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來上鋼琴課,和上一個學生擦身而過,她進到琴房來,看到我有些不安地說:「那個阿寬好像快比我高了,快,再幫我量一次身高。」我大笑。小雨是所有學生裡最高的一個,在琴房牆壁上的身高記錄裡,小朋友們都得仰望才看得到那個刻度。「那是誰?」小朋友們會指著問,我說那是一位高二的大姐姐,她不只高,還很酷。他們聽了都會很慎重地點點頭,希望演奏會時會見到她,更希望有一天會長得和小雨姐姐一樣高。

她以前學過鋼琴,後來停掉了,上高中後想再開始,因為我們是鄰居,時間地點配合地剛剛好,就開始上課了。剛來上課時,我們比較不熟,小雨帶了周杰倫的《不能說的秘密》來,我也喜歡周杰倫,我們馬上練了四手聯彈的曲子,她彈第一鋼琴我彈第二鋼琴,彈完後,我們馬上換位置,她彈第二鋼琴我彈第一鋼琴,我們越彈越快,忍不住地笑了出來,在笑聲和琴聲中縮短了彼此的距離。

我給了她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她的媽媽為了她找來鋼琴家的錄音,幫她灌在iPod裡,她很興奮地告訴我好喜歡這位老爺爺的彈奏,好有感情。「老爺爺?是哪一位呢?」我問。看CD封面上的鋼琴家,才知道是艾弗瑞.布蘭德爾 ( Alfred Brendel) 「他的名字太難唸了,所以乾脆稱他為老爺爺,而且他看起來真的很老啊。還有另外一位鋼琴家,我舅舅說要幫我買她的CD,舅舅說她越老越胖,我看她有點像《貓》裡面的老貓呢。」她說。我心想有鋼琴家越老越胖嗎?後來才知道小雨說的是鋼琴界裡赫赫有名的瑪莎.阿格麗希(Martha Argerich)。我快快告訴她,不得無禮啊,她可是音樂界的女神啊,不是什麼老貓。

最近我們練起了貝多芬的暴風雨奏鳴曲,她非常喜歡第三樂章,如一匹駿馬在風雨中飛馳,跑過平原,跑過溪畔,跑上山坡,最後來到斷崖邊,一片一望無際的海岸線給了一個答案。「老爺爺全部彈完要九分鐘,而我要十分鐘呢。」她煩惱的說。我安慰她說老爺爺是知名的鋼琴家,他練習了一輩子啊,我們才練習了幾個禮拜而已,慢慢來。

小雨的樂譜收在一個譜夾裡,上面寫著:「Now playing : Beethoven (現在彈奏/播放的是:貝多芬)」她的背包打開整整齊齊地放置了很多書和收納袋。我看到舒國治的「理想的下午」,問她喜不喜歡,她說看了書後,立志有一天要親自到斯德哥爾摩走走。另外一個講義夾厚厚的一疊,她看到就笑了,「老師,這個很好玩,你看,是補習班幫我做的性向測驗。」我們一頁頁的翻,好多的問題與答案,最後幾頁是總結。

「很準呢,他們說交友方面我愛打抱不平,學業方面呢,我不大能專心,但喜歡的科目,我就會很認真。所以,成功的百分比是……」她故作玄虛地翻到最後一頁,斗大的數字映入眼簾:68.20,我們互看了一眼,大笑了起來。因為這實在是太荒謬了,就以這幾頁的問題,補習班就給了你成功的百分比,我說要是我也做了這測驗,說不定會比她低。

她彈起貝多芬,要開始之前,她很難過地告訴我,她的譜不見了,而我貼在那上面的貼紙也不見了,我把我的譜借給她說:「沒關係,我再給你貼紙。不過,誰會要偷這譜呢?這暴風雨奏鳴曲又不是什麼簡單的曲子。」小雨聽了笑說她也想不通。

她的暴風雨已經很有暴風雨的氣勢,飛馬快奔,跑地越來越快,也越來越好。以前手指常打結的地方,也順暢了許多。小雨住校,平常只有週末回家,在學校她註冊了琴房練習,每天晚上在熄燈前有半個小時的時間練琴。高二的功課不算輕鬆,但每個禮拜聽她彈琴,我知道她練地很勤快。我想鋼琴對她很重要,所以再忙,晚上都會去練琴,雖然才短短的三十分鐘,她很珍惜。即使譜掉了,她還是照樣練習,「老師,沒有看譜彈,我才知道我其實會背了耶。」她很高興地告訴我。

想起她學這首曲子時,彈到她喜歡的地方,她會轉頭大聲地告訴我,「啊,這裡好好聽,好酷,我也好喜歡老爺爺的詮釋……」「……還有這裡,真是太神奇了,我們一個轉調,好像到了不同的世界……」「……嘿嘿,這裡是《假的》再現部,對不對?好好玩,還有《假的》這種事,貝多芬真有趣。」當然,我阻止過她,不要一邊彈琴一邊講話,但我發現我也蠻喜聽她的分享,我想貝多芬聽到了,也會為一個高二生欣賞他的音樂,說他很酷,而感到安慰的吧!

要下課了,她把譜收好,把要聽的iPod拿出來,「我要再聽一次老爺爺彈的暴風雨。」禮拜六的下午,她沒得休息,上完鋼琴,她得趕到補習班上課。我問她有時間吃午飯嗎,她說她想好了,要去吃碗麵,一邊看舒國治的書,一邊聽貝多芬,再去上課。我送她出門,她輕盈的步態好像在跳舞,而她周遭的空氣好像也在唱著青春之歌。升學的壓力,小雨扛著,但我知道她有老爺爺的琴聲、有舒國治的書、有周杰倫的歌,而一個理想的午休正等著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oness 的頭像
lioness

獅子老師的山居筆記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