還打了一個同學的背
    留下個手印,結果我們沒有人要去撿考卷,直接班長副班長走出教室去找校
    長來處理。

    國三導師個子嬌小,不想出力氣打我們,第一次拿出籐條來,叫我們依不到
    要求的分數自己打自己手心,還特別說: 「不可以怕痛打太小力啊,不然
    要重打。」班上同學一致認為她太無聊,大家上去領考卷就自己打自己啊,
    打沒一半,籐條就斷了…那一堂我們打斷三根籐條,無聊的老師可能因此嚇
    到,再也沒說要我們自己打自己或是自己動手。

    或許是我好運,國小國中成績不錯,也沒遇上會體罰的老師,遇上的主任及
    校長也都願意聽孩子們的心聲,因為我身邊其他台北市國中的朋友還是照被
    打得很兇啊…我從小就知道成績不是一切,品德及個性才是重要的,但我非
    常不能理解當初我常常聽到別的國中的朋友說他們家長還送籐條及棍子給老
    師打他們的小孩…到底是父母的變態期望造成的扭曲體罰還是反之?

    對我而言,就算教出一整班都考上建中北一女的學生,但卻是會用言語或棍
    子羞恥學生成績的老師,就不配為人師表。
  • lioness
  • Dear Jenny:
    我非常訝異你的故事比我的還‘阿信’!我還是不了解,這樣的懲罰會讓分
    數高一些嗎?這樣跪著上課,有更了解數學嗎?這是一個怎樣扭曲的觀念
    和想法,我永遠都無法理解。

    Dear K:
    Joy to the world! You are home! Welcome back to the world, the
    sun is still shining, the birds are still singing, and you, you
    are still beautiful!!

    Dear Fiona:
    體罰不是答案,我只能說,回頭看過去,朋友說六七年級的已經沒有這樣
    的記憶了,謝天謝地。
  • Dear 獅子老師

    好久沒有留言了
    總是匆匆忙忙的,希望妳一切安好!
    有時記憶的確像風,有時記憶確像一片烏雲籠罩心頭,想起來就是一陣痛啊
    很高興妳的才華證明了一切,就讓那不好的回憶像一陣風了!

    何姐
  • lioness
  • Dear 何姐:
    你好,很高興看到你的留言,希望你一切都好。記憶真是奇妙,原來,它會
    隨歲月而改變呢,這樣的回憶就讓它隨風而逝吧。
  • Heather
  • Dear 同學
    還以為在A班的同學從此成為學校的座上賓
    原來在分數的壓力下
    過的是如此的生活
    當自己被編在B班時
    心中只覺得不服氣
    因而總是要求自己不落人後
    但也因是B班
    老師沒多要求
    日子輕鬆自在
    孩子即將進入國中
    曾考慮讓他讀我們的母校
    如妳所知
    母校成了明星學校
    招生人數一年比一年多
    現在的學生不會挨打
    (教育部規定的)
    但師長的關心變少了
    自己的孩子學習狀況並不好
    最後決定讓他就讀人數較少的私校
    品德教育還是比分數重要
    成績不代表未來的成就
    相信生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
  • lioness
  • Dear 同學:
    很高興看到你,謝謝你這麼用心的留言。所以,名校和名師一樣,都不那麼
    重要,要緊的是孩子和老師的互動,孩子對學校的反應,更要緊的是孩子和
    家庭的關係。我看了學校的網站,有點嚇到了,規模之大,名聲之顯耀的,
    真的離我們太遙遠了。A班又如何,像我這種A班的回憶,我想沒有人會想和
    我交換。Heather這名字蠻適合你的氣質,像山谷的鈴蘭。:)
  • 方形的月亮
  • Dear 獅子老師 :

    看了許多篇您寫的文章, 感觸良深. 老師對學生的態度, 深深影響了學生. 如果那
    是個傷害, 不管十年後, 還是二十年後, 這個傷害還是在學生的心裡面.

    我的狀況跟你相反. 我的數學跟英文成績常常是最高. 班導師是英文老師. 只因為
    我沒在她的補習班補習, 每次練習考試只要是我分數最高, 她就跑來質疑, 是不是
    交換改的同學改錯了. 有時候, 她考的明明是她補習班才有教的,她很奇怪為什麼我
    會. 而在她那邊補習的學生卻不會.

    還有一個是國小老師, 每次班上第一名都是同一個同學. 我明明瞄到我的各科分數比
    她高, 我卻只有第二名. 那個同學家裡很富有, 每天都是媽媽開Benz 載她來上
    學. 後來高中升學考試, 我考上第一志願, 那個同學上第二志願.

    現在想想這些好像都沒什麼, 二十年了, 卻還在腦袋裡. 我記得我是那個班級第一
    名畢業, 還記得有一次考試考不好, 自己割小指流了兩滴血發洩一下. 我想我大概
    知道心裡頭缺了什麼...那就是認同. 我努力的唸書當個乖小孩, 只因為沒去老師家
    補習, 也沒習慣送禮, 我卻永遠得不到老師的認同.
  • lioness
  • Dear 方形的月亮:
    我想怎麼起跑,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現今。想想這些以前的老師,其實
    也是很好的人生習題。功課和名次的重要性,我們都知道其實沒有方形的
    月亮來的特別!:)
  • wingsinsky
  • Dear獅子老師
    好久沒來這裡逛了,才發現原來妳已經出了第二本書,恭喜!
    距離上一次留言,我說我要努力准被教師甄試,
    想告訴妳的是,我還在努力中,考試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希望八月一號那時候有機會去金石堂見妳一面,
    也但願到時候能有好消息與妳分享。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學校的老師會是這樣,我國小時也遇過類似的老師,
    在眾目睽睽之下摑了我一巴掌,為的只是我數學又粗心算錯,
    五加三變成七。

    那一巴掌發生地太突然,全班都因為驚嚇而安靜下來了
    ,然後老師也說了那句經典名言:「妳以後會感謝我」
    而那時我才二年級。

    國小的歲月裡發生的事真正能記住的其實並不多,
    但我右臉頰上的那一巴掌至今依舊滾燙。

    我希望自己永遠都不要變成這樣的老師,我也知道,
    我一定不會。
  • lioness
  • Dear Wingsinsky:
     
    看你要考試,真想去7-11買一個包粽給你,祝你好運!願記憶像風,而我
    們可以向未來展翅高飛而去。加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