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駿的吉卜力工作室又有新的作品了,在捷運站看到海報,綠色叢林裡一個小女孩站在樹枝上好奇地張望,那綠及那女孩的神情讓我想起你。我不大容易羨慕別人,但你的竹林讓我不只羨慕還微微地嫉妒了。一走進你家,一大片的落地窗爽朗地歡迎著陽光,但吸引我的是餐桌窗戶外的景色,滿眼的綠意似乎是無止境的,我急急走向窗邊向外望,風一吹來,竹林隨風搖擺,我往上看,天空竟沒入了竹林。你微笑,悄悄地泡了一杯柚子茶,在我身邊坐下,室內飄著淡淡的果香。

我們的相遇想來奇妙,我在郊區的音樂教室教鋼琴,你和主任是好朋友,閒聊之餘她提及我加入了他們的老師群,你想早上才在讀我的部落格,怎麼咻地就來到了你家附近?驚訝之餘你浮出水面留言告訴我怎麼和大女兒亞亞分享我的文章。她也彈鋼琴,只要遇到鋼琴低潮,你會擁她一起唸一篇我的文章給她聽。我讀了很是感動,想到當年也是媽媽牽我的手進入鋼琴世界,而我的文字分享把你和女兒也聯繫地更緊。

你也寫文章,才知你是文字工作者,也有一個格子記載他們成長的點點滴滴,筆下的溫柔有著媽媽的牽掛與愛,就如你的人一般,總是輕聲細語,微笑的臉如迎著太陽晨光的花朵。

後來,我也教起你小女兒昕昕鋼琴,就在你們充滿陽光與綠意的家,我和昕昕對著鋼琴叮叮咚咚,你會悄聲送上杯熱茶或小點心,退到工作室裡,讓我們有上課的空間。一次我看到鋼琴上一張小紙條,稚氣的筆跡寫著ㄅㄞˊ ㄐㄧㄢˋ52 ㄏㄟ ㄐㄧㄢˋ36,我驚喜小朋友竟然自己算起琴鍵,正想稱讚她一番。問這是不是她寫的,昕昕很害怕地看著我,沒有說話,我開玩笑問:『那是媽媽寫的了?』她頭低下去,竟哭了起來!

你聞聲出來看發生了什麼事,昕昕傷心地抱著你大哭,你問怎麼了,她抽咽地說那紙條是秘密,沒有人可以看的,卻讓我看到了。你拍拍她說:『昕昕,你不想讓別人看到的話,要把它收好啊,來,我幫你收好,你不要哭了。而且,老師看你這麼棒還自己找琴鍵,要稱讚你的,所以,不要哭了。』我像一個做錯事情的小孩子,聽你這麼四兩撥千斤地為我解圍,佩服得五體投地。你說,『好,沒事沒事。』對我眨眨眼,很細心地把紙條收走。

上完課我總得趕到別處去上課無法久留,有時候偷閒,逗留一下,總愛在長頸鹿沙發上坐一坐。記得第一次看到這沙發我就笑了,有誰會想到把客廳佈置得像遊樂區呢?但想想,也沒有人規定客廳一定要放『大人』坐的椅子啊。長頸鹿椅子又寬又大又舒服,我一坐下,沒有克制自己,就會像昕昕一樣橫躺著,再看著牆壁上樹葉的壁畫,好像來到了森林般地快活。

這森林裡也有龍貓坐在樹上吹著笛子,你說那是亞亞最喜歡的卡通,她小時候百看不厭,妹妹還沒有出生時,總認為自己是劇中的妹妹,媽媽是姊姊,而爸爸還是爸爸。當她更小時和阿公阿嬤住了一陣子,所以看到劇中的媽媽住院不能全家團圓時心有同感。當你懷了老二時,告訴她就像『龍貓』裡的故事要當姊姊了,她還不大能夠接受要從『妹妹』的身份變為『姊姊』了,等昕昕出來了再看『龍貓』她了解到當姊姊的意義了。

你沒有姊妹,是家中的長女,下面有兩個弟弟,看自己兩個女兒成長,好像自己再過了一次童年。我問沒有玩伴的話,小時候你怎麼玩?你說你也是鄉下孩子,爸爸是醫生,常常看完診,還出診到更偏遠的地方為不方便前來的病人看病,你也是阿嬤帶的,雖然沒有小朋友玩伴,但你有書陪伴。『其實有些孤單,現在想起來。』你輕輕地說。

我躺在這長頸鹿沙發上,想起小時候的你,孤零零地一人坐在院子看書,背後的陽光變黃昏,把你瘦小的身影拉得更長,突然有些不忍。好希望我和亞亞,和昕昕回到你的童年和你玩,玩什麼都好,嘻嘻哈哈地也熱鬧些。

看看時間要來不及了,我強迫自己從沙發上站起來,昕昕這時拿來一本筆記本要與我分享。打開一看,是你們去歐洲玩時她的塗鴉。『哇,這是巴黎鐵塔,這是聖母院,這是聖心堂!』我驚呼!因為年紀不到七歲的她,下筆的線條大膽而有自信,畫什麼像什麼,小小一個頁面,六乘以十的大小,呈現的巴黎竟然如此完整。下一頁的圖畫我看不大懂,她說是你為她畫的城堡。我愣住了。

你的線條斷斷續續,有些謹慎,有些小心,有些害羞,有些放不開。但你還是為昕昕畫了一個城堡。我眼眶有些微濕,原來,你把你的童年用在這裡,你建立了一個城堡,裡面有長頸鹿和龍貓,有你無限供給的愛與包容,還有寬大的想像空間,你不會繪畫的手,給了她們繪畫的能力。原來,你不曾孤獨。小時候的你,是為了現在的你看著夕陽讀著書,為了亞亞和昕昕,在夕陽裡,你看到的長頸鹿和龍貓,一起唱著『我的家庭真可愛』。看到你的畫,我放心了,想我若回到你的童年找你玩,要你畫圖給我,你可能會畫一隻獅子給我,也許不大像,但我知道我一定會珍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oness 的頭像
lioness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