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上完課,看到一通未接來電,是你!我想你一定有事,才會在這個時候打給我,我忙回撥給你,電話那頭傳來你的聲音,『嘿,你好嗎?』我問,你有些疲憊地說不是很好,所以打給我。你說工作上遇到了瓶頸,同事們又常有爭論,那天才又和老闆開了一個下午的會,你都快累壞了。

老闆因為最近諸事不順,連帶地把所有的理由都推到你身上,說你能力不足,個性乖舛,辦事不利……我聽了反而笑了出聲,你問為什麼笑,我說你聽聽,他所說的,沒有一樣是真的,卻剛好都是相反的,你的工作足足可包括三個職位,你精通外語又知道以人為本,所有別人無法調停的事,只要你一出面,事情就可以擺平。你的老闆最聰明一舉則是僱用了你。

你輕輕地笑了,謝謝我的美言和善意。我繼續說,雖然職場上的風風雨雨我看得不多,但我知道你,接下這個職位,你戰戰兢兢,從零開始,不會的事你就去上課;不能解決的,你找方法;做不到的,你盡量去做,大家還在放假,你自己在家裡加班。你對這再出發的工作非常看重,從你逐漸消瘦的身影,我們大家都看得出你的努力與付出。

我也想起有一個我很喜歡的作家寫過的故事,在故事裡女主角受到排擠,她的長輩告訴她,當別人比不過你的時候,他們只好偷你的力量,希望你會因此而變弱了。聽來你的老闆是找你出氣,為了這份工作,你吞了下來。但是,我知道這樣的謾罵也消減了你一些力量。

你謝謝我,說你讀了我寫的《悲慘世界》,你說你並不喜歡雨果,反而喜歡的是左拉。左拉我沒有讀過,你教我怎麼說『雨果』的名字,『雨』的法文音要嘟起嘴巴。我實在很佩服你,不只精通英文,還精通法文。你笑笑說這沒有什麼。

我們也聊起最近的新片子,馬奎斯的《我的鬱妓回憶錄》簡直就是抄襲川端康成的《睡美人》,你說這很像湯姆斯曼的《魂斷威尼斯》,年華老去,只想記住最美的,我倒喜歡《情定威尼斯》,你說黛安蓮恩真是漂亮,說起片子裡的勞倫斯奧利佛,你倒提起了彼得奧圖,我笑了。因為你很年輕,怎麼會盡知道這些老片子和明星。

就這樣,我們聊了很多很多,黛安蓮恩和湯姆斯曼漸漸把我們帶離了生活裡的不愉快,我看到窗外,好漂亮的月亮,問你知不知道許景淳的《天頂的月娘》,你清清喉嚨,唱了起來,我在這旁笑了。認識你這麼久,一直知道你歌聲好,卻從來還沒有機會聽你好好唱首歌,每次見面,吃個飯,時間都不夠了,也知道你很會彈琴,也沒有機會聽你彈過。

你停了歌聲,說可以聊聊真好,也很高興看我一直在寫,我只好老實告訴你,其實最近有些焦慮,你急急問怎麼了,我說有幾篇稿子要交,你馬上問何時交,有沒有構思的問題,有沒有時間寫,想不到你這樣歸類我的問題,我馬上就釋懷了,因為我有足夠的時間,也有很多的東西可以寫,只是我還沒有完成,所以焦慮。

你溫柔地說不要焦慮,你做得到。眼看時間不早,我們道晚安。我站到窗邊看月亮,想著你的歌聲,想著你說我做得到,奇妙的是我真不再焦慮了。月亮照著我們,雖然在不同的城市裡,但你也看得到它。我打開電腦,寫了起來。我知道你也又開始工作。晚安,親愛的,不要忘了我們有雨果、有左拉,有馬奎斯,更重要的,我們有彼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oness 的頭像
lioness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