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光線暗了下來,小云揉揉眼睛,功課做得差不多了,上了初中後,課業很重,尤其她考上的又是第一志願的省南女。當初她考上,在家裡引起了很大的風波,阿嬤不管大舅和養母的反對,執意要送她上學,也不願意把她送到工廠當女工。『小云,你好好讀,不要怕,阿嬤在。我多洗一些衣服,我們吃少一點,一定可以讓你讀書。』

她知道這是阿嬤的犧牲,她不會讓她失望。下課後,她沒有錢像班上同學可以留下來補習,她回家複習和預習功課,絕不可以落後。她看看時間,該去煮飯了,打開米缸,心裡一沉,除了幾隻和她一樣餓肚子的米蟲外,只剩一兩顆米粒。她咬咬牙,走到門外,看不到阿嬤,想她一定是送洗好的衣服給客人去了,她知道阿嬤會要她怎麼做。她心不甘情不願地穿上外套,出發到舅舅家。

舅媽開門一看到她,眉頭一皺,頭一甩就走開了。舅媽知道她是來要錢的,雖然舅舅每個月都會補貼給阿嬤,養母也會拿錢給她,但學費加上生活費,在下一個月來臨前,就不夠了。她在客廳裡等舅舅回來,舅媽在廚房和外甥們用餐,她聞到飯菜的香味,肚子不爭氣地叫了起來。她按按肚子,不去想食物,她想她是公主,只要一下令,就有很多美味的飯菜出現……,不行,不能想食物。她只有一下令,就有很多書可以讀。 她看到了很多新書舊書,擺了一整排,書拿在手上,有一股書香,她把頭埋進去聞個夠。

『你說,你這外套哪裡來的?』舅媽忽然跑了出來,搖著她的肩膀,厲聲地問。她看看她穿的外套,是新年時阿嬤拿家裡的布料,請隔壁的裁縫做給她的。她說:『這是阿嬤做給我的。』舅媽聽了,哀嚎了起來:『這是我的嫁妝啊,婆婆怎麼可以這樣?我只是放在婆家,可沒有說你們可以拿去用啊。你給我脫下,快點!』

舅媽一把拉扯著她的衣服,一把推她,她拼命抓著衣服不放,『這是阿嬤給我的!』她也不肯放手。『你們在做什麼?』她們聞聲都停了下來。舅舅回來了。『舅舅,這是阿嬤做給我的衣服,舅媽要我脫下來。』舅舅看到衣服,臉色一變,『你自己說,你媽媽這樣動用我的嫁妝是什麼意思?』舅舅說:『我送你回去。』把她拉出門,舅媽在後面叫著:『我不要她住在你媽媽那裡,不是她走,就是我走!』舅媽把門用力帶上。

她知道一定是她闖了禍,她完了,她害了阿嬤。『舅舅,我不是故意的,家裡沒有米了,我只是要來……』舅舅沒有說話,他們走回家,阿嬤在巷口看到她,馬上說:『你跑去哪裡了,我好擔心。』阿嬤看到舅舅覺得奇怪,舅舅嘆了一口氣說:『媽,你怎麼可以把阿嬌的嫁妝拿去用呢?還做了衣服給小云。阿嬌看到小云身上的衣服氣極了!』阿嬤把小云護在身後說:『阿嬌的嫁妝一直放在這,放著也是放著,過年我也沒有什麼可以給小云,天氣又冷,我就拿去做了外套給她,這也不行嗎?』

小云聽了哭了起來,真的是她闖的禍,要是她不穿那件外套就沒事了,但她又沒有別的衣服可穿。『媽,阿嬌……』舅舅說不下去,他看著門外,『阿嬌要小云走。』阿嬤激動地哭著說:『她只是個孩子,阿嬌容不下她嗎?只不過多一口飯。你要她走去哪裡?』舅舅說:『你知道,她可以去妹妹那,畢竟是妹妹領養她的。』『不行,你妹妹和妹夫住在高雄,那多遠。小云怎麼上學?』『媽,那本來就是他們的事,不是我們的。小云走了,我們才有飯吃。』

