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心中的小太陽不見了,烏雲密布,接著將下起大雨了。他關上門,頭埋進被子裡,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他哭了起來,不要壓抑了,哭吧哭吧,即使你已是大孩子一個了。開始是小雨,很快的,打起雷,雨滴承載不了他心中的怨念及委屈,斗大的淚水浸濕了被子。

『那種學校你也在讀?雖然你在那是第一名,又如何?』親戚鄙睨的眼神和不屑的語氣,他被擊敗了。他自己蓋起來的世界,一點一滴打造出來的小宇宙,就真的這樣不堪一擊嗎?他狠狠地哭了一場。爸爸過世時,他還沒這樣哭,因為太小了,死亡是什麼,才三歲的他怎麼能夠了解?後來,就很少看到媽媽在家,媽媽有三份工作,她早早就出門,晚晚才回來,確定他們幾個小孩沒事,打點一下家務,黑夜把他們掩蓋,一天又過去了。

他很愛看書,雖然家裡沒有一個他專屬的書桌,他得在哥哥姐姐回家前把功課寫完,不然他沒有桌子可以寫功課。廁所的光線比較好,他躲進那裡看書,但很快就會被要上廁所的家人趕了出來。他上國中了,在師長的耳提面命下知道了第一志願的意義。他想這個離他太遠了,他功課說不上差,卻也明白和建中應該是無緣。

而有這樣的一天,他在漫畫書裡發現了另外一個世界,書裡的角色雖然不是什麼大英雄,但他們心中有一個小宇宙,宇宙靠著心中小太陽的熱力在運行,他讀著讀著眼睛發熱,好像有什麼永遠改變了他。每一頁、每一個畫格、每一個測試,慢慢地他發現他的小宇宙也形成了,核心發燙著。他知道他要什麼了,不是大家說的第一志願,那裡沒有他要的世界,而是高職學校的設計科。

他考上了他心中的第一志願,一進入了這個美術世界,如魚得水,不只這樣,他什麼都學;會計,好,他學;商業概論,好,他也要學。色彩學、基本設計、素描、字學、水彩、包裝設計、展示設計……他都要學,不只學,還要學到最好。他宇宙運行的熱力燃燒著他的手,畫筆是他開啟世界的鑰匙,他不停的畫,好像沒有明天一般。不,他一點也不累,在他的宇宙裡,他是國王。

但國王終有脆弱的一面,原來,他還是在意這世俗世界裡所肯定的第一志願。他不懂為何親戚要這麼說。『那種學校』對他而言,如一個魔法王國,平凡的麻瓜進不去的,只有像他和班上同學這樣擁有魔法的人才有辦法進去一窺美術之美。他終於不哭了,他擦擦眼淚,聽到了大門開啟的聲音,他看看時鐘,半夜時分媽媽回來了。他要繼續努力,為了媽媽,為了自己。他摸摸左胸膛,撲通撲通心跳著,是的,他的宇宙又運行了起來,沒有什麼可以阻止我。

在紐約參加這個比賽,他不是很有把握,他想這是個很好的機會,可以見識到更多的創作,可以認識更多人,總是好的。紐約的冬天很冷,他穿得不夠,大賽的頒獎典禮上朋友借了圍巾給他。當得獎人唸出他的名字,他還搞不清是他,周圍的人一一向他恭喜,得獎的感覺才真實了些。

走出會場,冷風掃來。朋友把他帶去慶功,說慶功不過是在朋友住的小地方一起吃吃晚餐。他很感謝一路走來,有這麼多朋友,不是讀第一志願,但都有著『我要是第一』的雄心。夜深了,他想他該回市中心的旅館了。他謝謝朋友,走去等車。在途中,想起旅館沒有早餐,趕快買了麵包,至少明天不會餓肚子。看看時間表,車子再一會兒就要來了。他拉拉大衣,缩著脖子。他得獎了,都差點忘了,而明天又是另外一天。他摸摸左胸膛,心跳著,心中的小太陽燃燒正盛,不冷,他一點都不冷。想起在鐵達尼號傑克說的:“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 他笑了。


《不讓殘酷的神支配》:古又文的創作與人生讀後感,給每個人心中的小太陽。

全站熱搜

lio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