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常想起你,我想,你也知道,因為你是天上的天使,什麼都知道。那你也一定知道我那天在W飯店想起你。當我走過吧台要到餐廳時,看到角落牆的桌上擺有一組音響和一對耳機,我停下了腳步,彷彿看到你戴著耳機,播放著音樂,閉著眼享受耳機傳出的聲音,雖然這聲音是播出去的,但收在你的耳朵裡,就只有你能聽見。

我們認識時,你告訴我你是DJ,在台北有名的Club做事,「Plush,聽過嗎?」我像個土包子的搖搖頭,你說找天帶我去,還說了一堆喜歡的樂團和歌者,我雖然也是學音樂的,卻沒有聽過幾個。「其實,我最喜歡的,是蕭邦。」你說,真的?我吃驚地問,你說尤其是夜曲,還精準地告訴我作品號碼。真的是行家,我想。

你當DJ是興趣,也想好好存些錢,所以,上班時數很長,你也很有紀律,上班時不抽煙也不喝酒。你也教英文,才知你說得一口好英文和西班牙文。你知道你要什麼,也知道怎麼保護自己。你說看Club裡的人喝得爛醉,你只是繼續播放你的音樂,下班時間一到,就走了。

你常失眠,有時你就寫作,有時,你就一支煙,有一下沒一下地抽著,在陽台上想著心事,想著過去,想著未來。後來,你辭去了DJ的工作去旅行,因為情人的邀約。你心是很軟的,尤其對你愛的人,你希望他們有最好的,也希望給他們最好的,但,你卻忘了給自己最好的。

也是在一次失眠的夜裡,你上我的部落格把所有的文章都讀完,留言告訴我後,才去睡覺。想我的文字曾經陪過你的夜,就覺得很溫暖。你也是個寫手,本來計劃病好後,就要專心做個作家,全力投入寫作。你帶我參觀你的書房,小小的一個房間,有著一面窗,西曬的方向,陽光十足。窗簾飄啊飄,陽光透進來,到你的桌上。一些紙張散落在桌上,塗寫著你的夢想和願景。

一次聊著喜歡的電影和影集,我告訴你我最喜歡的影集是部很冷門的,發生在阿拉斯加的故事,你接下去說是不是《北國探險》,我很驚訝你知道,更驚訝我們竟然都喜歡。一開始聊起這影集,我們幾乎是興奮過度地不給對方機會說話,我們都喜歡喬,那個法拉盛土生土長的紐約醫生,也喜歡那個嬉皮DJ克里斯。

《北國探險》的步調算是慢的,在美國的影集六分鐘就一個笑點的規則來看,它簡直不能比。它有的是天空地闊地,冰天雪地的,遠在阿拉斯加西思里小鎮的人與事,慢慢地訴說他們的故事,一天的開始由克里斯在電台向大家說早安。
曾經有一陣子我午休時會看一集,因為剛好那個時間電視台重播,每次影集開始,看到那隻大麋鹿走在街頭上,就笑了。什麼學校,什麼行政,什麼考試都放一邊,我現在在阿拉斯加,麋鹿和我吃飯呢。朋友看了這影集告訴我他們不懂什麼地方好看,但,你會了解的。我們終究沒能一起看《北國探險》,你就走了。

每當聽孩子彈蕭邦,會想起你,看到耳機和音響,會想起你,在早上喝咖啡,打文章時,也會想起你。前陣子完成了一個計劃案,想要與你分享,才想起你已經不在。在寄出計劃案的同時,我好想告訴你,我的夢想,有你在裡面。

你的小表弟說他夢到你,說你在天上過得很好,他看到你一頭鬈髮,長著翅膀在天上飛,「姐姐變天使了。」他不用說,我早知道。因為,Kris, 你本來就是天使。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