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瑞看看錶,下午五點半了,雖然公司還有人在,她已決定要早點回家。打點桌上未做完的文件,準備明天再完成。走出公司大門,向地鐵站走去。二月的紐約還是陰冷的,而天空還下著雨。「真是的,什麼鬼天氣。」瑞瑞縮縮身子,邊走邊抱怨。

坐在地鐵上,瑞瑞因最近感冒,疲倦異常。她眼睛盯在對面的一個東方臉孔,他正在讀一份中文報紙。報紙上印著斗大的紅字﹕「XX日報恭祝讀者新年快樂!恭喜發財!」恭喜發財?又過中國年了?在美國,沒有仔細注意,日子還不是就這樣過了。她打算回家途中,去中國超市買一塊小小的年糕,以示慶祝。

回到公寓,瑞瑞打開燈,小地方頓時有了些溫暖。她習慣性的把東西一扔,先躺在沙發上,按下電話答錄機。「嗶嗶——阿瑞啊,是媽媽。明天是台灣除夕夜,別忘了轉鬧鐘起來,打電話回臺中拜年。我們加州這裏還要更早起來呢。你感冒有沒有好一點?還有二伯母哪親戚看得如何?回來時打開電話吧。」

瑞瑞把前天滷的牛肉拿出來熱,又吃了兩顆感冒藥。打開電視,拿起報紙,胡亂地把大標題大略讀了一下。再翻到副刊,把連載的看一看,眼皮已快撐不住了。看看時間,才九點,可能是感冒藥開始發生效用了。她關了電視,關了燈,入房間。臨睡前,特地轉了兩個鬧鐘,六點,夠早了吧。

「鈴——」「喂,阿公嗎?我是阿瑞啦。對,我在美國啊。恭喜發財喔。什麼?沒有。好好,我知道。好,那我和阿嬤說。」

「阿瑞啊,我是二伯母啦,你沒有回來好可惜。這裏好熱鬧,大家都在耶。大伯、三伯、和大姑姑也從臺北趕回來。恭喜新年好啊。你和我那表侄看得如何?有沒有中意?你人就不要太挑了,都二十八了,人家還是醫生呢。知不知道?再走走看嘛。好,阿嬤和你說。」

「瑞瑞啊,乖,乖。恭喜恭喜。有啊,今年也有炸年糕,你那些侄子們也很愛吃。你一個人住那麼遠,又離你爸媽加州那麼遠,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知不知道。阿嬤好想你這個小的。半暝睏不著,想起你是都會流眼淚。啊,你大伯來了。」

「瑞瑞啊,恭喜喔。你現在是上班族了,一個月都賺多少?有沒有三萬?你瑞芬姊在補習班教英文,賺得都比你多喔。讀美國書,怎麼沒有厲害呢?那你怎麼沒有包美金紅包回來給你這些侄子們?讓妳逃了。哈哈,你等一下,阿嬤還要和你說。」

「阿瑞啊,你也要三十了,有沒有中意的?你二伯母那個親戚看得如何?這裏也有很多人要幫你相親呢。像後面林太太媳婦的表弟,聽說人家才三十出頭,已經是這裏電話公司的大老闆,月入也又十幾萬,你要趕緊啊。好了,這是長途電話,我們就不要講太久。你要常打電話回來喔。好,再見。」

瑞瑞掛上電話,嘆了一口氣,竟有解脫的感覺。她把睡袍拉緊,看錶才六點半。拉開窗簾,天空還是灰暗的,正飄著雪呢。「今天會更冷吧。」瑞瑞心想著。空寂的街上沒有幾個行人,比起太平洋的彼岸的熱鬧,是怎樣的兩極對比?她心頭一酸,把頭埋在膝蓋裏,啜泣了起來……。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