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記得琦琦媽媽打電話給我的那個夏日的早晨。我在住家附近的公園咖啡館買咖啡,太陽已經非常大,大到睜不開眼。手機響起,我正要過馬路。「獅子老師嗎?啊——我不能相信真的是你。」「請問您是?」「我有一個五歲的小朋友想要和你學琴。」「好啊。請問你們住哪裡?」「我們住在XX。」聽到地名,手上咖啡差點潑到地上。「媽媽,我住臺北,從XX過來要很久呢。」媽媽說她知道,她想讓琦琦有個好的開始。我很猶豫,我試著說服她在XX找老師上課就好,這一趟路真的太遠了。媽媽很堅定地說:「老師,請讓我們試試看,好嗎?」我說不過她,就答應了。

五歲的琦琦,幼稚園大班,粉紅色的上衣,牛仔褲,一手牽著媽媽的手,一手抱著她的小狗娃娃,很乖地叫我獅子老師。我問她坐火車會不會很累,她搖搖頭說不會,很好玩。媽媽謝謝我說等下再來接她。我帶琦琦進到琴房,她不怕生,但比較內向。我帶她找音符,她找得很快,帶她把手放在琴鍵上,小小的手已經站得很好,好似已經學了很久的鋼琴。那時候我心裡想,這孩子會學得很好。

上完課,我問她會不會累,她微笑說不會。媽媽來接她,她收好書包,抱起放在鋼琴上陪她的小狗對我說再見。我就這樣開始有了第一個濁水溪以南的學生。琦琦告訴我爸爸是農夫,隨著季節她報告種植的農作物:洋蔥、稻米和玉米。家裡還有一個弟弟,很愛搗蛋,很喜歡和她搶玩具。

媽媽告訴我她的願望,希望孩子一天可以去教會司琴,原來媽媽和我一樣是基督徒。想起我小時候媽媽也帶我去做禮拜,偶爾也讓我司琴。我告訴媽媽,琦琦長大一定可以的。琦琦學得很好,很快地上了軌道。我擔心一趟三小時的路程,每次都要問她會不會太累,她也每次笑嘻嘻回答我不會。上完她的課,我繼續上別的學生,上完課通常已經晚上,看看時間,總是掛念著還在火車上,還沒有到家的琦琦。

琦琦上一年級了,開始會寫很多字,她工整地寫她的名字在琴譜上,在筆記本上。和我也比較熟了,會告訴我學校的大小事,走路到學校的路上和走去農田的路是反方向。只要有颱風,她就很擔心。我總是想像她走去學校的路上是不是有稻香。

終於有一天,她累了。兩年這樣奔波已經很不容易,我告訴媽媽我瞭解的,我希望我教給琦琦的可以讓她繼續下去,有一天可以去教會司琴。我的琴房不再有粉紅色小狗坐在鋼琴上聽我彈琴。當月亮升起,知道琦琦不是在火車上,而是在稻田旁的家,我是安心的。每逢教師節琦琦一定會打電話給我,祝我教師節快樂。後來我換了電話號碼也搬了家,沒多久,高鐵也開始行經她的小鎮,我想起了小小的琦琦,不知道她好不好。

一天,我的line上傳了一個訊息,是琦琦媽媽,「請問您是哪一位?」想是她才剛裝了line,但我有她的電話,所以我出現在她的聯絡人裡。「我是獅子老師。琦琦媽媽你好。」過了一會兒,line的那一頭傳來好幾個驚歎號,「獅子老師!!!!!我們找你找了好久,終於找到了!!!!!你願意再收琦琦當學生嗎?」我當然願意。「她現在已經是國中生了!」換我傳去好幾個驚歎號。

琦琦再出現在我面前,如有一條時間河流從我們的腳下匆匆流過,她已經快比我高了,一個亭亭少女了。她彈了一些之前的曲子,我看著她手指快速地遊走黑白琴鍵上,不禁驚歎她果真如我預期學得很好。我告訴她彈得很好,因為她的基礎打得很紮實。她聽了笑了起來,因為那個老師就是我。

之前她停了一陣子,我很快評估她現在的程度,就接了下去。可能是以前上過我的課,我們上課的節奏非常順,第一堂課根本沒有任何磨合,我要她做的東西,只需要示範一下,加上一點解說,她馬上瞭解。我心裡很驚喜,因為她本來就是我的學生啊。

我們無縫接軌地繼續了我們八年前停掉的課,琦琦視譜快,手指靈活,領悟力高,又肯練習,是個完美的學生。現在這個學生從五歲長大了,不再穿粉紅色的衣服,帶來上課的不是粉紅色小狗玩具,而是少年羅曼史。

我問她可以告訴我這幾年遇到的老師學習的經驗。她想了一下,似乎有些猶豫,然後她說了。離開我之後,她遇到的第一個老師很兇,常常罵她,當她彈錯音時,老師甚至打她的手。我很錯愕,大腦無法理解她告訴我的事情。怎麼可能?

有時候練習得比較少,老師越罵,她就越彈越錯,彈錯就被打得更兇,她不敢告訴媽媽,後來受不了了,才告訴媽媽,媽媽當下換了別的老師。再來的老師,給她的東西太簡單,媽媽再找第三位老師,才算上了軌道。學了一陣子後老師搬家,她又沒了老師。後來國小畢業要升國中,她和媽媽討論學琴的事情,她喜歡鋼琴,她還是想繼續學。她告訴媽媽,她想回來我這裡上課,雖然很遠,但她喜歡和我上課。

我花了很大的力氣忍住眼淚,我站起來,拍拍她的肩膀謝謝她告訴我這些,請她把蕭邦拿出來,彈給我聽。我站在她後面聽她彈琴,眼淚悄悄流下,我一直擦眼淚,告訴自己一定要在她彈完蕭邦時止住眼淚。可是當我看她漂亮的手指彈奏地這麼好,想到那位老師打她的手,我的心就如同刀割般地痛,眼淚又流下。我花了好大力氣讓自己冷靜下來,繼續上課。

我問她十二月演奏會要不要試試看,她想了一下,說好,我們討論了曲目。下課了,她要去搭車回家了,現在有高鐵,以前三個小時的車程可以減少一半了。她揮揮手說再見。

想起聖經上的話:「忘記背後,努力向前,向著標竿直跑。」我感謝上帝把她帶回我身邊,我將盡我最大的力氣幫助她茁壯。鐵路兩旁綠油油的稻田,開出朵朵穗花,朝著風迎著太陽,即將結果。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