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公告] 部落格「快捷功能BAR」改版介紹[公告] 痞客邦「快捷功能BAR」6月4日改版通知
出門要去赴你的約之前,我興高采烈的著裝打扮,想不到就在出門的那一刻,下起超級無敵的大雨,我只好從涼鞋改成雨鞋。撐傘出門時,大雨使我無法走快,但什麼也無法阻擋我們的約會。我想起每次和你約好,一定都有事不能成行,我們私下認定宇宙裡有股神秘力量要阻擾我們,那下次要約見面就用想的就好,不要說出來。

我傳簡訊告訴你因為大雨我會遲到,你說慢慢來。出了捷運站,無風也無雨,穿著雨鞋的我像個傻瓜,你已經在餐廳等我了。我走得急,已經滿身大汗,推門而入,就看到你的背影。你安靜的坐著,沒有低頭滑手機,或東張西望,就坐著,想著什麼,或什麼也沒有,那個背影似乎正享受我到來前的等待。我輕輕拍你的肩膀,你轉過頭,看到我,眼睛亮了起來,我們相擁。

在這個時空裡,你暫時卸下了二十四小時在身的責任和義務。侍者送上食物,他說最煩惱客人吃不完,我們看看托盤,說這沒有問題,保證全部吃光,我們不是台北小姐。就著輕食我們聊著,你說最近讀聖經,不懂為何約瑟要等那麼多年,神才驗證了預言,你說著說著激動的拍了桌子,我大笑,難不成要神來回答?有些功課,人生的功課,也就是要花很多時間來做,神有祂的計劃,就交給祂。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走在都市叢林裡,經過花店,五顏六色艷麗的花朵總讓她停下腳步,她選了株胖嘟嘟的石蓮,想阿輝來上課看到它,一定會喜歡。付了錢,把石蓮裝進袋子,她小心捧著。阿輝雖然是城市孩子,但很喜歡花花草草,每次來上課,都會和她分享最近養的植物。她曾經有一座花園,要是可以帶阿輝去那個花園看看,他會有多開心。

啊,是的,她的花園。那個春天就自動生長的花園,在經過酷寒之後的冰天雪地,凍住的土地,在驚蟄後,從零下的溫度慢慢回升,也帶出新的生命。每個春天,都讓她再次驚喜生命的輪換。搬進了新房子的時候是冬天,說是新房子其實也是七十年的老房子了,但是人生的第一棟房子,每一磚一瓦都意義非凡。她特別期待花園。

春天來了,院子裡除了雜草帶來了綠意,還有籬笆的貓柳用艷黃隔離了鄰居,就沒有動靜了。她便去花圃買了一些花回來種,有俄羅斯鼠尾草,蝴蝶叢和薰衣草,園丁說它們是容易種活的植物。第一年,它們客氣的開了些花,安靜的住了下來。她看它們活得好好的,繼續再種了波斯菊,和玫瑰。山谷的夏天很短,秋天就來了。植物收工,準備冬眠。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妹妹回來度假,因為家不大,我睡地上,她睡床,就是要擠在一起。早上起來,便聞到廚房傳出來的咖啡香。我們起來,把房間整理整理就到客廳去。媽媽也起來了,在餐桌坐下,老侍者跑來向我們道早:『大小姐,二小姐,有沒有睡好啊?』二小姐很甜的回答:『有。』他問媽媽:『美麗的花朵,請問咖啡要怎麼為您送上?』媽媽答道上次的卡布基諾的牛奶打得不夠細,也沒有拉花,侍者馬上堆上微笑道歉說一定改進,『那大小姐,你呢?』我說咖啡要濃,而且要大杯,謝謝。侍者說:『大小姐,咖啡不要喝太多啊,而且你是淑女,牛飲多不秀氣啊。』就是這樣,每次他都要再說教一次。『那二小姐呢,你難得回國,我手工沖泡咖啡給你嚐嚐,如何?』『太好了,謝謝。』

