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30 Wed 2013 09:00
  • 相遇

早上騎腳踏車到附近的診所掛號,小感冒,不礙事,但看一下醫生比較安心。診所在社區裡面的花園旁邊,我鎖好車子,進去掛號。小姐微笑地遞給我號碼牌,二十七號,現在才早上九點半,診間上方的告示燈無情地顯示著五號。小姐安慰我說:『要等一下哦。』看著外面的陽光,我想去騎騎車繞繞再回來好了。

車子騎出社區,兩旁三樓高的芒果樹綠蒼蒼的枝椏隨秋風搖擺著,不過幾個月前結滿了芒果,還派出卡車來打芒果。芒果樹的綠蔭引我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周遭開始忙碌了起來,原來是傳統市場。路邊擺滿了五顏六色的水果、青菜和玩具,採買的人興味地走走瞧瞧。過個馬路,就來到了公園。

我像發現新大陸地沿著公園騎著,這公園我早有聽聞,但不是開車經過外圍,就是公車站牌上看到,從沒有想特別來一趟,想不到現在就騎到了。我慢慢地騎,騎過小朋友的遊樂區,只有三兩孩童在玩著沙,想必大家都開學了;繞過小型圖書館,落地窗顯現了一列列的藏書,黑暗的室內也告訴我還沒有開館;樹,更多樹,左轉再繞一圈,這一轉彎才發現這公園的腹地比我想像還大。

我便再繞一圈,看到了剛才路過了阿公帶孫子,超過了剛才在玩沙的小妹妹,騎過了還是關著的圖書館。我停在紅燈前面,大馬路的另外一頭有個閘門似的入口,入口的一端好像另外一個世界亮著光。我待綠燈著魔地騎了過去。

轟地,開天闢地的,天地開啟,溪水橫跨了兩岸,湍急的速度激起了波光閃閃,亮得我不禁瞇起眼。左方是遙遠的台北101大樓,此處望去渺小的如一隻鉛筆,而右方是看不到盡頭的溪水,流向天際。對岸一棟棟高及二、三十樓的建築,似在對我說,我們早享盡這美景,日出到日落,月亮和星星。

如那東晉迷路的漁夫,我急著想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以後怎麼再回來。我在溪邊停下車子,岸邊幾個閒釣的人看看我,又回頭看看溪流,好像他們等了一輩子的答案就在河裡。那水之清澈,之乾淨,之急迫,悠悠地流過我們眼前,幾百年來它就是如此匆匆不等人,也不等時光。它有它自己的速度和故事。

看到溪水河岸,我總會想起塞納河,總是奇怪我不覺得它特別驚艷的心態,是什麼讓我對它太敷衍?是夏天太熱的天氣?是骯髒的步道?若在寒冷冰天凍地裡去一趟,會不會就此改觀?我是如此願意再給它一次機會啊,塞納河說你是誰,我根本不在乎你的想法。我是天上最亮的一顆星啊,你看不到我的美,當然,是你有問題。

但,這溪水,就這樣完完全全讓我折服了。這麼地安靜,這麼地不可一世,這麼古老的就存在。流過台北,流過福爾摩沙,流過藍色綠色,再流向未來。釣魚的人們如雕像般地一動也不動,岸邊草地裡的白鷺鷥探頭看我,又看溪水,展翅飛了起來。

我往前騎,如騎向不可知的未來,前面的道路通往何處,我完全沒有概念,只想一直騎下去,如希臘神話裡一直飛往太陽的傻王子,翅膀上的蠟油就要被太陽曬乾了,他卻無法不往太陽飛;如我,無法停下來,一直往前騎。『你要錯過二十七號了。』我告訴自己,『但,你看,這陽光,你看,這微風。還有白鷺鷥和我一起飛。』

終於,我往回騎,如在外頭翹課的學生被抓回進教室,好像偷得了浮生半日閒,發現了一個新的天地,每騎到一個轉彎,我努力記下路線,這世外桃源是我的了。回到診所,上面的燈號無情地顯示著十九,我心甘情願地坐下來等。我擦擦汗,想起那溪水,那陽光和微風,有了這個秘密基地,一切就都值得了。
照片[1] (8)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eiyink
  • 我想起了海明威那流動的饗宴裡那流轉在咖啡館,書店,河邊的最窮但很快樂的日子,讓我在你們的文字也遇見桃花源的歡喜.
  • 親愛的:
    謝謝你的分享。我也好喜歡海明威那本書,我想美的不是巴黎,而是年少的歲月的光彩。

    lioness 於 2013/11/06 11:02 回覆

  • Necessiwater
  • 可以讀讀徐志摩的散文集
    他對康橋的愛戀與描述肯定能給你新的感受
  • 你好,謝謝你的分享哦。

    lioness 於 2013/11/06 11: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