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個暑假,嘉嘉和俊傑進到琴房來,迫不及待地要告訴我他們暑假做了什麼,「我先說。」哥哥俊傑一手擋在妹妹前面,「我們去參加了中文的夏令營!」妹妹為了要逆轉趨勢,馬上宣佈了答案。「真的?!」我驚呼。哥哥狠狠瞪了妹妹一眼,妹妹很天真地坐在小椅子上,微笑點頭說:「很好玩!我的中文現在和哥哥一樣好了。」哥哥馬上哼地一聲,「你連自己的中文名字都還不會寫的。」妹妹馬上拿出紙說:「來,我寫給你看。」我和哥哥湊過去,只見妹妹嘉嘉一筆一畫「製造」地很辛苦。

嘉嘉和俊傑是ABC——American-born Chinese (在美國出生的中國人),家裡說廣東話和英文,爸媽的中文也說得少,俊傑反而覺得這樣下去不行,國中暑假自己就去報名了中文夏令營,隔年妹妹也跟進。記得他們來和我學琴時,我看同是黃皮膚黑頭髮,問他們有沒有中文名字,哥哥很大聲地說有,馬上寫給我看,而妹妹著急地看哥哥,哥哥看看妹妹說:「自己寫。」妹妹下次來上課,就把一張紙交給我說:「這是我的中文名字,我自己『做』的。I “made” it myself.」我聽了笑了。所以,和他們上課,我們說起了中文。

哥哥常說了幾句,開始說:“Small?”我問:“What?” 他疑惑地問我what不就是small嗎?原來他是說「什麼」!妹妹在一旁聽了可樂了,「哈哈,哥哥的中文不標準。」換妹妹上課,她直接告訴我,英文上課即可,謝謝。他們在夏令營學了Rickie Ren的歌,等不及要唱給我聽,我說沒有聽過這個歌手,後來才知道是任賢齊,他們唱起了「對面的女孩看過來」。我邊聽邊幫他們打拍子,他們牙牙學語般的歌唱,非常有趣,雖然發音不甚清楚,但對面的女孩,你最好看過來啊,他們很認真的唱著。

後來,有一天妹妹帶來了一首譜要我教她。「老師,這歌很有名,在夏令營裡大家都會在學,是一個叫Jay的歌手寫的。」我看看彈了起來,一彈驚呼——是周杰倫的「晴天」。「我我我——也很喜歡Jay。」 嘉嘉很高興我也喜歡,「周杰倫很厲害,他也是學鋼琴的,他的歌曲不只結合了東方和西方音樂之美,他的歌詞更是了不起,雖然他的咬字不是很清楚,但更具有自己的特色呢。」我興奮地口齒不清地解釋著,嘉嘉看看我說:「可以換我彈了嗎?」

我把周杰倫的CD借給他們聽,雖然學唱周杰倫的歌對他們兄妹來說都有些困難,但久了也可以哼上幾句,嘉嘉的「晴天」也彈得越來越順。一天他們來上課,像發現新大陸般地告訴我,周杰倫的MV裡有一個女孩子和我很像!我驚喜地問是哪一首。「老師,是『髮如雪』,在歌曲一開始地方,他們不是去一間餐廳嗎?你再往下看,會看到一個穿黑衣服的女人,就是了。」我等不及下課,趕快上網找MV看。我看了好久,就是沒有看到穿黑衣服的,女孩子都穿紅色的。我打電話問嘉嘉,她說她也要上線一起來看。「有了,在第三分鐘的時候,有沒有?老師,快看。」只看到一個店小二招呼客人。「那個穿黑衣服的嗎?」我問,「對對對!」我哀嚎:「那是個男的,他是侍者。才不是什麼J女郎呢!」嘉嘉急急地辯護著:「老師,那是女的,你看,她在招呼客人啊,她是老闆娘。」她很肯定地說。

嘉嘉說「牛仔太忙」她聽不懂,我說:「其實,很適合你們年輕人聽。你看,他說他不要暴力,要修理人只用橡皮筋;他說他不喝啤酒,只喝牛奶,這不是很好的衛教嗎?美國的青少年酗酒的問題這麼厲害,喝牛奶上路不是更安全?」嘉嘉笑了,說她也同意。

時間像飛的,一轉眼哥哥已經有駕照了,爸媽不用再接送他們,他們自己來上課。哥哥已經在申請大學,而嘉嘉雖然也高中了,還是喜歡坐在小桌椅前寫功課。這麼多年來,哥哥上課時,嘉嘉總是在小桌子前寫功課,現在再看她,還是如昔日般地用功。她不解地說:「老師,我們真的不是要故意符合 『典型』的ABC形象:功課好,特別是數理方面,又學鋼琴,我只是做我自己啊。可是大家一聽到我們的中文姓氏,看我們的黃皮膚和黑頭髮,就覺得我們就是這個樣子。」

我笑笑,她接著問我:「老師,你也是中國人,所以,你的數理也很好了?」我顧左右而言他說:「快彈琴。」她樂了,「啊,老師,你的數理不好,那你怎麼配當中國人?」我反彈:「你才是吧,一點也不尊師重道,怎麼當中國人啊?」這下換哥哥樂了,「這一局,老師勝。」他宣佈。

我說:「你們真的很棒。你們想學中文,就自己去進修,這個很不簡單,因為中文多難學,你們也知道。而本來我們的文化背景就很重要,美國之所以是美國,因為它是大熔爐,也沒有什麼資格說別人不一樣。」 她很高興地告訴我,下個禮拜的文化節她和哥哥都有表演,要我一定要去。

在文化節上,嘉嘉穿了一件旗袍,都認不出來了!她表演了周杰倫的「晴天」,而哥哥表演的節目是「雙截棍」。我問俊傑爸媽他何時學的?他們說他們也不知道,俊傑還自己配樂。音樂放了出來,我笑了——是周杰倫的「霍元甲」!我看他比劃得很有架勢,再配上這音樂,真是非常的有氣魄。哥哥表演完畢,大家拍手。他回到座位上,我恭喜他演出成功,他說:「老師,那首歌是獻給你的!」我受寵若驚。

周杰倫又出了新專輯,我想到了嘉嘉和俊傑,我想該去買張CD寄給他們。哥哥現在已經在做事,嘉嘉今年也大學畢業了,我想寫張賀卡給嘉嘉,恭喜她畢業。一邊寫,我一邊哼起了「好久不見」的歌詞,好久不見,你還好嗎?你的小狗長大了嗎?“small”和「什麼」分清楚了嗎?不管是ABC,美國人還是中國人,我相信你們已經找到自己了!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