老侍者到廚房裡開始燒開水,道具早準備好,為二小姐泡咖啡。妹妹拿了相機一直拍,『來,看這裡,對,笑一個。哇,我的天,爸爸真是太帥了!你們來看爸爸有多帥!』我和媽媽互看一眼,不禁笑了。爸爸被妹妹的甜言蜜語哄得好開心,送上我們的咖啡時,終於忍不住教訓起我和媽媽:『你們兩個,好好跟二小姐學一學!』

妹妹回家,就是爸爸的小甜心,看到爸爸就一直說怎麼有這麼帥的人,看到我和媽媽就沒這麼熱絡,我們說原來爸爸的前世情人是妹妹,我則是他前世冤家。這次回來,妹妹說只想和我們在一起過很日常的生活,不用特地為她排任何行程,她也有工作得做。所以,我們就照她的意思,沒有特別安排什麼事。妹妹很輕鬆的早上起來,我們一起吃早餐,做些家事,她開始開啟電腦做東西,我則做自己的事。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 Feb 17 Mon 2014 19:44
  • 還鄉

照片(4)
C走在我前面,天色已經暗了,我跟在她旁邊,她一面走一面指著路標告訴我這是哪裡,『記得嗎?』她問,我搖搖頭。她轉入巷子裡,我跟著,抬頭看看四周的建築物,完全沒有印象,我想告訴她我的夢。住在美國時,我常夢到台南,其中一個我想回去的地方,就是這裡,在夢裡,在小巷子裡走來走去,就是找不到C的家,醒來時總是很沮喪。『到了。』她指著紅色的大門,『這裡以前是後門,幾年前爸媽把這裡重新改建,現在是前門了。來,我帶你看看。』

門打開了,我就這樣回到了這魂牽夢縈的地方,近鄉情怯,現在也來不及情怯了。房子和牆中間隔出一條小走道,這條小走道看過我們八歲的樣子,八歲小腳丫子踩過它。C說:『這裡本來是我房間的窗戶,現在填起來了。而這道牆就是籬笆,你以前就是從這裡叫我的名字,然後穿過籬笆進來。』就是這裡嗎?可是籬笆不見了,窗戶也不見了,怎麼回事呢?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新春開市大吉,到處都是鞭炮聲,非常喜氣,小雨中我來到大提琴老師家,這次我不是以學生身份出現,而是以鋼琴手身份,按了老師家門鈴的心情,竟然非常不同。上次我告訴老師彈鋼琴的我少有機會彈室內樂,她說師丈也拉小提琴,大家可以一起練習貝多芬的《大公》鋼琴三重奏,我欣喜地接下這功課。練習了之後,才發現貝多芬可不是開玩笑的,他的室內樂寫得比鋼琴曲目還要有挑戰性。

春節假日在南部,沒有鋼琴可以練習,我處於焦慮狀況,老師好像知道我的擔憂,傳訊息來告訴我:『《大公》隨意彈就好,我已經被身旁的業餘朋友們訓練得很會隨意。我們由於科班出身,不能隨意彈,何時才能享受彈奏的樂趣呢?所以,我們來比賽隨意吧。』我看了覺得好多了,但一回台北就快馬加鞭地練習,隨意?譜熟了才能隨意吧。

