妍姐是讀書會的大姐姐,週末下午到她家聚會,除了討論讀書心得也話家常。她的家不大,除了沙發和電視外,還擺了台鋼琴,我問誰彈,她說孩子小時候學過,現在都在國外,不常回來,已經沒人彈了,但丟了又可惜,就一直置放著。我們都同意家裡有一台沉默的鋼琴,很浪費。我提及一直希望擁有一台三角鋼琴,即使是baby grand 也好,妍姐眼睛亮了起來,說她弟弟有一台九呎長的史坦威三角大鋼琴,我驚呼問真的嗎?她說當然是真的了。

擁有大鋼琴的人很多,但有史坦威的不多,因為品質及價錢都高人一等,會進而購買九呎大鋼琴的,除非是演奏家級的,不然,這鋼琴真的是天價。對史坦威情有獨鍾不是沒有道理的,在大學時音樂系所提供給主修鋼琴學生練的琴就是史坦威。通常琴房裡的琴狀況不會太理想,因為學生練習的頻率高。琴房裡的琴大都是過度操勞傷痕纍纍,不是缺琴鍵,就是踏板壞掉,還是掉漆,情況沒有那麼糟的琴,早被學生搶去練習,最常被佔用的琴就是史坦威的。

當然這些琴房裡的史坦威已經沒有那亮眼的外表,掉漆得厲害,琴鍵也被長期學生的彈奏而磨損,但,史坦威終究是史坦威,再老舊再破爛,彈出來的音色比別的鋼琴來得美。是的,真的美。雖然練習的是老鋼琴,學生沒有怨言,因為學校的大錢花在演奏廳的琴,是的,就是九呎長的三角大鋼琴。能夠到演奏廳彈奏,是學生最大的犒賞。何謂天籟,就是你在最好的狀況下,可以彈到演奏廳的鋼琴,你覺得這最幸福不過,而你沒有辜負了這台鋼琴。

所以,我對妍姐的弟弟會擁有一台九呎的史坦威鋼琴,感到非常的好奇。我想他一定是鋼琴造詣很深的人,或許是演奏家,或是大學教授。妍姐看出我眼中的種種問號,笑了笑,把時間拉回到很久很久以前。

妍姐的弟弟小她很多歲,在她讀大學時家裡才有這個小弟弟,他們對這個小王子寵愛有加,妍姐在美國結婚定居後,家裡也把弟弟送出國,姐姐就順理成章地照顧起這弟弟。弟弟以前學過琴,但不是很認真,妍姐聽得出他有天分,便為他找了老師,又開始學了起來。他有好老師的指導,又有妍姐的幫忙相助,弟弟的鋼琴漸漸出色。從地區性的比賽開始,比到市立的比賽,到州立,比賽的性質越來越高,他也越戰越勇,拿下了好多大獎。

妍姐說她的小孩從小聽舅舅練琴,不到三歲的小娃娃,話都還說不清楚,卻已經可以聽到琴聲就辨認是何首曲子,『這是莫札特K 488 鋼琴協奏曲。』『這是柴可夫斯基的鋼琴協奏曲。』『這是貝多芬《告別》奏鳴曲。』妍姐說到這我們都笑了。『然後呢?』我著急地問。

後來,申請大學時,各名校的音樂系爭先恐後地要搶這位學生,妍姐說出一連串鋼琴家名字,他們親自來邀請他成為他們的學生。弟弟不只會彈鋼琴,學校的功課更是頂尖的,所以他考慮去讀J 大學,因為附近就有P 音樂學院可以就近上鋼琴課,來個雙主修,豈不完美?『所以,他選哪一間大學?』妍姐沒有說話,她喝了口咖啡,清清喉嚨,才繼續下去。