阿嬤哭了起來,『不行,小云是我的孩子,我一手帶大的。』『我帶她去高雄。』舅舅說,他推推小云,『你去整理東西,快。』小云也哭了起來。『不要,不要,我要和阿嬤在一起。』舅舅終於失去了耐心,他把小云拉到廚房說:『小云,阿嬤很疼你,她最疼你了。但是,我們真的沒有多餘的錢可以撫養你,你得回去和你養母住。你哭的話,阿嬤會更捨不得你。你絕對不能哭!』

小云被舅舅嚴肅的聲音嚇壞了,她完全不了解這一切,她只知道她不能讓阿嬤傷心,她馬上噤聲,用袖口擦擦眼淚,她把功課和衣服塞進書包,告訴舅舅她好了。他們走出門口,阿嬤大哭說:『你不可以這樣,你不可以這樣。小云不要走……』她咬咬牙沒有回頭,舅舅走在前頭,她小跑步地跟上。

舅舅帶她坐火車,夜晚的火車開向她陌生的家,和她陌生的未來。到了高雄,養母很吃驚看到他們,舅舅很快地解釋了一下情況就走了,似乎不讓養母有任何發問和反悔的機會。養母把門關上,看看她,摸摸她的頭說:『你一定餓了。』她帶她進門,看到了一個家,有爸爸,有弟弟和妹妹。多麼地陌生,多麼地奇怪,每個成員都在,就是沒有阿嬤。不能哭,不能哭,絕對不能哭。

養父招呼她,『小云,是吧。來,坐下來吃飯。你們要叫大姐。』席中的小男孩和小女孩乖乖地叫了。她沉默地坐下,想不到他們有飯吃,不用去要錢買米。她餓了,捧著飯碗她吃了起來。第二天一大早,養母來叫她起床,『小云,起來了,你得坐客運上學,快,我帶你去坐車子,你可不要遲到了。』她趕快起床出門。在冷風中她坐上往臺南的公車,學校好遙遠,臺南好遙遠,阿嬤好遙遠。

漸漸地她習慣了通車,也習慣了新家。養父是學校國文老師,家裡都有很多書刊雜誌可以看,她寫完功課,開始對這些書籍產生興趣,『中外文學』『文星』……,一個個作家藉由文字和她交談,她如發現新大陸般,每翻一本書,就發現一個世界。養父很少和她說話,他看來嚴肅,她看完書一定歸位,不想讓任何人發現她讀這些書。但她也發現家裡的書越來越多,真如一個公主,她有了很多很多的書。

初三聯考,她考上了第一志願的高中部和師範學院,她知道這不是困難的決定,她鬆了一口氣,可以不用再擔心學費了。養父帶她到師範學院註冊,一切都辦完後,他告訴她:『小云,你是好孩子,人生並不公平……』他想了想,『你好好加油就是。』小云謝謝他。

師範學院的生活,如一個嶄新的世界,學校的伙食雖然不怎麼樣,但她吃得飽,學校的住宿雖然不怎麼樣,但她交了很多好朋友,學校的設備不怎麼樣,但她也學會了彈鋼琴,學校的校園不怎麼樣,但她常寫生,一點一滴她成長茁壯。有時吃飯,看同學沒有把飯吃完,她想他們有沒有看過空的米缸;有時看同學的新衣,她想他們的衣服是不是阿嬤做的?有時看同學回家去,她想他們是不是也有愛他們的阿嬤?

終於她要畢業了,分發的學校也出來了,畢業典禮上,上臺領畢業證書時,她覺得自己可以頂天立地,天塌下來,她也不怕,一點也不怕了。她回高雄看養父養母和弟弟妹妹。養父要她邀請同學一起回家來,她特別邀了學長一起來,他們一群人到了家,一打開門,大家驚呼——他們看到整個客廳裝飾著吊飾,『恭喜畢業』,弟弟妹妹爭相告訴她,他們花了多少時間佈置客廳。

養父迎接他們,『這是特別為你們開的舞會,慶祝你們畢業。』他放上音樂,田納西華爾茲的歌聲宣洩而出,養父和養母牽著手跳了起來,弟弟妹妹也在一旁喧嘩。學長走到她身邊,『我可以請你跳舞嗎?』她點點頭。她想這是她的第一支舞,而她也準備好了。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