我們三人各就各位,大鋼琴琴蓋已經打開,老師坐在我側前方,師丈在老師對面。一致吸氣,開始了《大公》鋼琴三重奏,這降B大調的和弦開啟了這幾乎長達一個小時的曲子。其中我們各自帶領,也互相跟隨或陪伴,雖然三個樂器不同的音色和音域,但藉由同貝多芬,共同的創造者,把我們連接在一起。小提琴是Prima Donna,永遠的主角,但在三重奏裡,有時候它也只好也是配角;大提琴壓陣,是低音的基殿,也是另外一個主角,它醇厚的音色緩和了小提琴的高亢;而鋼琴則為這兩位主角鋪上紅地毯,讓它們可以漂漂亮亮地走在上面,展現它們的風華。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cello
寒冷來襲,琴房裡站著我的武士,我的交響情人——我的大提琴。看著它美麗的弧形身軀,就忍不住把它拿起拉一首。窗外的冷風似乎透過窗戶滲了進來。我拉起練習曲,咦,聲音跑掉了,我彈了鋼琴上的la音再撥A弦,想不到竟然降了三個半音。可能是天氣太冷,再撥別的弦,也都低了好多,我便自己調起音來。記得老師說若需要大幅度的調音,就轉上面的調音棒,我邊轉邊聽音準,還是不準,再轉,再轉……

碰!發生了什麼事?只見A弦如拋出的錨垂倒在地!我驚訝地看著斷弦,吃驚的說不出話來。我拉出弦,很確定它真斷了,無法再回到幾秒前完整的一條弦。斷了。怪自己太粗魯,我小心的把斷弦拉出來,阿Q地想著練習曲剛好只需要拉到其他三條弦,就將就點,結果另外三條弦的音已經走音到無法辨識。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

照片(2)
當初沒有想到學大提琴最大的阻力是計程車司機,也沒有想到抱著一台大提琴是多麼招搖撞騙的事。『請到XX路XX號,謝謝。』我小心地把大提琴擺上座位,再坐進去。我心裡禱告司機不會問我任何問題。『誒,那是什麼?大提琴嗎?不是Double Bass哦,那有什麼不同?』『Double Bass更大。』『你會拉嗎?』『不會。』『所以是去上課哦。我喜歡薩克斯風,你會吹嗎?』『不會。』『咦,奇怪,你怎麼這個時間上課,沒有上班啊?』『我上下午的。』『什麼班是下午的啊?』『補習班。』

這個對話已經偏離軌道越來越遠了……『補習班?那你教什麼?』『我……做行政。』好了,我不能再回答他,肯定要下地獄了,想不到他再補一槍:『那你會彈鋼琴嗎?』『不會。』我負氣地回答。到了老師家,我向她抱怨計程車司機很討厭,她笑答已經很習慣了。我們把大提琴豎好後,老師坐在我的對面,我深呼吸,開始我們的暖身運動。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

那一天在超商看到這餅乾,有什麼讓我很直覺地把它買了回家。盒子的設計和錫箔紙的包裝和我記憶裡的一模一樣,想不到這麼多年來這老牌子的餅乾還在,在這麼多新口味的餅乾中,它好似不畏懼威脅,穩穩地站在它們中間。

對五年級生來說,可口奶滋是童年裡很甜蜜的回憶,小時候的戶外教學就是參觀可口奶滋的工廠,小朋友們還沒有進到工廠大門,就已經聞到了軟甜的香味瀰漫在空氣中。「你們乖乖地,不要亂跑,就會有餅乾吃。」老師這樣叮嚀我們。我們比什麼時候都乖,到了工廠裡面參觀,小朋友的嘴巴沒有闔起來過,一直驚呼“哇!”“好棒!”“好香!”,等走完一列的製作過程,在出口處等待我們的是黃澄澄蜂蜜色的餅乾,大家都畢恭畢敬地接下餅乾,和工作人員說謝謝。那真是全世界最酷的戶外教學了。

這餅乾薄薄的一片,邊緣是小小半月形的花邊裝飾,中間撒滿了小糖粒,一口咬下去,酥酥脆脆的,有蜂蜜和椰子的香味,不過分也不囂張地剛剛好。我打開包裝,撕開錫箔紙,小心拿出一片來吃。那味道還是如小時候吃到的一樣,我滿足地慢慢嚼,再泡杯熱茶。甜甜的味道在嘴巴裡漫開,再吃一口,再一口,吃完時還要舔舔手指頭上的蜂蜜。這時我仿佛看到了那條小橋,媽媽騎著摩托車載著我和妹妹,要去看曾祖母。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小逸第一次來上課時,是哥哥姐姐帶來的,進到琴房,還等不及哥哥姐姐介紹他,已經站在我面前,兩隻發亮的眼睛看著我,大聲說:『獅子老師好!』我摸摸他的頭說好,哥哥已經選好書,窩在牆壁角落讀了起來,姐姐很細心地幫弟弟的譜拿出來,待弟弟坐上鋼琴椅子,責任已盡,也就選了書,坐在哥哥的對面看起書了。

