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和朋友來到了山坡,他們的山坡。

剛下過雨的山谷,到處是泥濘,雖然他們的身邊有著上千上百的遊客像幽靈般沒有目標地浮走著,男孩和朋友走在他們之中,在長達幾個禮拜的時間裡,有了這些外來的入侵者,反而不覺得他們礙事,知道這些遊客終究只是遊客,在夏天的搖滾音樂會結束後,遊客也會離開。

走到一個低窪處,朋友一時興起,跳入泥坑滑行,他們大叫大笑。身邊經過的人看到了也加入他,一群人本來就髒了,再到泥巴裡和一和,更像野人。男孩在旁邊看著笑,沒有加入。男孩在想著別的事情。一直以為家裡經營的汽車旅館已經面臨倒閉,想不到老媽竟然私藏了那麼多錢。從小的夢想就是要離開家鄉,遠走高飛,越遠越好,不要再回來這個地方,什麼都沒有的地方。但因為爸媽,他改變了計劃。

這個夏季來臨之前,他已經準備好了,履歷和作品打點得差不多,要到西岸追求他的藝術家之夢。媽媽告訴他,家裡經濟情況非常糟糕,爸媽考慮要把旅館關了。媽媽沒有要求他留下來,但他捨不得留下他們兩個老人家,和這他們經營了一輩子的的旅館。所以他告訴自己,夢想可以等一等,現在首要的事情是爸媽的事業。姊姊聽了笑他傻,她是家中不被寵愛的小孩,所以她早走得遠遠的,得不到愛,更不需要回家了。

他很認命地把畫室關了起來,回到了老家。得知了外州取消了一場大音樂會的合約,他趕快去爭取,和鄉民溝通,合力來辦這場音樂會。爸媽也加緊腳步整修旅館,希望在音樂會之前準備好,可以容納客人。一個以畜牧為主的小鎮,鎮民也開始加入準備的陣容,不願意放棄這賺一筆的好機會。

想不到一場音樂會,會成為歷史性的大活動,在越戰節節失敗的關卡上,人心惶惶,大家要的是愛不是戰爭。這樣一場音樂會,反而非關音樂,大家要來尋求和平和內心的寧靜,找不到的就用藥物。音樂會終於開始了,男孩在這一切成定局後,反而沒有機會和時間親自來到現場聽演唱。

天公不做美,下起了大雨。音樂會因雨而暫停,男孩得以喘口氣休息,他想爸媽的旅館在這次的音樂會裡,應該可以賺夠錢,而不至於把旅館關了,那他可以離開了吧?他告訴媽媽他的想法,媽媽震怒,說這還是不夠的,他得留下來,不能離開。第二天早上,他們找不到媽媽,發現她睡在一堆錢上面,她驚醒,男孩和爸爸吃驚地看著她和那一堆錢。她抱著錢說:『這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男孩走出去,跟著人群隨波逐流。想不到媽媽竟然這樣自私,有那麼多錢,卻寧願眼睜睜看他們辛辛苦苦地為旅館奮力,也不願把錢拿出來解除困境。他不了解,他不能了解。男孩的朋友看到他,他們一起走。朋友是他的兒時玩伴,打越戰後,回到家鄉,身體完整地回來,腦袋卻受到重創。他會突然大叫,突然哭泣,突然大笑。他們走著走著,雨停了,太陽出來了。他們走到山坡上,朋友停了下來。他原本混濁的眼神清亮了起來。

『是了,是這裡。』男孩聽他這麼說,停下腳步。『你看,就在那裡,我們高三時打足球決賽,我接到了球跑進終點線,觸地得分!』他的眼睛炯炯有神,『就是在那裡,我和女朋友卿卿我我,還有那裡……啊,我曾經年輕。』他們看著他們的山坡,藍天白雲,晴空萬里,眼前的山坡一望無際。他們也看到了他們的過去,他們的未來,還有,他們的根,原來紮得這麼深。男孩和朋友朝著前方走了下去。

『數著片片的白雲,我離開了你,』男孩想著,他要離開了,並不表示他真的離開。如一顆蘋果成熟了,結在樹上好一陣子了,該是掉落地離開主幹的時候,它或許也會變成另外一棵蘋果樹,或許不會。這山坡永遠會在,家,之所以稱為家。

看著遠方,他知道是他離開的時候了。



2010年六月2號中國時報嚴選好文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