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看電影「海街日記」,有一幕是大姊坐在客廳安靜地看著雜誌,突然,後方傳來淒慘的尖叫聲。她眉毛皺也沒皺一下地繼續看著雜誌,尖叫聲再次傳來,她才面無表情地站起來,把雜誌捲成圓筒狀朝屋子後方的浴室走去。開門聲,「在哪裏?」她很冷靜地問,「啊──在那裡,蟑螂在那裡!」二妹繼續尖叫。大姊對準目標,啪地一聲解決了那個小蟲子。

我告訴妹妹電影這一幕,那就是我們小時候的寫照,她一尖叫,我不是問「怎麼了」,而是說「拖鞋拿過來。」等她拖鞋或報紙拿給我,我再放下手中的書,問「在哪裡?」。她聽電影的情節,笑說那天也才想到我,也是因為蟑螂。

去年妹妹升格為主管,開始有比較多的責任,手下也有幾個部屬。那天要下班時,她發現角落有一隻蟑螂,她本能要尖叫喊我的名字,但馬上想到她現在已經不是小女孩了,而是主管。她的部屬也看到了,問她怎麼辦。妹妹很鎮靜地說,「給我一本舊雜誌。」然後她模仿我做了多年的事,解決了蟑螂。「好可怕啊!你為什麼不在我身邊?」妹妹邊描述,邊抱怨。

從小帶妹妹出門,爸爸媽媽最常對我說的就是「好好照顧妹妹。」最常做的工作就是帶妹妹去上廁所,或把東西讓給妹妹吃。妹妹則說小時候不懂事,對我不禮貌的行為讓大人看到了,不免教訓她,為了好好叫這聲姊姊,她說吃過不少苦頭。我大笑說,可是這姊姊也為此得為你打蟑螂啊。

那天爸爸媽媽整理舊東西,妹妹知道後很緊張,說她想要爸爸朋友送的一幅字畫,希望可以給她。我問了爸爸,他說沒問題,會為她保留。我告訴妹妹後,她反而謝謝我。我問為何謝我,她說謝謝我沒有和她搶。是啊,小時候什麼東西沒有兩份一模一樣的給我們,是沒有辦法擺平的。她一定要我選的,而且不管我選那一個她就要那一個。不知道是真的喜歡,還是覺得我的比較好?

聽她這麼說,我有點心酸,妹妹要什麼,當然給,有什麼好搶的?想起小時候種種,我有沒有好好地照顧她?小時候的東西似乎沒有不好好搶它爭它一回,就不能好好擁有。而現在,只要我提我喜歡什麼,她幾乎是反射動作地回答:「我買給你。」

其實,我沒有告訴妹妹,那天電影裡,看到姊姊慢慢起身,認命地捲起雜誌的那刻,我視線一陣模糊,任我怎麼眨眼怎麼看不清。原來,姊姊,不只是一種責任,也是一種特權。甜蜜的特權。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