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火紋過的紙 [琴鍵上的教養課 後記2] 獅子老師妹妹



妹妹小時候的作文上常畫有兩個小女孩,一個長髮,一個短髮,而我覺得很好玩,因為我們從小都是很短很短的短髮,像小男生一樣。媽媽是小學老師,沒有時間幫我們整理頭髮,每每看別的同學留好長的頭髮,總是好羨慕。於是妹妹就讓她畫筆下的女孩留起長髮,而畫裡都是兩個小女孩,一個我,一個她。

這是妹妹為我的書寫的序,如這張畫珍貴。



[被火紋過的紙]

嚴格說來,獅子老師是一個很熱情的人,她的熱情不是像台灣七月熱哄哄的太陽,而是比較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熱力。一靠近,你就會像一張被火紋過的紙,即使接觸的時刻只有幾秒,紙的邊緣已在還沒有準備好之前,因火的強度而踡曲燃燒。

大多數初次認識獅子老師的人,都沒有預料到這一點。外表上說來,她有一雙大眼睛及鋼琴家特有的氣質,經常給人一種錯覺—-這樣一個人應該如和風般地溫煦、朝陽般的柔和,但是當她突不其然仰頭大笑時,你不禁怔怔地,在美好幻想瓦解的同時,如釋重負地同時抒了一口氣,獅子老師畢竟不會讓人失望,任何一句關於她的形容詞都是真的。

你從來沒有聽過那樣洪亮毫不矯作的笑聲,你甚至會希望沒有人注意到,在她大笑的那一刻,你看呆了,你看見她眼角的燦爛,她散發出來的光芒,彷彿在那一刻,所有的規則都被重寫,這個世界上每一個人的包袱都在那一剎那被釋放了。當笑聲停止,你想著離上次你無法把一個人歸類,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你開始好奇地,想要知道怎麼能有人可以以一個仰頭的大笑,來挑戰你生命到目前為止認識的一切?

而對我們這些十五個跟她一起長大的堂弟妹們來說,獅子老師是「大孫」,她在很多方面有「大孫」才有的「勢力」,只差她不是男孩子而已。阿公阿媽叔叔嬸嬸最疼她,堂弟妹中大家一提到「大姊」,都有一份敬意。這份敬意,不是來自她當大孫的權威,而是一種自然欽佩的目光。

我們家的人都比較拘謹、內向,所以這麼多年來,每每大姊仰頭大笑時,我們還是不禁用傾慕的眼神注視著她。我們都長大了,也了解到要笑得那麼洪亮、不淑女,其實是不簡單的。我們也從小就知道,可以這樣的笑,是別人一輩子也無法模仿而來的。私底下我們秘密地希望,我們可以活得像她一樣坦誠和自由。

而接下來的日子,當你更認識獅子老師,你會發現謎題並沒有因此而破解。她對生命充滿了熱度,而那種熱度有時是那麼迫切而誠實地逼近我們,讓我們無法不誠實地去面對我們自己,但是這種熱度,也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承受的,因為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接受這樣的挑戰。不過可以保證的是,不管如何,只要你在生命裡曾經跟獅子老師遇上了,即使只是和她擦身而過,你的生命都將會永遠地被改變了。

就像一張被火紋過的紙。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