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你媽媽嗎?哇,好年輕啊!」從小和媽媽出去,這種讚美聲不絕於耳。「小姐,來買菜哦。」賣菜的婦人這樣招呼她。媽媽通常買了東西,拿給我。我問:「媽媽,這樣夠嗎?」婦人驚訝地說:「你叫她什麼?她是你媽?我才不信。來,再叫一次。」這樣的戲碼每次和媽媽出去,都會上演很多次。

從小時候聽到大,一直很以這樣年輕貌美的媽媽為榮。只是近年來,這樣的話語開始覺得怪怪的,甚至刺耳。叔叔、嬸嬸、堂弟妹們久無見面,看到我們。「唉唷,伯母怎麼都沒有變,看來好像三十歲一樣。」我都快四十了,她怎麼可以看來像三十幾?我終於抱怨了,「你們不可以這樣誇張。」媽媽說怎麼會誇張?這麼好聽的話請繼續。

看媽媽小時候的照片,我也覺得不可思議,我簡直就是她的模子印出來的。媽媽是小學老師,師範是讀美術組的,她的手很巧。她會彈鋼琴(媽媽就是我鋼琴的啟蒙老師)、畫得一手好國畫、還會織毛衣、皮雕、做押(壓)花。小時候媽媽每年都為我們織毛衣,看那個時候的照片,都是我和妹妹一人一件同花色的毛衣。這還沒什麼,隨著我們長高的速度,媽媽也跟著幫我們改毛衣的尺寸。以前覺得這好理所當然﹕當然媽媽就是會做這些事。
(媽媽做的押花作品﹕童話城堡。我掛在琴房。)
最愛看她織毛衣,然後叫我和妹妹來比尺寸。她好神奇,手量一量,尺比一比。幾天後,又是一件合身的毛衣了。毛衣很暖和,媽媽都是用毛海的毛線織的。
(媽媽為我織的毛衣,好可愛!)
爸爸在我二年級時出國留學。我們便和阿公阿嬤一起住,以便照顧。記得很多午後,做完功課後,就寫信給爸爸,很多字還要問媽媽用注音符號寫。寫完後,媽媽幫忙改。寫信時,媽媽就在一旁織毛衣給爸爸。

那時最開心的事情就是收到爸爸從美國寄來的包裹。爸爸去救世軍和車庫大拍賣,買了很多價廉物美的東西給我們。我們最保暖的大衣就是爸爸買給我們的,我還記得那大衣很重,很厚實;穿了媽媽的毛衣再穿大衣,就什麼都不怕!

有一次爸爸寄錄音帶回來,因為打電話很貴。錄音帶播放著,大家很專心地聽﹕「阿將、卡將、太太、老大(我)、老二......」爸爸一一如點名般地向大家問好。不過記得才聽到媽媽的名字,媽媽就不見人了。

後來爸爸的大包裹到了,全家人都來了。叔叔嬸嬸、姑姑,還有叔叔剛出生的小堂弟。我們迫不及待地打開盒子,媽媽拿出第一個禮物,是一個洋娃娃,她一拿出來,小堂弟看了就開始哭了,因為那洋娃娃和他一樣大!而且又是藍色眼睛,把他嚇死了。這個洋娃娃可愛是可愛,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沒有頭髮。媽媽就幫洋娃娃織了一頂黑色假髮,還為她編了辮子呢,洋娃娃搖身一變變混血兒!(藍色眼睛加黑頭髮)她改造造型成功後,我和妹妹是搶著抱這個洋娃娃的呢。

從小看媽媽這麼多才多藝,一直認為我長大後,也會這些的。這是一定的,我一點也不懷疑。直到長大後,要求媽媽教我織毛衣,才知道那有多困難。光是數針數就頭大,而且織的時候不是隨便織就算了,要專心數,不然就壞了尺寸。不用說,我這個沒有耐心的人,一下就放棄了。

妹妹也沒有這方面的天才,她倒是有遺傳到媽媽畫畫的天賦。國中時家政課,要交作業,織個袋子還是什麼的,她到要交的前一天才想起來,趕快請媽媽幫她做。可憐的媽媽只好徹夜趕工,為她織個袋子。第二天她拿去交時,老師不認帳,說什麼是不是拿別人的來交?妹妹差點說這是我媽媽做的,怎麼可能是我拿別人的?

去年媽媽來了美國兩個月照顧妹妹時,迷上了“dancing with stars”。我們在看那個節目時,她簡直比那些裁判還厲害。他們一面跳,她就一面講解,評分、扣分,比電視上的裁判還盡職,專業呢。 媽媽那時很辛苦,忙進忙出的,像一隻小蜜蜂。鄰居誤以為媽媽是幫傭,問她可不可以也幫他們打掃清理,。媽媽告訴我時,我們都笑壞了。

去年的中秋節在紐約的醫院裏和妹妹及媽媽渡過的。媽媽那天出去為妹妹買東西,晚上才進來醫院。我們在病房賞月,媽媽說看我今天去中國城給你買什麼了,她拿出來,我一看,是我最愛的棗泥月餅。她抱著我們說﹕「中秋節快樂!我的兩個心肝寶貝。」我們看著窗外偌大的月亮,覺得媽媽像月亮,照亮著我們,守護著我們。

我想著那晚的月色,不禁想起這一首歌﹕
母親像月亮

母親像月亮一樣,照耀我家門窗,聖潔多慈祥,發出愛的光芒。
為了兒女著想,不怕烏雲阻擋, 賜給我溫情,鼓勵我向上。
母親啊!我愛您! 我愛您!您真偉大。

獻給我永遠看來像三十的媽媽。謝謝媽媽。我愛您。母親節快樂!!

媽媽的心肝寶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oness 的頭像
lioness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