『我爸媽,尤其是媽媽很反對弟弟再繼續彈琴,她拒絕了所有的鋼琴教授的邀約,甚至要他不要再彈鋼琴了,她要他去讀電機。』『為什麼?』我問。『因為,父母認為走音樂的路會餓死,而且,男孩子彈琴,不是很“上道”的感覺。』我為弟弟說話,『你想你父母知道弟弟的鋼琴彈得非常好,這樣的程度再進修下去的話,走的路跟一般學生是不一樣的,他會是大學教授,會是演奏家,會是大師。他生計不會有問題的。他們知道嗎?弟弟有反抗嗎?』我完全忘了我的輩份而說出很不禮貌的話,我趕忙再補一句『對不起。』

她說,有的,弟弟有反抗過,但父母屬於比較傳統的一輩,認為鋼琴小時候玩玩就好了,長大的大人要有更遠的理想,電機系畢業的出路比較多。在很多很多次的溝通後,弟弟屈服了,選了長春藤名校的電機系,一路讀到了博士,有一份很好的職業,收入也很高,完全符合了父母的要求。

然後,有一年他買了九呎的史坦威大鋼琴。他很少彈,也不准家人去碰那台鋼琴,不可一世的鋼琴坐落在客廳,不知道主人的過去和鋼琴是如何地緊密。弟弟的工作人人羨慕,但她知道弟弟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弟弟,有什麼已經失去,有什麼已經不再了。『所以,獅子,你知道嗎?我看弟弟這樣一路走來,到了人生轉彎處,走了別人要他走的路,我學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絕對絕對不要干涉任何人要走的路。』

妍姐說完,桌上的咖啡也冷了。想起那台遙遠寂寞的大鋼琴,不知弟弟每次經過鋼琴,想著什麼?不能擁有鋼琴的人生,就擁有一台史坦威?一台不彈的琴,和沒有鋼琴又有什麼不同?電機帶給人生的意義為何?音樂帶給人生的意義又為何?我沒有答案。我只是慶幸雖然沒有九呎三角大鋼琴,但我有一台直立鋼琴,和學生與我一起合作的樂聲,想想,真已足夠,也沒有遺憾了。
創作者介紹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fang
  • 女兒的鋼琴是來自她表姊的二手鋼琴
    年代與琴史我也不知道
    但是她卻很知足
    因為她知道學琴是她自願的
    有人贈琴給他更練習
    這是別人沒有的幸福
  • 小麥
  • 大J以他當爸爸的立場說,既然我們可以建議孩子有一個更好的工作選項,
    我們就無需遮掩的告訴孩子這一條路的美好;我以一個曾走過”我們都是為
    妳好”的大人期待裡長大的孩子說,一條路好不好走可能來自於我們對它的
    了解多不多,了解讓人安心,大人安心不代表孩子會開心。我和他討論了很
    久,結果,不知怎麼地,討論到小孩讀國中可以不可騎腳踏車上學就快吵了
    起來。

    我們太認真看獅子老師的文章了。
  • 小君
  • Dear老師
    這篇文章看完後感觸很深呢!
    想到這台遙遠寂寞的史坦威,故事角色若換成是我,每天經過它,又會是什麼
    感想呢?
    我想,也許我會在深夜時,靜靜的看著這台珍貴名琴回憶起過去那段有琴聲相
    伴的美好時光!只是史坦威,我...回不去了....$@!&*@#$>_<
    雖然從小在家裡練的是Yamaha,雖然我也曾放棄過練琴,但現在能重拾鋼琴,
    真的很幸福呢.
  • lioness
  • Dear 悄悄話:
    我何時才能說服你不要這麼害羞呢?我很希望可以與大家分享你的留言呢,
    謝謝你的溫暖話語。

    Dear fang:
    你女兒的鋼琴是一台幸福的鋼琴呢,好像也依稀聽到她快樂的琴聲了,謝謝
    分享!

    Dear 小麥:
    有話好好說啊!讀著你的留言,我想起林良爺爺說過的一句話:『對孩子要
    有信心。』他們終究會走出自己的一條路。但也如我們今天討論的,不管怎
    麼樣,父母總會牽掛擔心的。(聽到你教他們怎麼搭電梯,哥哥重複完你的
    話:『好,耐心等五分鐘。』弟弟再重複哥哥說:『五分鐘。』我都快笑死
    了。)

    還有,小小抱怨一下,怎麼最近你都不是頭香???