小逸看哥哥姐姐這幾年來學鋼琴,因為還小,沒能跟著來,一直耿耿於懷,常問媽媽何時可以上課,終於小逸上小學一年級,也來上課了。可是媽媽很煩惱,不曉得三個小朋友都擠在琴房,會不會造成干擾,我們就安排他一上完課,姐姐就帶他下樓交給媽媽,然後換哥哥上課,這樣琴房就不會太擁擠,也不會干擾哥哥姐姐上課。

每次小逸上完課要走了,總是非常依依不捨地,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說:『獅子老師再見。』一直對我揮手,直到姐姐把他拖走。後來,姐姐告訴我小逸好想繼續待在琴房,即使只是等哥哥姐姐上課,『因為我告訴小逸,琴房很好玩,老師的書都好好看哦。』下次我想讓小逸也留在琴房,看看他的表現如何。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牆上的時間顯示著下午四點,還不見小安的影子,又過了一些時候小安到了,她頭低低的,正哭得傷心。我問怎麼了,媽媽微笑說,『老師,請不要問為什麼。』我說好。他們進到琴房,小安還是哭著,媽媽很快地用台語小聲地小安說怕功課彈不好。我了解情況後,問小安要不要喝點水,我也有朋友從美國帶回來的Jelly Belly糖果,『很好吃的糖果哦,要不要?』小安輕輕點點頭。

我到廚房倒水哼起歌來,『為什麼要對你掉眼淚,難道不明白是為了愛……』,聽到自己的歌聲愣了一下,不禁笑了起來。原來這幾個禮拜學生小迪在練這曲子,她一直沒有時間練習,所以錯音很多,我聽了都要哭了,說:『拜託你好好練,不然這曲子要改名叫“老師的眼淚”了。』我給小安水後,也讓她選一顆紅艷艷的糖果吃,她已經比較平靜了,我彈最近在練習的曲子給她聽,讓她看很恐怖的密密麻麻的譜,待她不哭了,她坐上鋼琴,開始了我們的琴課。

孩子們為什麼哭,其中的理由很簡單也很複雜,有的眼淚是為了鋼琴,為了怕讓我失望,有的是為了來上課途中睡著被叫醒;有的是想到剛才掉的玩具……。不過孩子的眼淚來得快,去得也快,我抓到一個重點,就是一定要盡快地轉移他們的注意力,給他們看萬花筒(上次亂放,一時找不到,後來就一定放在抽屜一打開處),或新的貼紙(所以隨時要備有新貨),他們一旦忘了為什麼哭,而且已經坐在鋼琴前面了,我再把譜打開,他們就會開始彈琴了。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 Nov 20 Wed 2013 09:15
  • 背影

照片
週六晚上打電話給你,想問你好不好,你接起電話說,才在想上個禮拜的明天就可以見到我了。可不是,上個禮拜天你帶寶貝來台北接受檢查,我去看你。想不到一個禮拜就這麼過去了,時間過得好快。

那個醫院我去過,上次也是因為寶貝住院,走進醫院的那一刻,我都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健康正常沒事在醫院門口前猶如劃下線,而在走進這門後,生病檢查治療或評估,那麼多的不確定、擔憂和不安倒海而來。我快步找病房,一走進去,就聽到你溫柔又逗趣的聲音,『來嘛,再一口,嗯啊,對,就是這樣,好吃吧。』你正餵著寶貝吃午餐,我說嗨,你看到我,放下碗,我們相擁,竟然有些哽咽。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看看門牌號碼,沒錯,按了門鈴,老闆開了門,不好意思請我再等一下。大門是古式公寓的木門,斑駁的紅色油漆掉了大半。門裡會是我尋尋覓覓的你嗎?『老師,不好意思,請進。』推門而入,就看到你了,如荒廢庭園裡含苞的花樹,蒙塵的外表,我想你一定有滿腹的辛酸和故事,而你的聲音呢?

