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1-2.jpg
上了一天的課,外面的天空已經全黑,最後的學生是小漢和哥哥。下課時他們穿鞋穿外套,還要和我哈拉幾句。『老師,等下要去吃什麼?』小漢問,他們很愛管我,上次我說要去吃兩百元的比薩,小漢直說我浪費,吃這麼貴。我小心的說想去吃一碗麵,小漢馬上問多少錢,『那你怎麼去?』繼續質問,『騎腳踏車。』『騎腳踏車?那很危險的。』他們又說,小漢還不忘叮嚀:『不要吃太貴的啊!』

我下樓去牽車子,騎出停車場,寒風撲上,我拉拉帽子,踏上踏板,騎向西門町。中華路寬敞的大道,我穿梭在三兩行人之間,漸漸人多了起來,得下車穿過熱鬧的人群,再往前騎,左轉入巷子就看到麵店了。我停好車,看店裡人還很多,安心不少。

一次聽完音樂會,飛快騎車過來,看廚房已經開始收拾,問還有沒有麵,老闆說有,我開心的坐下等麵來,一位客人進來,就差我一步,老闆說已經賣完了。賣完了,這三個字對餓肚子的人來說,殘忍不過。這樣的冬夜,吃火鍋覺得太多,吃一碗麵卻是剛剛好的。我點了羊肉麵,選了位置坐了下來。

當初經過這麵店,很直覺的看到菜單有這麵就點了,後來,就再也沒有點別的麵來吃。小時候媽媽載我去練琴,完後總會帶我去吃宵夜,有時候會去吃羊肉,一碗清湯裏幾片薄羊肉,沾著醬油膏吃,再喝清湯。練完鋼琴,好像都很晚了,這些吃的記憶都在晚上,吃完回家的路上,月亮總是在很高的天上。

麵來了,還有一小盤醬油膏。麵如麻花般躺在熱湯裏,上面鋪滿了薄羊肉,飄著紅色的枸杞,我用筷子攪拌一下,把麵線分開,隨著熱氣飄上來的是淡淡的藥膳味。先喝一口清湯,湯頭就高湯的原味,還有一些些酒,頓時暖了身子,再夾一塊羊肉沾少許醬油膏吃下,好像回到八、九歲時練完琴,媽媽陪著,而現在是教完鋼琴來吃晚餐。

如孩子玩玩具般,湯匙裏我玩著不同組合,有時一口麵少許湯,有時羊肉和湯,有時枸杞和湯,有時候羊肉沾醬油膏,有時候麵條也沾一些,每一口組合總是帶給我不同的滿足。

一大碗公的麵,我已經快要吃完。這時候一位肌肉男應該是隔壁健身房剛運動完過來吃宵夜,『老闆,還有麵嗎?太好了,那我要一碗海鮮麵,再加一盤小菜。』他點完很開心的坐下,等那碗麵到來。他一臉期待,不知剛才在努力舉重時,是不是都在想著這碗麵?

我吃飽了,再坐一下才離開。騎上腳踏車,轉入大馬路,年輕人觀光客,他們的夜晚才要開始。騎過人潮,騎過古寺,夜安靜了。我的臉微微發燙,想是湯裡的酒。涼風吹來,我習慣性抬頭找月亮。鋼琴、羊肉湯、月亮、回家。這路線可以從我的童年延續到我的中年,好個幸福的我。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laire
  • 不是永遠十八歲嗎? 怎麼會是中年的妳?看著妳的文字,開始想像那碗熱騰騰的羊肉面.....只覺溫暖.....
  • 下次請妳去吃!

    lioness 於 2016/10/14 21: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