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2)
當初沒有想到學大提琴最大的阻力會來自於計程車司機,也沒有想到抱著一台大提琴是多麼招搖撞騙的事。「請到XX路XX號,謝謝。」我小心地把大提琴擺上座位,再坐進去。我心裡禱告司機不會問我任何問題。

「誒,那是什麼?大提琴嗎?不是Double Bass哦,那有什麼不同?」「Double Bass更大。」「你會拉嗎?」「不會。」「所以是去上課哦。你現在學怎麼來得及變演奏家?啊,我知道了,你是學心酸的,對不對?」我聽了笑了,說是的,我學心酸的。計程車司機對這個推理很滿意,就沒有再問我問題了。

到了老師家,我向她抱怨計程車司機對大提琴很好奇,她笑答已經很習慣了,有時候司機看她拿大提琴,知道她學音樂的,還要求她唱一首歌來聽聽。我們大笑。我們把大提琴設好後,老師坐在我的對面,我深呼吸,開始我們的暖身運動。

當初要學大提琴,找到了以前大學的學姐,她很訝異是我要學的,這大哉問背後的問題是:怎麼會這個年紀想學大提琴,套句我爸爸的話:「老來出撇(老了才長疹子)。」這一切的一切其實來自於我的鋼琴學生燦燦。他九歲半,拉得一手好琴(大提琴),媽媽覺得要平衡一下大提琴低音譜的讀譜技巧,就送他來學琴。他比較喜歡拉大提琴,但還是很乖地每天練習鋼琴。

我問他大提琴比較難還是鋼琴,他說鋼琴,「因為要看大譜表。」是的,大提琴的譜只有低音譜,而小提琴只有高音譜。不過,要是一開始就學鋼琴,再去學其他只需要讀一個譜表的樂器,就容易多了。一次,他媽媽分享了燦燦大提琴比賽的影片,我看呆了!這就是每次上課和我討價還價曲子要不要背譜的小男生嗎?只見他右手握弓,左手按弦,如一個小小音樂家地隨著音樂搖擺身體,拉出美妙的樂聲。

下次他來上課,他還來不及要告訴我他鋼琴的作業有多難,我就問他大提琴學多久了。他坐上鋼琴椅子腿晃來晃去,「兩年半。」才學兩年半?我接著問他每天練習多久,會拉什麼曲子,他一一回答我,奇怪我有這麼多問題。我問他會不會拉巴哈的無伴奏組曲,「會啊。不好拉,我只學了一頁。」什麼?兩年半就可以拉我最喜歡的大提琴曲子,那我要是好好練習,或許也做得到?!我打著如意算盤,他看出我在想什麼,說:「老師,你可以的啦,你一定做得到的,因為你是大人啊。」

就這樣,因著燦燦一句「你可以的」,我現在懷裡就抱著大提琴,看著老師一遍又一遍地示範我握弓。「先不要握真正的弓,我們從拿鉛筆開始。這個技巧我們要學至少幾個禮拜以後才可以握真的弓。」 我一遍遍地試,老師不厭其煩地修正,為我調整位置。老師是我以前大學的學姐,我到德州讀書時,她剛好快拿到碩士學位回台灣,想不到多年後,我成了她的學生。看著一位大提琴大師跪在我前面,為我矯正手型,我微微感到不好意思,但只有更努力,才對得起認真的老師。

回到家,爸媽已經等在門口,「你是馬友友了嗎?哈哈。」我說我連弓都還不准拿的,而且只能撥弦,「哦,所以還不是馬友友。」他們很興味地看著我拿出大提琴,問大提琴難學嗎,我說目前最難的是應付計程車司機,他們聽了大笑。我關上房門練習撥弦。總是要從一個地方開始吧,馬友友也是這樣開始的,不是嗎?好吧,我們不說馬友友,燦燦不也是如此開始的?我幻想兩年後我可以拉巴哈的無伴奏組曲,或聖桑的《天鵝》,我就會很滿意了。

又到了禮拜二早上,我站在路邊招計程車,坐上車,司機看到了大提琴,問:「要去演奏嗎?」我笑笑,沒有回答他,心裡唱起周杰倫的《蝸牛》:

該不該擱下重重的殼 尋找到底哪裡有藍天
隨著輕輕的風輕輕的飄 歷經的傷都不感覺疼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等待陽光靜靜看著它的臉
小小的天有大大的夢想
重重的殼裹著輕輕的仰望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在最高點乘著葉片往前飛
小小的天流過的淚和汗 總有一天我有屬於我的天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