我打開你,輕輕地從最低音開始彈到最高音,你回以我哈囉。老闆開始了他三寸不爛之舌,在何處找到了你,以什麼價錢買了回來,怎麼保養(是指把你丟在這公寓的前院子?),我沒有聽進去,因為我開始了莫札特。看你怎麼回以我莫札特的音樂吧。慢慢的,甦醒般的,從這市囂小巷裡的小公寓裡,你唱起莫札特經典的Do。

再一首,我就可以肯定了我們的命運。我打開兩手伸展一下手指,彈起李斯特的《悲嘆》,你完全醒了,踏板給了新的生命與共鳴,聲音從木頭從鋼弦傳出。『如何?』老闆問,我沒有說話,只是笑笑,『老師喜歡,就這個價錢了。』我說我想想。他很好奇,我也知道他接下來要問的問題了,因為大家都這樣問。『老師,我這麼多新琴,你為何偏偏要它?』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引用(0) 人氣()

  • Oct 30 Wed 2013 09:00
  • 相遇

早上騎腳踏車到附近的診所掛號,小感冒,不礙事,但看一下醫生比較安心。診所在社區裡面的花園旁邊,我鎖好車子,進去掛號。小姐微笑地遞給我號碼牌,二十七號,現在才早上九點半,診間上方的告示燈無情地顯示著五號。小姐安慰我說:『要等一下哦。』看著外面的陽光,我想去騎騎車繞繞再回來好了。

車子騎出社區,兩旁三樓高的芒果樹綠蒼蒼的枝椏隨秋風搖擺著,不過幾個月前結滿了芒果,還派出卡車來打芒果。芒果樹的綠蔭引我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周遭開始忙碌了起來,原來是傳統市場。路邊擺滿了五顏六色的水果、青菜和玩具,採買的人興味地走走瞧瞧。過個馬路,就來到了公園。

我像發現新大陸地沿著公園騎著,這公園我早有聽聞,但不是開車經過外圍,就是公車站牌上看到,從沒有想特別來一趟,想不到現在就騎到了。我慢慢地騎,騎過小朋友的遊樂區,只有三兩孩童在玩著沙,想必大家都開學了;繞過小型圖書館,落地窗顯現了一列列的藏書,黑暗的室內也告訴我還沒有開館;樹,更多樹,左轉再繞一圈,這一轉彎才發現這公園的腹地比我想像還大。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秋日,陽光普照,我快步地走過草地和水池,看看手錶,沒有時間和停在小橋上的小朋友們一起看魚。四處張望,找不到演唱會的地點,問了守衛,他說直走右轉再左轉。果真,一個轉彎,就看到了空地上搭了架子,台上有吉他有鍵盤和麥克風,我放心地慢慢擠進年輕人群裡,把帽子壓低,佯裝一下二十歲的青春。

樂團讓大家等了,昨天在台中造成轟動,還有人中暑了。我想他們再不開始,等下可能也有人會中暑,在秋天,是不是該叫中“秋”?樂團的新專輯就叫《秋,故事》,歌手和團員在大家都鼓掌聲中翩翩來到,幾番拍照後,他們站好位置,各就各位,開始了他們的音樂。

