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21 Fri 2011 14:57
  • 羽衣

放學鈴聲響起,南台灣的午後還是大太陽,小朋友們隨著老師的催促下收拾書包,有的要趕去補習,有的要趕去學鋼琴,有的已經約好同學要去玩,很正大光明的,大家都有很好的理由趕著要離開教室,本來就是了,下課不回家要去哪裡呢?她很喜歡上學,從小看著哥哥和姐姐們很早就出門上學去了,留下家裡最小的她,嘟著嘴看他們離去的背影,等不及想快加入離家上學的行列。

她孤單單一人,沒有玩伴,爸爸媽媽在哥哥姐姐上學前早已上工了。家裡的客廳和前院就是工廠,大人從小最常對她說的就是:『小心!不要到機器旁。』,她自己找來塑膠袋,裡面裝些東西當成書,反背在肩上,『我也要上學去了。』她對媽媽說,媽媽沒有抬頭,專心地操作著機器,不忘從轟隆作響的機器聲中對她大叫:『你小心啊,不要過來。』

長大後她反而想念這句話,等她夠大了,可以上學以後,她沒有不靠近機器的理由了。當同學們奔向他們的童年,快樂或不快樂的去玩耍、學拉提琴或補習,除了上學外,放了學她與同年的同學走了不同的一條路,這條路上除了自己的哥哥和姐姐們,她落單地跟不上來。『快點,今天要趕一批訂單,你走快一點。我們不等你了。』姐姐們在前面吆喝著,天氣這麼好,她多想去玩。

看著前面的姐姐已經不等她了,她稍微放慢腳步,『沒關係,反正工作不會因為我而少一分,早回家晚回家還是一樣多,不急。』她自己安慰自己。回家的路上總會看到土地公和土地婆的亭子,看看四下無人,停下來拜拜。『土地婆,聽說每個女孩子都會有一件羽衣,是真的嗎?要是是真的,我怎麼沒有?』

她在故事書上讀到女孩都有一件羽衣,結婚後衣服就要收起來。故事書裡圖畫上的五彩羽衣漂亮極了。洋娃娃她要不起,姐姐們都沒有這麽昂貴的玩具,怎麼可能輪得到她?那要一件羽衣吧,既然書上每個女孩子都會有一件的。土地婆笑笑對她說,『你會有的,我先幫你保管。』她不高興地問為什麼,土地婆笑笑,沒有回答了。『喂,你再不回來,媽媽要生氣了。』哥哥從前頭喊話,她嘟嚷幾句,跑了起來。

她喜歡讀書,教科書、故事書、漫畫書,只要是書她都喜歡。哥哥看她讀書,常說:『越讀越冊。』她從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但想一定不是什麼好事,就不去理他。打開書的時候,她如打開一個世界,那個世界裡沒有鐵屑味,沒有焊接的火花,沒有傷口,沒有流血,沒有,都沒有這些;有的是一個應許的未來,更好的未來,可以帶領她離開這一切的未來。

家裡的工作繁重,哥哥姐姐們和她就是基本的班底,爸爸媽媽僱用不起額外的工人,上完課後,他們一個也不可少的重要。而寒暑假更是全天班,想起同學們的旅行出國遊玩計劃,聽來如天方夜譚。後來,一次不經意的一百分考卷改變了全部。爸爸媽媽對著考卷看了又看,看了又看。『100分!我家小妹考一百分。』爸爸難得笑開,不知道要給她什麼獎賞,看看她手上正焊接的鐵線說,『去,去讀書,這個我來就好。』她以為她聽錯了,但爸爸過來把鐵線接手過去,揮手叫她走開。

她走開了,不敢相信地。姐姐和哥哥生氣地看著她,但也不敢說什麼,畢竟她得到的不只是100分,還有家事的赦免。她拿出課本,慢慢讀起來,她不用急了,有的是時間。她的世界裡不再充滿了鐵屑的味道,取而代之的是書的味道,新的舊的書,中文外文的書,她終於進入了她要的世界。沒想到100分可以帶她走這麼遠,飛這麼高。她離開了家,離開了故鄉,到了離開家很遠的大城市讀書,開始工作後,飛得越來越遠,巴黎,上海,紐約。一次在紐約第五大道上,走過地鐵的通風道,她愣住了!鐵屑的味道,她不敢動,地鐵咻地從地底下叩隆地開了過去,她眼淚掉了下來。

終於,她有了個窩,窩裡有另外一雙大翅膀讓她靠,他們一起養了兩個可愛的小男孩,窩雖然不大,但有著兩個小寶貝和一雙可靠的大翅膀,數一數,一二三四,這真是個幸福的數字。看著他們長大,也想起一些遙遠的夢想,想起那些下課後開心去玩耍的同學們,她開始帶著小寶貝遊山玩水,也買了一台中古鋼琴叮叮咚咚地和兒子一起學彈鋼琴。藉由孩子她有幸再過了一次童年,長大的她帶著小時候的她一起玩,其實,有時候想想,是孩子帶著她玩。

她也開始做起飯,平常的家常便飯閉著眼睛都會煮,她學起做蛋糕和西點麵包。孩子放學回家,開心地告訴她好喜歡打開家門,就聞到出爐的蛋糕香味,『媽咪,好香哦,蛋糕好香,你也好香。』她開心地抱著孩子,享受這香味。

那天趁著午後的陽光,她和著麵粉,雙手沒入暖呼呼的麵團裡,一下又一下地揉著,想就這陽光的溫度讓它發酵,『你的衣服好了,給你送過來了。』她聞聲轉頭看到老婆婆,『我是土地婆啦,你認不得了?!』老婆婆手上展開一件五彩的衣服,『你以前跟我要,我說你也有一件的,先幫你保管,你看,多漂亮啊。』老婆婆邊說邊幫她試穿。她手上還有麵粉,她把手伸地高高的,深怕弄髒了羽衣。

