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和燦燦談到久沒有拉大提琴,再練習時繭褪去的手指按壓弦的痛,燦燦點頭同意,他說:「老師,那個還不能算痛,大拇指才痛。」「大拇指哪會痛?」無知的我問,「以後你就知道了。」原來,有一種把位叫拇指把位,左手大拇指本來只是輕輕跨在琴頸後方保持平衡,曾幾何時它也開始按弦。大拇指移到第七把位,然後用大拇指外側的地方按壓住第一和第二弦,第二、三、四指像彈鋼琴般站好。是的,痛,非常痛。

燦燦的大拇指已經磨出厚厚一層繭,他媽媽說當初他練習指把位時練到哭,一邊哭一邊拉琴,說:「你們都不瞭解我的痛。」現在,我完全瞭解了。當老師教我第一弦上的第四個八度音階,除了拉奏出來的音很恐怖之外,我慢慢理出按弦和拉弓之間的平衡,高音不再太難聽,我其實還滿喜歡第一弦。 後來,在第七把位上的拇指把位,老師教我拉D大調音階,我覺得好玩,想不到就兩條弦上二、三、四指交替,就可以完成一個音階。因為老師讓我覺得簡單,我也喜歡練習。練習完發現拇指紅腫,弦切畫出兩道紅線。

這痛,讓我想起「美人魚」。她以優美的歌喉交換一雙人類的腿,從此不再有魚類的尾巴。每一步路她走著,如刀割般的痛。以前讀這故事,想她從海裡跑到陸地,從海水的保護到乾旱的馬路,不習慣走路的雙腿一定很痛。到後來,她把自己全部陪上,為她以為的愛情,唯一可以換回生命及魚類尾巴的機會,她也捨棄了。最後,化為空氣裡的泡泡,噗地消失不見了。 小時候覺得這故事好灰暗,很令人不舒服;長大後覺得這故事極為愚蠢,為了王子,她什麼都不要,甚至連她自己也不要了。後來,迪士尼拍成卡通,把結局改了。

在美國時,合唱團常演唱「美人魚」裡面的主題曲Part of your World,我常一面伴奏一面想,美人魚的世界也很棒,為什麼不是王子來用腿換魚尾巴,每擺動尾巴就如刀割般地痛苦。朋友克麗絲邀我看電影「美人魚2」,我說美人魚怎麼會有第二集,她說有啊,「Ariel和王子結婚,有小baby啊。」 我不可置信地說,Ariel變成了空氣,怎麼可能和王子結婚?接著我告訴克麗絲故事的原版結局。她是三十幾歲的上班族,從小就是迪士尼的影迷,看迪士尼卡通長大的。她聽了故事很生氣,拒絕相信。我常想,迪士尼改了結局,終究是好事?克麗絲可以一直相信美人魚以歌聲換了腿,得到了王子,皆大歡喜,何嘗不好,我又何必拆穿呢?

大拇指的痛,漸漸習慣,我也希望以這痛來加入提琴世家,Part of the Cello World,我用手指的繭來換美妙的琴聲,心甘情願,沒有怨言。我不會變成海上泡沫裡的空氣,公主等待王子的青睞,而我等待的,是湖中一隻美麗的天鵝。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