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君來上課,彈最近學的蕭邦詼諧曲第二號,蕭邦這首詼諧曲則用一組快速的三連音為主要的動機,這一組音符是這首曲子裡種種艱難技巧要克服的第一個。小君彈一行,我就叫她停下來,我朔這三個音要清楚,可是又要小聲,而且兩手要整齊。音量雖然小,但還是要有實質,像小彈珠你踩到還是會痛一樣。

小君問我怎麼練習,我說就是一直不斷反覆練習,各種節奏變化練習,很多很多很多次。記得那個時候在大學上這首曲子,光是這三個音符,老師就磨一個小時,我都快瘋了。我問小君練習幾次,她說五次她就沒有耐心。我大笑說,「小君老師,五次是一年級的小朋友的功課次數,你要練習一個小時啊!」

小君說她會努力看看,接著她想到了什麼,問我知不知道浪花兄弟常青,那天她無意間發現常青和她一樣都是留學法國,接著她非常激動地說,常青讀的是巴黎高國立高等美術學院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es Beaux-arts de Paris,「老師,在法國讀書,要是你的學校有S這個字,就表示這是高等學院,是非常了不起的!」我說,「你也很了不起啊,有被索爾邦大學錄取。」她完全不在乎我說的,「老師,你知道誰曾經是法國高等藝術學院的院長嗎?莫內,莫內耶!就是畫你月曆上這些睡蓮的莫內!」

莫內當院長的藝術學校!「是啊,好了不起,想不到常青是那裡的學生。我在巴黎讀書時,每次經過塞納河畔總會看到那個學校,我都會在校門口徘徊許久,看裡面進出的學生。他們都有一種很低調的藝術家氣質,穿著都很普通,通常都會夾著大畫板,我都幻想那畫布上是什麼樣的畫。那條大道上都是畫廊和畫具店,我好喜歡去那裡沾一下藝術的光。」

接著她找出藝術學院的照片,「你看,就是這學校,我以前都掛在這門口的欄杆上看這些學生們做白日夢,然後警衛就會過來問我什麼事。」我問她為什麼喜歡去哪裡?「因為音樂學讀得很苦啊!每天有讀不完的書,讀得我快發瘋。去那邊走走,覺得他們走路起來有風,我曾經很努力研究他們學校開的課,可是沒有一科我覺得我可以修的。」

我好奇地問她法國文憑長什麼樣子,她說就一張A4大小的紙,我聽了大笑,她說那天任教的學校要她填一些表格,需要她的文憑,她找了好久才找到,「法國人這張A4的紙可以寄六個月,你可以相信嗎?不過,話說回來,雖然那時候很辛苦,現在想起來,我真的學到好多。」

下課了,我不改老師本色,叮嚀她要多練習,五次不夠的,她說她知道,下次一定會更進步。小君收著琴譜,開心地說,「老師,我看到常青回國後開了幾次畫展,真高興他還有畫畫。」

你何嘗不也一樣?現在還在彈琴啊!塞納河畔左岸的風吹起了A4大小的紙張,岸邊傳來不朽的蕭邦夜曲。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