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蘭登篇

小小的布蘭登,才小學四年級。牽著爸爸的手,害羞地躲在爸爸身後。「老師,我想你已經和慈老師談過了?好,那我就讓你們上課了。」慈老師教布蘭登好一會兒了。她先生健康不是很好,她要把學生都辭了,專心照顧他。「獅子老師,我的學生裏面,最有才華的是布蘭登,我希望他好好跟你學。」慈老師說。老師會特別交代,表示那學生真的不錯。

布蘭登偌大的眼睛看看我,我要他先彈一些學過的曲子給我聽。他怯怯地彈,有些緊張,不過可以看出這小孩的程度不錯。我便從他上次的曲子接了下去上。布蘭登很乖,很少說話。後來,才知道因為對新老師不熟,不敢亂說話。直到有一次,他來上課,打開袋子,他掩不住興奮地要展示給我看﹕「你看!我得拼字比賽第一名的藍色獎章!」我為他拍拍手。他告訴我那些字都好簡單。我要他拼piano給我聽,他翻翻白眼。他說,我拼你的中文名字吧。他就開始,我的名字連本姓和夫姓,一共二十一個字母。他一個也沒有漏掉! 我反問他,他的姓是哪一國的姓氏。他說不知道。我說怎麼可以不知道。他說他是領養的。我說,領養的也是要知道姓氏的來源。他爸爸媽媽對他之愛護、寵愛,真是完全把他捧在手心上疼。

後來,他就不那麼怕我了,會和我開玩笑。一次我在他的筆記本寫上注意事項,我寫下﹕注意dynamics(大小聲)。他說,他完了,他爸爸說要是再看到“dynamics”出現在筆記本上,他就要被禁足了(grounded﹕美國人處罰小孩子的方式,小孩子不得出去玩,得待在家裏。)我大笑,說沒關係,我會和他爸爸說。我帶他走到他爸爸的車子,他爸爸很緊張的看著我,我笑說,沒事啦,只是要為布蘭登求情。他也大笑。 我才知道,布爸爸很嚴格,常常動不動就禁足布蘭登,布蘭登也常故意惹他們生氣。所以他一天到晚被禁足。

那年,我帶他參加了州立比賽,結果他不只得特優,還得到州立音樂會的提名。我告訴慈老師,她高興的大叫! 布蘭登從此越彈越好,比賽是常勝軍。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他越來越難教。他在家就練他會彈的,愛彈的。來上課,我得一個音一個音陪他練琴。我告訴他,得改變練琴的方式,但他說,他才不喜歡彈琴,都是爸爸媽媽的意思。

我知道他愛鋼琴的。只是他正步向反叛期,愛和父母唱反調。他們越愛他彈琴,他偏偏不練。不過,他來上課,他就得彈琴。所以,變成我陪公子練琴。沒關係,這是一個過渡時期。他要磨我的耐心,就讓他磨。

一天,獅子老師的耐心就被布蘭登用光了。他來上課,可以看出他心情不好。我問他,他也不願意告訴我怎麼回事。開始上課,他就決定要亂彈了。他每彈錯一個音,他就罵crap。這個字就是shit的意思,學生常私下用,因為沒有罵shit那麼刺耳。我要他不要罵了。他就更變本加厲,我一改正錯音,他就罵,也不改正錯音。

我感覺我的血壓慢慢升高,臉也要漲紅了。終於,我把譜拿走。我說﹕「布蘭登,我不了解你為何這樣對待我,完全不尊重我。我非常非常的失望。」我激動地說不下去。我站起來,把譜還給他。「你回去吧。我知道時間還沒有到。但我不能教你。你若想要再和我學,再打電話給我。再見。」我說完,就打開門離開琴房了。

我顫抖地走到廚房。夫跟到廚房來看怎麼回事,我氣得說不出話來。他去琴房看布蘭登。他臉色蒼白地坐在那。夫試著和他說話,他可能也嚇到了,沒有看過我發飆。我也沒有發飆過,自己非常後悔。 夫送他出門,和他媽媽稍微解釋了一下,就進來了。夫說﹕「親愛的,他也只是個孩子,你就不要和他一般見識。」我說我一直很有耐心地對他,我不教了。他這樣不尊重我,再繼續也沒有意義了。

電話響了。是布蘭登的爸爸,要我告訴他發生什麼事。我大概說了一下,他說他非常抱歉。布蘭登也很抱歉,他希望你會繼續教他。如果你不願意,我們也了解。想想,其實也沒有什麼,小孩子也就是小孩子。我向他道歉,說發了脾氣,請他見諒,我當然願意繼續教他。他說,謝謝你沒有放棄他。

當然,他又被禁足了。這次事件後,他爸爸媽媽就來護駕了---護我的駕,不是布蘭登。他們跟他來上課,要確定他會乖乖上課。布蘭登是乖多了,他父母也真用心良苦。我教這麼多年的書,他是最特別的例子了。

布爸爸在火車站做事,他的工作是開火車送煤和貨櫃,到另一個城鎮。布蘭登告訴我,他最愛坐在他二樓房間的窗戶,看時間,等爸爸開火車經過。果然時間一到,就聽到遠遠的火車鳴聲,嗚嗚----。火車駛進了,布爸爸伸出頭了,急急找自己的家,和布蘭登揮手。布蘭登也大力地揮手。

當布蘭登升十年級時,他決定要轉到私立高中,布爸爸和媽媽非常高興。因為那學校不好進去,他考上了,而且他很興奮要到這個學校讀高中。這也是夫和我教書的高中。布爸爸和媽媽很以他為榮,對於昂貴的學費,我沒有聽他們抱怨過。

