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來看我,帶了一個小禮盒送我,『我很喜歡這首詩。』她指著盒子上的字說。我細細打量,好漂亮的一個盒子,如珠寶盒一般,鵝黃色的背景,黑色華麗的邊,中間黑底白色的字印著五行短短的字:

  陽光
在天上一閃
又被烏雲埋掩

暴雨沖洗著
我靈魂的底片

她說,顧城的詩。我好奇地問裡面是什麼,她說:『我們台中很有名的核桃糕,很好吃。』我們都笑了。看著盒子,唸著詩,是什麼樣的糕餅會讓人想起這樣一首詩,這樣帶點憂傷,甚至絕望的詩呢?

我很喜歡核桃糕,黑黑軟軟的糖果,一口咬下,有焦糖的香味,其中還有核果,咬下去,又蹦發出不同的香氣,又甜膩又熱鬧地在咀嚼之間,核桃和焦糖捉迷藏。總覺得這是很淘氣的糕餅,可能因為會粘牙,可能因為不能多吃,有核桃糕可以吃的時候,總是很歡欣。

我把詩再唸了一次,好像看到了海面上的烏雲,馬上就要下起大雨般地,急著要找庇護所,希望暴雨不會沖洗到我的靈魂。打開盒子,很驚訝地,核桃糕是躺著的扁平狀。微微壓下去,糕餅也凹了一個小半月。我馬上google了顧城,才知道他是中國的詩人,不到四十歲就已經自殺身亡!我一驚,才認識,就已經不在了。

我上網再找了他的詩,發現自己很喜歡。如這首《遠和近》:

  你,
一會看我,
一會看雲。

我覺得,
你看我時很遠,
你看雲時很近。

他的東西淡淡的,單薄的,灰灰的,暗暗的。這,可是和核桃糕給我的感覺完完全全不一樣啊。核桃糕是黝黑的,濃郁的,極致的甜膩軟,沒有任何讓你休息的空間,沒有讓你遠遠相思的距離,它進到口中,只有沉溺歡愉,只有快樂喜悅;不會讓你想起冬天的海邊,不會讓你的天空有半片烏雲,有的話,吃了核桃糕,任何的不愉快也會過去。

若真要為這首詩配上別的東西,我想,會是巴哈的賦格,清明又乾淨,一行行的樂譜,有條不紊地出現,每個音符的感情收放得很謹慎。而飲食呢?若這首詩真要配上什麼,可能是一杯清茶,日本的清茶,可以看到一些綠色茶葉影子的清茶。喝了,一切都明明白白。

但,不會是纏綿的核桃糕。我撕開包裝,吃了一口,又一口,該不該只吃一半,留一些晚點再吃?該不該呢?也沒有那麼難,因為,不到幾分鐘,核桃糕已經完全吃光了。什麼烏雲,什麼暴雨,什麼靈魂,太遙遠了,先吃了再說。要是靈魂的底片是核桃糕,那倒也甜蜜。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