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6 Wed 2014 13:09
  • 夜遊

image
去夜騎,寄了夜景給你看,你說好美,我說下次你來帶你去夜遊。你笑問我所謂夜遊是唱歌喝酒那種,還是騎腳踏車,我答道當然是第二種。想不到你帶我去了第一種夜遊。為了慶祝你妹妹溫溫生日,你北上,一起來聽你朋友Pub的演唱,約了我一起前往。週日晚上,Pub裡大家就沙發而坐,溫溫把大沙發讓給我們,自己窩在旁邊角落,愜意把高根靴子靠在矮凳子上。我們叫了Mojito,你點了Corona,點完飲料,我們聊起天。

你說歌手算是你的學弟,雖然沒有一起讀過書,只是同一個時間點在Berkeley大學讀書認識。我聽到Berkeley肅然起敬,都忘了你曾經去過那裡。你也去過法國留學,除了大學主修外語,研究所讀管理,這兩個不同的領域你駕輕就熟。但不認識你的人,可能會以為你讀的是文學或電影。

歌手開始彈琴唱起歌來,你向我介紹這女歌手,原來已經得過金曲獎。飲料來了,我們三個舉杯祝溫溫生日快樂。接下來你的學弟出現了,他唱起了Damian Rice 的歌,我沒有聽過,你為我介紹Damian的背景,還有這歌的電影和情節。

我想起我們一起曲看夏卡爾畫展時,你對著油畫裡的法文詩一行行翻譯起來,翻譯裡不失詩意,『我漫步在你的靈魂,你的肚子上,我飲你剩餘的歲月』你翻譯完,我還沉浸在夏卡爾的浪漫裡,你吐吐舌頭說,『拜託啊,太肉麻了吧!』

歌手接著唱起了音樂劇Rent裡最經典的Season of Love, 這個我們都會唱,在昏黃的燈光下我們低聲合著。這音樂劇有著太傳奇的故事,不是故事本身,而是作曲家。Jonathan Larson花了十三年的時間來創作這音樂劇,在首演之夜,他心臟病發作就走了,十三年的辛苦,他來不及看到它的成功。這劇如常開演,開始了它的傳奇,音樂劇大紅,那年得了許多大獎。我非常喜歡這歌曲,以前當合唱團伴奏,就四個和弦,卻譜出愛的真諦。你怎麼衡量愛,用早晨、夜晚、咖啡、威士忌、眼淚和歌聲,終究該如何來衡量愛?

他再唱了林強,她再唱了四季紅。杯裡的飲料漸漸少了,綠色的薄荷貼在橘子上。喝完Mojito,演唱會也近尾聲。你和學弟敘舊,我和溫溫玩起自拍,想著等下去哪裡續攤。走出Pub,台北也要打烊,明天大家都得上班。就麥當勞吧,我們在三個高腳椅坐下,亮晃晃的燈光,和昏暗的Pub完全兩個世界。

我們點了柳橙汁和冰心雪糕,胡亂聊著,就果汁就雪糕。你吃得狼狽,巧克力塗了滿嘴。你突然很認真告訴我你想做的事,我聽得專心,你說著說著眼眶竟然紅了,我說你不能哭啊,接著我說了一個很冷的笑話,你笑了。『因為我想你會是最了解的人。』我點點頭。想到前陣子你忙翻了,三不五時出國出差,開會主持講習,我問你有沒有名片,你從包包裡找出一張,學職場上到禮貌,先擦擦手上的巧克力,遞給我,我欠身接下。

一看嚇一跳,你工作範圍涵跨了半個亞洲。我念了出來,你說幹嘛啦,無聊,我駭笑說這是很大的頭銜,你揮揮手聳聳肩。溫溫看了錶說是不是該走了,我們走到捷運站。台北的夜已經很深,我們的夜遊唱了歌也喝了酒,在變回南瓜前,我們相擁,說好好照顧自己。

我走去等公車。看著告示牌,末班公車已過,我笑了,公車也收工了,那真的很晚了。我往家裡方向走去,反正不遠。微風裡走著,我想到才不過幾年前,你從破碎中走出來,從零開始,找到工作,開始上班,到今日的你,我知道頭銜只是工作的代號,但我是多麼以你為榮。名片上小小幾個字,是你辛苦努力的記號。

明天,你又回到工作裡,又開始硬戰,什麼Berkeley,什麼Mojito,什麼Corona和夏卡爾都放起來,這樣的冬夜,我們漫步在歲月的旋律裡,直到下一次再見。
It’s time now, to sing out
Though the story never ends
Let’s celebrate
Remember a year in the life of friends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溫姊
  • 看你的文章,一直想要唱season of love
    看來夜遊對老師是有好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