老婆婆說:『你越大越漂亮了,你小時候真乖巧,又會讀書,只是這樣一件衣服給了你,也沒有地方可以放,對不?!你看,多合身啊。別人家早就有了這件衣服,也不知珍惜,我疼惜你,現在才給你。有甲意嗎?』她轉身看看衣服,笑了說:『謝謝,我非常甲意。』老婆婆的眼光停在她腿上說:『你知道嗎,如果你要的話,我也可以把你腿上的疤去掉,讓你更美麗。』

她怔住了!有多少年她已經不再注意腿上的疤痕了,因為她都穿長褲蓋住它們,滾燙的鐵屑噴到肌膚上,一塊塊的紅腫,等到不痛了,疤痕也留下了,永遠的。她摸摸腿上的疤,想到小時候那個她急急回去要幫忙,卻又等不及要離開的家,終究有爸爸和媽媽,終究是她的家。她笑笑對老婆婆說:『不了,我要留著它們。』老婆婆點點頭說好。

叮的一聲,烤箱的溫度好了。她再轉身老婆婆不見了。她回過神把羽衣收好,看看時間趕快把麵團放進烤箱,再不久孩子就要回家了,他們打開門的那刻,她已經準備好麵包及一缸子的愛,任他們取之不盡,直到她老去。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mignonne
  • Dear獅子老師:
    因著你細膩動人的文筆,彷彿把讀者也帶入了你生活中的這些人,那些事!雖
    然我不見得認識獅子老師生活中的這些人;但是,他們的那些事,卻在你的故
    事裡清晰了起來,也,感動了我....*_*
    謝謝你的好文章.
  • Lily
  • 很欣慰她終於有了自己的羽衣
    美麗的羽衣
    是翼下多少雙辛苦的手編織而成
    希望她的兄姊也都有一件
    更希望爸媽也能擁有那件幸福的羽衣
  • Roseline
  • 好類似的童年!

    我想起老爸的鐵工廠,用那些鐵片把我們養大。
    想起每個週末早晨,喚著兄弟姊妹起床去幫忙,
    為了少聽母親的嘮叨,我寧可去工廠幫忙。

    為了想飛,我寧可選擇離家要遠不遠,說近又不近的大學。

    姊妹們忌妒我可以離家住校,忌妒我假日回來媽媽還要特別為我加菜,忌
    妒爸媽嘴裡提到公立大學的炫耀神情。

    為了逃避這些紛爭,我總是離家最遠的孩子。

    我也開始為自己的家庭做各樣點心,每次動手嘗試新招,就想起媽媽在我
    們小時候為我們學習的各樣糕點,在那個年代,我已經嘗過媽媽自己的手
    做麵包,我們輪流替媽媽打發鮮奶油或蛋白。

    我怕變成媽媽的樣子,那個口裡叨念、甚至咒罵、逃不出自己枷鎖的樣
    子。我討厭經常待在廚房!但是遺傳騙不了人,神要讓我知道:在廚房裡
    為家人忙,不會變成媽媽那個樣子,只要保守你的心,守好你的舌上的話語。

    神讓我願意重新接納不完美的父母,去關懷他們。原來,這就是我的羽衣。
  • lioness
  • Dear Mignonne:
    謝謝你,因為它感動了我,我才有辦法寫出來。生命裡有很多的感動,而可
    以感謝的是那麼的多。也祝福你!:)

    Dear Lily:
    我同意你,其實羽衣也是父母給的啊,每個孩子都是父母心中的寶貝,父母
    或許不能飛了,但他們犧牲了一切給孩子飛的能力。我媽媽也有一件很美的
    羽衣,曾經目睹那繽紛的色彩呢。:)

    Dear Roseline:
    謝謝你的留言,讓我想起最近看的吳念真的電影『多桑』,深深感受到每個
    家庭的互動模式其實早已定型,很難改變,而表達愛的方式都有不同,再怎
    麼含蓄,只要是愛,孩子終究可以感受得到的。電影裡有一幕,他在寫功
    課,爸爸在一旁吃飯,礦坑傳來巨響,大家驚嚇,他馬上跑到爸爸身旁拉著
    爸爸的衣服,在爸爸身旁已是最大的安全來源。家,終究是家。能夠吃到媽
    媽親自做的糕點,你真是個幸福的孩子啊!而你的小孩也可以吃到你做的麵
    包,愛就這樣傳了下來:)
  • Bechild
  • 每一位媽媽都有一件羽衣,只是她們好好珍藏,
    但我看過許多成長過程有一點辛苦的媽媽,
    當她們「忘記背後,努力面前」時,愛在即時,
    而孩子的笑聲和擁抱,讓那件衣裳不再拿出來時,
    也毫無遺憾,因為她們的孩子,已經編織了一件更好的彩衣。
  • lioness
  • Dear Bechild:
    嗯,讀了你的留言很多次,讓我沉思許久,感嘆這世界終是不公平的,我寫
    了這麼多個字,你三言兩語已經道盡了我所要傳達的。嗚嗚嗚~~大哭跑
    開。
  • ZionandMe
  • 其實不需要他人的編織
    她就是自己的羽衣
    華美的袍子是自己的,也成了所愛之人的遮蔽
  • lioness
  • 這個看來也是要踢館的!:)
    小時候羽衣是辦家家酒時穿的,長大後為孩子庇護,成為他們的翼下之風。
  • Carrie
  • 偶然读到,好美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