    Dear 小君:
    妮看看,我這不是就寫了嗎?急什麼呢?哈哈。話說上完課後,一直到今天
    感冒才比較好些,總算動手把它寫下了。琴不在名貴不名貴,重要的是有沒
    有人彈啊!!
  • pearl72978
  • 讀完這篇很有感受....

    國中時爸爸要我停掉鋼琴 & 豎笛﹐我不肯﹐堅持我只要走音樂這條路。
    結果走到大學﹐反而自己放棄了。

    回加州後﹐和爸媽住時還時常練琴﹐但是搬出去後﹐那台琴也慢慢的變成
    無聲琴了﹐想起來真感慨。(唉)
  • Phyllis
  • 年初時和媽媽去聆聽一場感恩音樂會
    彈琴的少年有著不凡的氣度
    鏡頭特寫他在琴鍵上如行雲流水般的手指
    然後
    我看到了
    史坦威鋼琴

    他彈拉赫曼尼諾夫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
    媽媽忍不住悄悄地問我
    「那真的是一架鋼琴發出來的聲音嗎?』
  • 公主媽咪
  • 我也有一個夢

    落地窗前放著一台史坦威鋼琴
    爸爸媽媽喝著咖啡
    看著公主優雅地彈著琴
    優美的琴聲環繞著我們

    哈哈哈 就是夢吧!!
  • pinkrabbit12
  • 感動 卻也悲傷

    希望那位弟弟能快樂
  • lioness
  • Dear Pearl:

    曾經擁有,也有曾經擁有的美啊,而且it's never too late, just
    remember this! :)

    Dear Phyllis:
    我很喜歡最後一句,史坦威已經找你來寫廣告詞的。話說那是我最喜歡的一
    首拉赫曼尼諾夫的曲子,特別是第二樂章哦!:)

    Dear 公主媽:
    我好喜歡小公主的海頓,彈得真好!希望你們也跟我一樣喜歡enjoy!

    Dear pinkrabbit:
    我也如此希望呢!
  • 悄悄話
  • 金拍寫!
    我倒覺得買一台不彈的琴,尤其是很棒很貴的琴,
    和沒有鋼琴是大大不同的!
    用一種荒謬卻又充滿力道的方式,
    作為對年輕時無法決定自己要走什麼路的抗議!!
    很酷!還帶點黑色幽默!
  • 悄悄話
  • yvonneyliu
  • 请转告那位弟弟,不怕史坦威无用武之地,他可以去参加Van Cliburn
    Amateur Competition! 我也曾经二十多年没有摸琴,如今要去比赛了。
    就在这个月底,www.cliburn.org
  • lioness
  • Dear 讀者:
    你好,不會拍寫啊,弟弟怎麼想,我也只是猜測而已。我相信他過得很好,
    聽起來他是個很有意思的人呢。

    Dear Yvonne:
    哇,這麼厲害!先祝你好運,也很為你感到興奮要去參加這樣一個盛會!
    好希望我也能去看看呢。
  • TK
  • I have a friend. He faced almost the same request from his
    parents. He liked to go for music but his parents insisted EE is
    a better choice. He fought but failed.

    Then he picked a way shocked everyone. Few days before his
    commencement while his parents still on the plain to attending,
    he committed suicide.

    Really! Don't choose for others, even he/she is your child.
  • lioness
  • Dear TK:
    I am very very sorry to hear the sad news about your
    friend. There are many ways to go about living your life,
    but when you don't even have your life, there is no
    chance.
  • 我猜想:

    買了史坦威,卻始終任其沉默的佇立於屋中一角
    那心境極有可能如珍藏初戀情人玉照一般
    不僅有回憶、思念
    還有著一份重逢的憧憬和期待
    也許有一天;
    也許有一天.............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