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新學生聊天,她是南部來的上班族,問是南部哪裡,她說屏東。一聽到屏東,不自覺地就笑了,學生覺得奇怪問我是不是很喜歡屏東,也才了解聽到屏東是這般地歡喜。它不只是一個城市,對我來說,它是,它是……想了好一會兒,一股暖流湧上心頭,把我捲回到過往。

總是一個下雨天,媽媽帶著我和妹妹從台南坐上火車,一路上我們唱歌或睡覺,不知不覺中就到了屏東。媽媽年少時在屏東讀書,結交了一輩子的好朋友,每每放寒暑假會回來找他們。走出火車站,排了一列的三輪車,媽媽牽好我和妹妹往三輪車走去,我興奮地跟著,也要妹妹走快一點。可以坐三輪車,多麼奢侈。心想三輪車一定是屏東才有的交通工具,媽媽抱著妹妹,我坐在媽媽旁邊,三個人剛好一輛車,就出發了。三輪車坐三個人,總以為三輪車就是這個意思。

第一站是溫阿姨家,到的時候是中午,溫阿姨笑開了招呼我們說聲:『食飯?』媽媽說客家話就是和溫阿姨學的。溫阿姨家是米店,打開大門,就聞到米飯香。我們吃著飯,大人開心地聊著天,飯一吃完,我就很焦急地等著,因為還有一站,快樂的一站。我等著,等得不耐煩了,終於去催媽媽。溫阿姨了解我的意圖,笑了約晚些時候去逛街。

出了溫阿姨的家,我更迫不及待了。招了輛三輪車,我們又坐上。拉車的師傅黑黑瘦瘦的,奮力地往前騎。我們駛出市中心,漸漸遠離了大馬路,一畦畦的田地貼到天邊,馬路變成了泥土路,到了!我們下車,站在一棟平房前面。矮籬笆左右畫出了屋子的邊界,中間開啟了一扇小門。打開它,眼前一條小徑通往房子,我開心地邊走邊跳,跳往大門。

它不是一棟普通的房子,它是好大好大的城堡,裡面住著媽媽的另外一位好朋友亦云阿姨和國王叔叔,公主小雲和小王子颱風。亦云阿姨等在門口歡迎我們,我已經等不及要和小雲玩了。玩什麼,房子那麼大,就在屋裡跑,雖然大人一再告誡不要跑。小雲有很多玩具,我們三個女孩子辦家家酒,幫洋娃娃換衣服走秀忙得不得了。小弟弟颱風並不受我們影響,守護好他的領域,用積木堆好了界限,很安心地蓋起房子。

晚些時候,亦云阿姨催我們去洗澡。阿姨家的水龍頭一打開就有熱水,不像我們家洗澡時,要先燒熱水,和妹妹的工作就是收集乾樹枝好來燒水。這還不是最神奇的地方,阿姨浴室裡有個很大的浴缸,有多大?大到我們可以當滑坡來玩。阿姨把浴缸注滿了熱水,我們一一爬到浴缸上方再溜下來,整個浴室都是濺起的水和泡泡,真想就一直玩下去。

待我們玩累了,都被趕上床午睡,起來後我跑到門口等待奇蹟,果真變魔術般地,門口出現了一條火腿。我叫阿姨來看,她笑笑說來吃下午茶了,她把火腿切一切做三明治。吃飽後,媽媽問休息夠了可以練琴了吧。當然,城堡裡有鋼琴。因為家裡沒有鋼琴,平常媽媽得騎摩托車載我到老師家練琴,而在這裡就有鋼琴了。

小雲帶我到琴房,拿出她的筆記本說最近會作曲了,我叫她快快拿給我彈,她把曲子翻好,一看,咦,這不是課本裡的『獵犬進行曲』嗎?問她真是作曲還是手抄本,她很認真地說是作曲。我想好吧,可能她還小,不知道作曲是要自己寫,但還是很捧場地彈起『她的』曲子。

晚上出門吃飯,阿姨要變另外一個魔術了,我們穿好衣服,她叫我們到她的房間笑笑說,『來,把手舉高。』我們如被瘙癢般止不住一直笑,她說:『不要動哦。』阿姨手捧著一瓶香水,往空氣噴,一時之間,香氣瀰漫在空間,在女孩的記憶裡。哇,原來這是長大的味道,香得我們都嗆了起來,又笑又咳嗽。

小弟弟颱風對這些完全不聞不問,也充耳不聞,在地上仍是認真地建造著他的王國。我一看,他已經蓋了很高的大樓,蹲下去想看仔細點,結果不小心碰到了積木,拍地一聲,大樓倒了!我趕忙要過去幫忙,『哇!』小弟弟哭起來了,很傷心地大哭,阿姨跑過來看,安慰他再蓋就有了。『不會一樣的,不會一樣的。我蓋了很久很久……』我知道他花了多少時間,看他這麼傷心地哭,我也要哭了。阿姨拍拍我的肩膀說,沒關係,弟弟一下子就好了,不要理他。走出房間,他還在哭,『不會一樣的,不會一樣的,嗚嗚……』

晚上睡覺前,我還可以聞到身上的香水,啊,屏東的味道,想著都會笑,希望假期不會結束不會結束,像在唸咒語般,我睡著了。一覺醒來,亦云阿姨一家搬離了屏東,到了三輪車到不了的台北,溫阿姨也搬到高雄,以後的探訪沒有了三輪車,也沒有了城堡。颱風弟弟現在是都市計劃負責人,小雲是飯店設計師,一直以為她會走服裝設計,而妹妹的畫刊登在紐約時報上。

學生問,屏東有什麼?我說,屏東有一座城堡,裡面有很多的夢想,住在裡面的小孩子長大了後,都有飛天的魔力,尤其是坐三輪車去的。


To Claudia and Wing, 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