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開在高速公路上,雨刷奮力地工作著,車裡的音樂在繁忙的交通中反而是干擾,我把它關上好專心開車。想不到終於開上這條路要去看你,從來沒有一起開過這條路,卻有很多共同記憶,如第一次你傳簡訊給我,說塞車在路上,頒獎典禮恐怕會遲到了,若得獎了要我幫你上台領獎,致辭就謝謝爸爸媽媽和小寶貝,我說好。

那一個晚上,數了數我幫了三個部落客參加頒獎典禮,心中沾沾自喜,機率比別人多了三倍,每頒一項獎項,就像人格分裂般地想三個好友要我說的得獎感言,不過,典禮開始沒有多久,你就來到了。和我同去的朋友及鄰座一看到你出現,低聲問是誰,我說出你的筆名,他們點點頭一致稱讚很漂亮。後來你沒有得獎,悻悻然地說要回家餵寶貝吃藥去了,我們都笑了。那晚,你是塞在這條公路上發簡訊給我的吧。

也是夜晚接到你的電話,開在回家的這條路上,說著說著哭了起來,小寶貝的復建之路才剛開始,已經覺得遙遙無期,進步地不如想像得快,你失望傷心,小寶貝在後座倒是累地睡著了。看著外面的風雨,擔心你哭著的雙眼如何看路,而這樣一趟到醫院復建的路你不曾喊辛苦,只是他可以有一些的進步,都是值得的。

所以你寫了『黑夜的必須』,作為你的讀者,我落淚了,文字裡所表達出來的心酸,豈是幾百個字寫得盡的?但在這短短的文章裡也讓我看到了無止境的毅力,堅持與盼望。生活中的不順就如白晝與黑夜,他們交替出現,讓我們嘗盡了悲與喜。

你說你一個當媽媽寫的文章怎麼會好看,我說因為你不只是一個媽媽,在當媽媽之前你是時尚的女強人,也當過秘書長,更早以前,外文呱呱叫的你還遠赴法國讀書,本來讀文學的,後來轉商。你對文學,電影及音樂的涉獵常讓我嘆為觀止,好像在上生活美學的課。與你談論音樂或電影,常常我說一部,你接下去說影評或對演員的看法,如一條小溪緩緩流過沒有阻礙,而你加入的看法或知識讓小溪旁的風景更加美麗。

你寫當媽媽的辛苦,因為神給了你不同的功課,你問過神,沒有答案,你擦擦眼淚繼續走。寫著寫著,呈現在電腦前的不再只是你的心聲或生活上的記錄,而是更深一層的東西了。你的文章是一個見證,你更是一個見證。

在往返醫院的路上,小寶貝漸漸長大了,他要上幼稚園了,我們開始做起美夢,因為他上課的地方離我家很近,我們可以上鋼琴課,可以去喝下午茶,在他下課前享受一下。但計劃趕不上變化,你的生活發生劇變,晴天霹靂後,還來不及收拾情緒和行李,你得搬家。

家,你對它的嚮往在一次我們討論美國電視劇『六人行』時透露無遺。這個電視劇我很喜愛,在美國是六集全播完了,還一再地重播,你對這個電視劇的喜愛不下於我,在法國讀書時更喜歡看。法國?我問,你笑說對的,因為一人在異國孤單想家時,覺得『六人行』很溫暖,是最接近家的感覺,所以你沒有錯過任何一集。

從你的文章和照片裡,對你的家有了大概的印象:有鋼琴,因為你也彈的,不只會彈,你曾經差點走上音樂的路,我們都喜歡莫札特的K 330,給了你譜,你勤練到連鄰居都會在你彈琴時一起哼唱;廚房裡有烤箱,你的甜點食譜常讓我讀著讀著就餓了;一定也有個空間讓你縫縫補補做小寶貝的玩具,你說這些復建的玩具都是進口的,貴得不得了,你就自己創造。不過我不用到過你家,閉著眼也可以想像你一面哼著歌,一面烤製蛋糕,手上正忙著製作玩具。那是一個堡壘,堅強如你,可以擋風避雨,進到了家,什麼也不用怕。

而當這個家不能叫做家了,我希望可以陪在你身旁,如果你不需要人手,那在你身邊說說笑話也好。早上的大雨延長了車程,我心急地想趕快到達目的地。終於到了,你出來接我,明顯地嚴重失眠,我笑問眼影的顏色,你說是黑眼圈。我們坐電梯到公寓,『我一直希望哪天可以找大家來家裡喝下午茶,把家裡整理得乾乾淨淨漂漂亮亮的,我做個小點心……,多麼希望你不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來我家啊。』你哽咽地說,我向前抱住你說:『一點都不要緊。』

一到門口,看到很多的箱子,我說來吧,派工作給我,我們在廚房開始打包,那個曾經充滿幸福香味的烤箱冷冰冰的關閉著,但時間不允許我們停下來感傷,手上的工作沒有停下來過,但也沒有停止說話,空曠的空間我們用話語及笑聲暫時填充著。太多的事情等著你一項項去處理完成,你覺得累極,問好日子什麼時候才會來?我說明天會更好,你說明天就來了,但並沒有更好。我一時答不出來,因為才發現一直都這麼樂天地認為也篤信著今天再怎麼不順利,明天太陽一出來,都會有轉機。

你放下一個包裝一半的杯子說:『你知道,其實明天會不會更好,沒有人可以保證,只有神知道會不會更好。明天來到時,即使沒有更好,祂也會給予我足夠的力量。』

一下子就到了中午,你堅持要帶我去吃中餐,我拗不過你就說好。一走出大樓的大廳,冷風直掃過來,我們緊缩著身子快步走到餐廳。你點了雞湯好暖暖身也一補元氣,熱湯一入胃腸,什麼都被安慰到了。外面的風雨沒有減少的趨勢,你很擔心路況,我說不要擔心。突然,想起一部老電影『客途秋恨』,問你有沒有看過,你一面喝雞湯,一面點頭說。『有啊,張曼玉和陸小芬演的。』我笑了出來,這樣老舊的片子你也看過,回答我的語氣好像是我問你喜歡喝咖啡嗎。我把手托住碗取暖,一面想生命多麼神奇,這麼多的人,我認識了你,而認識了以後,好像早就認識一般。

你謝謝我來,我抱抱你,你很不放心地一再問我路線,待確定我都知道了,再抱抱我。我還是忍不住說了,『你知道嗎,明天會更好。』你笑了。我上了車,雨又下來了,打開雨刷,在模糊又清楚的視線裡,你朝我揮手。我看你走進大門,慢慢開走。明天,親愛的,太陽會出來,而我,永遠會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oness 的頭像
lioness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