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十字路口等雅麗,想著我們昨晚的對話,「我們不用戴朵花在頭上吧,你應該認得出我的,我完全是媽媽的樣子,兩個孩子了,你可以相信嗎?」雅麗說著,「我的天,我們上次見面時什麼時候?」我問,「1993?那就是17年前了?」我們同時尖叫。「在士林的肯德基!」我們又同時說,接著大笑。在無遠弗屆的網路世界裡,一天她不知道在找什麼資訊,一下「獅子老師」四個字映入眼簾,她再看下去,發現是我!她急急地找到了我的網誌,確定是我之後,沒日沒夜地把全部的文章看完,決定寫信給我,而這樣我們又聯絡上了。

雅麗是五專的同學,我們不同班,但因為很合得來,常玩在一起。我們喜歡在校園裡散步,走進林子裡,大片的羊蹄角開著粉紅色的花朵,風吹來,落了滿地。音樂館傳來學生的琴聲和歌聲,一過六月,更有蟬聲,常囂張地大肆鳴唱,把老師的講課的聲音都蓋過了,只好不上課讓我們自修。

專五時,我們都決定要出國讀書,當我們校園遇到了,我不是在聽walkman的空中英語教室節目,就是她在讀Time。在專五的最後一個學期,大家都得住校一個禮拜,雅麗是住宿生,她知道我住校時,一天晚餐後來宿舍找我。「走,我帶你去看一個東西。」她帶我到宿舍的頂樓,一出門口我叫了出來——一望無際的平原,原來學校再過去是稻田,萬紫千紅的彩霞佈滿了沒有止境的地平線。

她笑了說:「這還不是最美的。」我好奇地問她是什麼,她看看手錶要我再等等。漸漸夜幕慢慢拉上,天色暗了,「嗚嗚——嗚嗚——」我看到了!一輛火車駛過平原,如一道光劃過黑色的夜幕。「這個時間點,應該是平快火車吧,你看像不像黃金列車?」她下巴靠在欄杆上說。我們看著都沒有說話,直到火車駛出了我們的視線及青春的歲月。

「嘿,我在這!」我一轉頭看到了雅麗!咻地,時光歲月在幾秒內從五專時學生的臉孔,加速地一個畫面一個畫面快速地閃過,叮——2010,我們到了現在。我們一看到對方就笑了,像小孩子一般。「雅麗,你一點也沒有變啊,倒是變地時尚了不少,早知你今天是走貴婦風,我就會穿正式一點。」雅麗說:「別無聊了,這是很隨便普通的衣服,我早已不戴那厚片的眼鏡了,所以時尚多了。」我們又笑了。

走進餐廳,我們還沒有坐定,話夾子已經打開,「誒,我生我兒子時,第一個想到的是你。」我大驚問為什麼,「哈哈,你一定想不到的,我被送進產房時,我一直笑,我想到你,而不是想我老公。因為,那天是你生日——沒錯,他和你同一天生日。所以,你說我怎會忘了你?」「那他也是獅子了。」我趕忙說要看小獅子的照片。

她拿出手機,打開相簿,一頁頁找給我看,畫面打開,一個好可愛的小男生和姊姊站在一起。雅麗的女兒大大的眼睛一臉的精靈,而弟弟戴著耳機,很酷地在聽音樂。「哇,好可愛的姐弟啊。弟弟喜歡什麼音樂?」雅麗把手機關上,笑笑說那不是聽音樂的耳機,那是助聽器。我看著她有些不解,她喝了口水說:「獅子,我們的小獅子生下來後,就被診斷是聽障。我們從醫院回來後告訴姊姊,有好消息和壞消息。」

「好消息是以後不會再叫你不要吵弟弟睡覺了,壞消息是因為他聽不到。我們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姊姊也沒有這樣的問題。但我們一步步做著早療也去上課復建,弟弟其實是個很快樂的孩子,他對什麼都很好奇,姊姊也很照顧弟弟。當然,少不了要應付這世界上『太熱心』的路人,當人家在公車上看到弟弟,先說他很可愛,再看到他戴助聽器,就開始了啦,說一定是我懷孕時沒有好好照顧身體,我現在很會裝做沒聽到了。」

「我找你出來,有兩個原因,一是看到你部落格上寫的《波妞的約定》,你一定要告訴你的朋友,這樣的努力也一定是辛苦的,但走過的路不會白走,請她加油!因為我們也是這樣走來的。另外一個原因呢,我跑去書店找你的書,看到了你妹妹寫的跋,當她寫到你是如何的大笑時,我想我是多麼地想念你的大笑。」她說著,我們又笑了起來。

她問我還記得這個路口嗎?我問要記得什麼呢?她說:「你小時候在這照過相啊,這個路口以前有放了一個銅雕,後來那個銅雕移走了,移到了我現在家的附近,每次我走過去就想到你,啊,獅子以前小時候在這照過相。」我笑了說現在想想,那還真的是小時候呢。「其實,還有另外一個理由我找你出來,看了你的書,我想請你當我女兒家教。」

我問要我教她什麼?「獅子,隨便你,鋼琴文學藝術都隨便你。你也知道小孩子不聽爸媽的,她看我打個email給你,才幾行字花去我一個小時,她一直吵著要幫我打字。我也教鋼琴,我喜歡你的理念,也知道它實行起來,有時候不是那麼容易。你覺得如何?」

我告訴她,我非常榮幸。因為我們是同學,因為我們有著同似的成長背景,而我們又同為老師,她這樣的認可和認同我,對我而言意義深遠,如我們的友誼。我告訴她我等不及要見她的女兒,當然,更想見小獅子弟弟。她說下次一定把他們帶來。我問她還記得黃金列車嗎?她點頭說當然,她怎麼會忘記?!

火車嘟嘟地載著從我們的少年來到了我們的中年,我們路過辛苦的日子,也對即將到來的未來充滿了期待,如我們搭的火車一樣,因為沿途的風景不容我們過目即忘,回頭看,才會知道我們走了多遠才到了現今。嘟嘟——火車又要開了,而我們又在同一個車廂相遇了。而這次我們多了小獅子和姊姊,一定更熱鬧了。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