我鼓勵他參加一年一度的才藝演奏會,他和我另外一個鋼琴學生凱蒂試了四手聯彈,(這個故事我寫在“我的小太陽”裏面)結果他們被選上了!我們都好為他們高興、興奮。第二年,他十一年級,我再鼓勵他參加,他不願意。我也沒有強迫他。他跟我說,他的如意算盤是等明年,他十二年級再參加面試,勝算會比較大。因為通常裁判會把機會留給即將畢業的高三生(十二年級生)。我說這個算盤,不知道會不會準。不過,他已經這麼決定了。那年的才藝表演讓我另外一個黑馬鋼琴學生拿去了,大家都很驚訝,因為他才九年級。

那年夏天,布蘭登十六歲了。他爸爸媽媽買了一台跑車給他,他來上課,興奮地要和我分享這個好消息。我說,趕快帶我去看你的車!他笑說,新車一來,他就出去遛車,一不小心,開得太快,就拿到了罰單!他馬上被禁足,又被禁車。我想,老天,這樣的劇情要重覆幾次?他何時才能夠學獨立,為自己負責?而他爸爸媽媽何時才能知道,這樣的處罰方式,根本就沒有用。

好了,布蘭登十二年級了,他準備好了。他練了一首蕭邦的離別練習曲,很優雅浪漫。問題是黑馬也練了貝多芬月光奏鳴曲的第三樂章,旗鼓相當。我告訴黑馬,他才十年級,通常學校會把獨奏的機會給十二年級生。若沒有選上,不要太失望。我也告訴布蘭登,好好彈。我不能保證裁判會怎麼評分,好好彈就是了。不過,我心想,他要畢業了,這個獨奏的機會可能就是他的了。我很高興我不是評審,因為我也不知道如何二選一。

結果,學校選了黑馬!兩個學生都是我的鋼琴小孩,他們在我心中,都很棒。但,他們只選一位鋼琴獨奏。他們沒有選十二年級生的布蘭登,大家都很驚訝。我問好朋友凱莉,她是評審之一。她說﹕「獅子老師,聽他們兩個彈,根本不需要比較。才藝演奏會,我們要最優秀的學生上台,而不是看誰要畢業,就給誰。而且憑心而論,黑馬的演奏,贏得了所有評審的票。」

布爸爸媽媽盛怒!他們打電話質問學校,也來問我怎麼會這樣。他們不能接受布蘭登沒有被選上的事實。他們也不能接受會有人彈得比布蘭登好。後來,他們就決定了,一定是學校偏心。他們從此以後叫凱莉和另外一位音樂老師---「邪惡」的人。

布蘭登要上大學了,拿到州立大學的全額獎學金,他信心滿滿。「我要雙主修,化學和鋼琴,然後進醫學院。」我很以他為榮。我也為他選了鋼琴老師,祝他一路順風。他去上大學,上了第一堂鋼琴課,馬上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想我,而且他很喜歡這個新老師,他要好好上。我好感動。想到以前我還對他發飆。小男孩終究長大了。

一個學期過去了。一天夫從學校回來,告訴我有一些以前的學生回去找他,他們在聊天。「他們說,布蘭登差點被退學。」我好訝異!怎麼可能?我馬上打電話給布爸爸。 布爸爸深深嘆了一口氣說﹕「獅子老師,不知道什麼原因,他感恩節放假回來說他決定不再彈琴了。他說,他了解到他以前都是為了我們而彈,他從來沒有喜歡過鋼琴。現在他要為自己而活,不再碰琴了。所以他把琴課退掉了。而化學,也都被當,現在不只學校要把他當掉,獎學金也早就被收回去了。、、、。老師,怎麼會這樣?」

我啞口無言。發生了什麼事?他討厭鋼琴?不可能。我是他老師,我知道的。他彈琴的快樂,那是無法偽裝的。他在抗議什麼?抗議這麼多年,爸爸媽媽嚴格的家教嗎?現在他在大學自由了,他展翅飛翔,可是也不是這樣飛的啊,把前途都飛掉了。 我想他說他討厭鋼琴,是要傷我們的心,要讓我們知道他長大了,不是那個小男孩了。他和爸爸媽媽劃清界限的第一步是封琴,因為他知道爸媽最以他的鋼琴演奏為榮,也最愛聽他彈琴了。

後來我聽說,他剛開始的時候,都有去上課。周末時就和朋友喝酒,參加party。後來,就本末倒置,課上得越來越少,party去得越來越多。翹課翹到被當,被下了最後通牒。暑假他可以修課,不過要全都拿A,學校才要他回來復學。 我試著打電話給他,他沒有接。後來聽說,他暑期課有衝到A,也被復學。不過,一個學期後,他就又被退學了。他搬出學校宿舍,沒有回小鎮。聽說他搬到別州,在商店做事,很少回家。

上個禮拜到布家的村鎮上的農夫市場買菜,途中有平交道,得停下來等火車。我想到布爸爸可能是開火車的人。我把車窗搖下來,要和他揮手。嗚---嗚---,火車駛近。我看到布爸爸,我興奮地直搖手。他看到我,也一直揮手。火車開過去了。柵欄升起來,車子可以過了。我慢慢駛過鐵軌,看著漸行漸遠的火車。布蘭登啊,布蘭登,如果你可以知道我們有多想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oness 的頭像
lioness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