在台下的我聽得很熱切,我喜歡主唱歌手的自信和歌聲,嘹亮清晰又優美,那歌聲美得很特別,有時候會讓我想起皇后合唱團的主唱,但又不盡相同的,這位主唱更為年輕,如東邊剛升起的月亮。他唱的同時,吉他手加入,低音吉他手合著,鍵盤手鼓聲手也加入;那剛剛好的默契及各聲部和諧的結合,我聽得好感動,當下想到你,小昱。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八月的台北,醒來常常迎接我的是灰噗噗的天空,看不到遠山,甚至就飄起小雨。我喝著咖啡,打開電腦看到了一則分享的影音,是台南歌王謝銘祐唱的《桂花巷》,我覺得有趣,按了播放鍵,他渾厚的聲音唱了起來:

想我一生的運命 親像風吹打斷線
隨風浮沈沒依偎 這山飄浪過彼山
一旦落土低頭看 只存枝骨身已爛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

我在十字路口前等那五十秒的紅燈,倒數著秒數,心情是複雜的。記得第一次依著指示找路,在這裡等紅燈要過到路的另一頭時心中的雀躍,甚至那忍不住的笑意。現在我還是期待的,期待過這馬路到另外那一頭,但已經沒有那時的喜悅,反而是一份使命。綠燈了。我走得有些小心謹慎,來到了那扇關著的門,打開後,還是只有黑與白嗎?

幾個月前大人學生麗雅來上鋼琴課時給我看她畫的水彩畫,我驚艷於她的構圖和色調,她興奮地告訴我這靜物哪裡不好畫,老師怎麼指點她。每次她拿給我看的水彩畫一次比一次精彩動人,我發現我開始焦慮,因為我也想畫,也想再拿起畫筆。麗雅鼓勵我要畫就畫,不要再等了。

終於找好了老師,上課那天兩手空空的去,但心是很滿的,滿溢的興奮與緊張。老師問我要學什麼,我說油畫,他問要自由發揮,還是要學基礎。我記得以前學了一陣子的自由油畫,怎麼畫都覺得看起來很平面,不是很滿意,想好好地從頭學起,便下定了決心說:『基礎。』老師說好,接著教我把馬糞紙塗黑,我揮著刷子一筆一筆地塗上層層的黑,在這黑上面,將會出現什麼樣的世界?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仲夏,雖然關在冷氣房裡上課,還是覺得燥熱,窗戶外天空的顏色慢慢變暗,想是太陽下山了。上完了一天的課,天已經暗了,我按捺不住整天沒有出門活動,趕快抓了腳踏車的鑰匙出門放風,一踩上腳踏車,划出困了一天的心情。夜晚的風輕撫我的臉,身旁的機車和汽車我當是都市叢林裡的戰友,大家小心避開彼此,只為達到目的地。

我急著要赴約,赴那條河流的約。幾日不見,我思念地緊。前些日子颱風的關係,河濱步道關了起來,不能探訪的那幾天我失魂落魄地想念。過了閘門,來到了步道的起源,我停了下來,世界也隨我停住了時間。眼前紫色的彩霞毫無保留地為我展開,太空已經要暗下,似乎在等著我般地,遠方的大橋還隱約地亮著最後一絲的光,萬家燈火點點閃在天際。

微風吹來,蟬聲有一下沒一下地叫著,身後的摩托車呼嘯而過,我不擔心,閘門為我隔開市囂和煩惱。我深吸進一口氣,啊,河濱的味道,乾淨純粹。帶著朝聖的心情,我騎上車子,慢慢地往北方騎去。步道路旁亮著燈,三三兩兩的騎士和散步的人依著自己的步調或走或跑,不出一會兒,河岸就緊緊陪伴在左邊了。夜晚裡,河流成了黑絲綢,任何反射在它身上的,它回報以無比柔情的反光,如情人眼裡出西施地,反而呈現出比原來更美的模樣。所以,彼岸大樓成了暗紫的油彩,燈光成了星辰,而波紋成了起起伏伏的地上的夜空。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引用(0) 人氣()

