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週六晚上打電話給你,想問你好不好,你接起電話說,才在想上個禮拜的明天就可以見到我了。可不是,上個禮拜天你帶寶貝來台北接受檢查,我去看你。想不到一個禮拜就這麼過去了,時間過得好快。

那個醫院我去過,上次也是因為寶貝住院,走進醫院的那一刻,我都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健康正常沒事在醫院門口前猶如劃下線,而在走進這門後,生病檢查治療或評估,那麼多的不確定、擔憂和不安倒海而來。我快步找病房,一走進去,就聽到你溫柔又逗趣的聲音,『來嘛,再一口,嗯啊,對,就是這樣,好吃吧。』你正餵著寶貝吃午餐,我說嗨,你看到我,放下碗,我們相擁,竟然有些哽咽。

寶貝長大許多,都認不出來了,好個清秀的孩子啊。『姨來看你哦。』他頭上裝了許多測試器,想必很不舒服,你邊幫他抓抓頭,邊唱歌給他聽,歌的結尾你把它變成搔癢歌,你哈他癢時,我們都笑了。

我們趁寶貝休息睡午覺時,把他交給看護,出來吃飯。在餐廳裡,我們聊了很多,不知不覺中把盤中的食物全部吃光光。聊的還是生活,回頭看,現今的日子好像沒有比較容易,但,一路走來,有淚有愛有苦有樂,我們一一細數。神沒有應許我們一個安逸無憂的生命,但,祂應許我們祂的保守。

你陪我走到捷運站,我們相擁說再見,看著你離去的背影,風吹著你的長髮,依然優雅高貴。我想起多年前你的背影。

那次我們約在書店樓下的咖啡廳,你發簡訊說已經到了,在等停車位,我要你慢慢來。不一會兒你推著寶貝出現,嬰兒車加上大包小包,少說也要十幾公斤吧。你氣喘吁吁坐下,我們叫了咖啡和茶。小姐服務態度不是很好,我們也無暇去管了,你這樣上來一趟台北,時間太寶貴。

你離席去買蛋糕,我和寶貝面面相覷,我也學你自言自語,其實我們是有一個觀眾的。『你看姨姨的這咖啡很黑,因為姨姨喜歡喝黑咖啡,媽媽去買蛋糕,不知道她會買什麼口味的,你也想吃對不對?』寶貝有時候看看我,有時候發呆,他一定想這位阿姨娛樂小孩的天分也差太多了。

咖啡廳的場地不大,人又很多,他們走過我們,我發現有人看到寶貝不一樣的樣子的神情,是好奇是不解,也有吃驚,很難相信人的表情可以在那麼短的一瞬間顯露無遺。我想教訓他們,不可以用異樣的眼光看我們的寶貝,不可以這樣!但我只是坐在那裡,任憑他們走過瞥見,或皺眉或瞪眼。

你每天要面對多少這些異樣的眼光?我才這樣被看了幾分鐘我就快要不行了,我就想和這世界抗議,你是怎麼做到的?『嘿,我回來了,希望你會喜歡巧克力蛋糕。』你放好盤子,坐下來。我們一起把蛋糕吃完,也不忘分一些給寶貝。

後來我有課得走了,你把寶貝安頓好在嬰兒車裡,我們一起走到電梯,等了一會兒電梯來了,門打開,滿滿都是人,他們看到我們,有的投以我已經開始熟悉的眼光,就是沒有人肯把位置讓出來。你笑笑揮揮手說沒關係,你可以等下一班電梯。電梯無情地關起門,往下再往上,又停在我們面前,打開,滿滿的人,再關起。『獅子你先走吧,看樣子我們還會等上一陣子。』我抱抱你,摸摸寶貝的臉,離開了。

我走到出口,回頭看看你們,只見你站得挺直而優雅,一頭長髮披在肩上,你輕搖著嬰兒車,像是在告訴寶貝,再等一下就會有空的電梯。我眼睛一熱,趕快推門而出,往出口走去。

那個背影,我一直記在心上。和上個禮拜的那個背影相比,我也要告訴你,你站得更挺了,飄揚的長髮襯托的倩影有著浪漫飄逸的氣質,走路的步伐更平穩堅毅,一步一步,向明天,向未知,向愛走去。我微笑,吹起口哨走向捷運站,知道不用等到明天,今天就是美好的一天。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