七月盛夏的早晨,太陽已經大得讓人睜不開眼睛,搭了捷運轉公車的同時,我注意時間,記得你的囑咐,最好不要遲到,不然會沒有位置。公車久久不來,我急了,招了計程車直奔場地。到了現場,趕快簽了名,幸好還有位置,我坐下。往前方找你,看到了嬌小的你,一身黑,本來清秀的臉孔增添了哀傷。我不敢再看你,銀幕上播放著你精心設計的影片,音樂一出來,我眼淚就流了下來。那是我們前幾個晚上才討論的音樂,如你所說的,這音樂剛剛好。

不過是去年,我們在西門町逛街,走著走著下雨了,你撐起傘,我們繼續走著,你說要問我一個問題:要是爸爸只有幾個月的生命,你會告訴爸爸嗎?我愣住了。你停下腳步,等我的答案。我沒有說話,繼續走,我問,你呢,打算怎麼做?雖然醫生說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但最近他服藥病情有好轉,爸爸認為他會好起來,而心情大好,食慾也增加了。『或許,數據只是數據。』你說,像是一個問句,也像是一個答案。我們走在雨中,只有雨滴聲。

生活照常,你們上班,接孩子上下學,我問爸爸好嗎,你說有時候好,有時候不好;你們仍然維持每個禮拜的聚餐,出遊。時間和生命拉鋸著,一天的時間就這麼多。平常心吧,所以,你也沒有避免爭吵。你告訴我和家人的爭執,我也和你較勁,像兩個幼稚的小孩,你說你怎麼沉不住氣,說了什麼氣話,我說我比你糟,我如何地頂嘴。但最後你還是道歉了,我說很好,本來我們就欠父母親一輩子的債。『不過,比起你,我比較不乖。』你說,我們都笑了。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端午時節,和妹妹在餐桌坐下,媽媽端上粽子,我們小心淋上醬油,「小心,不要太多。」爸爸緊張地叫了起來,待爸爸轉身去廚房準備湯的時候,妹妹說:「快,警察不在,醬油再來一些。」我們吃的是家鄉五嬸包的粽子,粽葉是從他們後院的月桃樹摘下來的,有特別的香味,聽說他們洗葉子就洗了一天。我用叉子切下粽子一角吃了起來,清香的糯米和月桃葉的香味融合在舌尖,特別的美味。

只見妹妹的盤子裡,粽子已被分屍,一個漂亮三角錐體已成大餅狀,看不出之前的美。我問她怎麼這樣吃粽子,她很理所當然地回答我:「你看,這樣裡面有什麼一清二楚,我才知道吃進去的先後順序;像蛋黃要最後吃,蛋黃之前要吃香菇。」像在鋪陳電影的高潮,她不容許順序被打亂。

才在幾個小時前,妹妹從美國飛回來看我們。叫了機場接送,早上六點半她已經出現在家門口。我們一家四口歡欣地團聚,在端午佳節可以聚在一塊兒,不用在異鄉倍思親人,還可以一起享用粽子,真是再幸福不過。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引用(0) 人氣()


在寫這本書時,我重新再把第一、二、三本書拿出來看了一次,我很少翻看它們,因為書中的學生和我的點點滴滴已經是我的一部分,只要聽到他們曾經彈得特別好的曲子,或讀到我們一起讀過的書以及我們談論過的什麼,我就會想起他們,一個也不會忘,也忘不了。但,真再翻閱一次,不禁想起電影《媽媽咪呀》裡面的一首歌,《Slipping through My Fingers(時間從指縫中流逝)》,真的是如此。

如密妮,現在大學已經快要畢業了,上次我們通信,她說她會繼續讀研究所,我們聊了哈利波特的電影,她當然不滿意地指出一些電影裡不符合原著的地方;對我還是大不敬地稱呼為「老人」,我對她的稱呼還是不變:「Mini Me(小一號的我)」這是她自己取的,因為她琴彈得好,覺得就像是小一號的我。

Posted by liones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